從俄侵烏戰爭及其後續,論與台海相關的戰略疑問

賴怡忠
1.4k 人閱讀

在截稿為止,俄羅斯攻打烏克蘭已二十天,很明顯的,俄羅斯並未達到其預設的戰爭目標,烏克蘭軍民英勇抵抗讓俄軍前進遲滯不前,俄軍士氣也十分低落,歐美等國砍斷SWIFT導致的巨量金融制裁,促使跨國公司紛紛退出俄羅斯市場,帶來第二波的經濟脫勾效應。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個連冷戰時代都無法比擬的史無前例制裁手段,對俄羅斯經濟打擊立即見效。有一說俄羅斯不僅貨幣大貶,證券市場市值大量蒸發,使得原本因2014併吞克里米亞而受重創的俄羅斯經濟,其國內經濟規模再度呈現跳崖式下崩,其嚴重程度甚至可使原本經濟總質是不到俄羅斯一半的台灣,都有可能在兩個月內超過俄羅斯。

而隨著俄羅斯軍事進展不順,俄羅斯也採用不同策略,過去火炮與飛彈的攻擊多為軍事目標,但現在開始對平民與民生建築展開攻擊,呈現無差別攻擊的「類恐怖主義」的樣態,顯然是意圖藉由殺害與恐嚇平民使烏克蘭人民喪失抵抗意志。此外俄羅斯也向其他國家要求捐兵介入,其作為與納粹當年進攻蘇聯時要求南斯拉夫、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國一起參與的前例毫無二致。白(俄)羅斯、車臣已經宣稱有派兵加入,俄羅斯其惡名昭彰的瓦格納私人軍事公司也在烏克蘭現蹤,烏克蘭情報局長也說俄羅斯現在大量調集其駐紮在西伯利亞、亞塞拜然的軍隊支援對烏戰事,也開價雇用敘利亞與塞爾維亞的軍人為其雇傭兵參戰。

在3月14日有報導,美國安官員告訴記者俄羅斯已向中國請求軍援攻烏戰事,包括武器與其他軍事相關器材。由於此消息是在美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計畫要與楊潔篪羅馬會面的前一天釋出,意味著美國極可能會向楊潔篪提出這個議題要中國給予明確答案。

由於過去美國情報準確預測了普丁準備要攻打烏克蘭(即便當時中國與不少歐盟會員國對此警告皆嗤之以鼻),因此這個消息的可信度應該不低。俄羅斯此舉顯示其對烏戰事可能真的面臨本身無法克服的問題,因此才會拉下臉向其始終認定的共黨小老弟中國請求支援。而中國如果開始軍事支援俄羅斯,不僅顯示中國可能已對莫斯科輸血以對抗西方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也顯示這場戰爭已經快速的多邊化、國際化,甚至是全球化了。

另一方面,當俄羅斯表示北約國家的飛機進入烏克蘭領空即表示北約對俄羅斯開戰,俄羅斯必然「還擊」,普丁也下令其核戰略打擊部隊進入高度警戒狀態,隨時可能在下令後立即發動核子攻擊。頓時全世界立馬進入核子終局的夢魘中。雖然這個核子惡夢實在瘋狂到無法想像,但也因為普丁確實做出攻打烏克蘭這個大家都認為不符理性的決策,因此對普丁的核威脅自然不敢輕忽。

也因為擔心普丁這個瘋子隨時可能不高興就會按下核按鈕,因此當烏克蘭總統提及北約可以不派兵,但要在烏克蘭建立禁飛區時,北約就持續否決這項請求。有一堆美歐專家還落井下石說刺針飛彈對烏克蘭防空已經足夠,不值得為了烏克蘭掀起第三次世界大戰。這形同使俄羅斯運用核威脅已產生效果。北約不能派軍隊進入烏克蘭,但連北約盟國的飛機都因擔心俄羅斯升級戰爭而不敢進入烏克蘭領空時,下次當普丁說北約車隊與北約軍事人員在烏克蘭出現也是形同宣戰,是否北約計畫援烏物資的地面車隊也要因此停在俄波邊境?

這個決策循環的荒謬性,連前北約統帥克拉克上將(Wesley Clark)都看不下去,說不派軍援助烏克蘭與不在烏克蘭設禁航區都可以理解,但當烏克蘭總統提出明確要求了,但北約卻因擔心俄羅斯反應而連烏克蘭領空都不敢進入,這相當於北約承認烏蘭領空是俄羅斯的,是個極為荒謬的決策。而這個決定也導致了俄羅斯能仗恃擁核且敢用核,所以能隨心所欲屠殺烏克蘭百姓而不受約束的景象。美國與北約的信用因此大受打擊。

對台灣而言,除了關心烏克蘭,對烏克蘭及其他接納烏克蘭難民的東歐國家要提供人道援助與物資的支持,甚至可以考慮接納烏克蘭難民外(不管是對在台烏克蘭人給與家屬快速簽證入境的方便,還是更一般性的難民安置設計),我們也要問出超越「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的爭論。畢竟國外多將此次俄羅斯攻烏的軍事與外交發展,類比於日後如果中國攻台的相關事件預演。因此我們必須更仔細的審視相關議題。

侵烏戰事顯示戰略模糊無法嚇阻獨裁者,清晰的意圖與作為才是

除了美英等情報單準確預測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外,包括德法等國幾乎通通誤判。而國內主流分析也通通槓龜。主要是入侵本身絕對不合乎決策理性,畢竟後遺症實在太大。對於俄羅斯侵略之後的戰事發展,則是全世界幾乎通通槓龜,這可能與低估了烏克蘭能力與高估俄羅斯軍力等有關。

看到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軍事表現,感覺到2014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的順利,以及俄羅斯之後如何挺過美歐等國經濟制裁的經驗,可能對普丁的入侵決定有關鍵性影響,導致普丁嚴重低估烏克蘭與高估俄羅斯的能力。但即便有嚴重的高估自身與低估對手,入侵本身依舊不是個最佳選項,卻仍然會被採用,這可能顯示了獨裁決策的問題。畢竟在其小圈圈決策中,什麼樣的看法會被採用是非常不透明的,這個不確定性會使得外界的訊號如何被決策圈感知,出現了不確定性。

事前當美英等國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會有嚴重代價,但當問到是否會有軍事援烏的選項時,美英等國卻又對此模糊其詞。這樣的模糊傳遞出來的訊號是什麼,以及又是如何被普丁的獨裁小圈圈所感知,都呈現很大的疑問。這也難怪當外界談到「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時,有一種說法會認為侵略烏克蘭會成為事實,是因採用「戰略模糊」策略所致,因為要達到嚇阻的效果,起碼態度必須明確,不能讓對方認為存在可操作的空間。

因此根據烏克蘭被入侵的經驗,在台海安全議題上,就出現對於戰略模糊策略的新檢討聲浪。更因為俄羅斯與中國有著十分類似的決策結構,更會讓人懷疑一個都無法嚇阻普丁入侵烏克蘭的策略,當在面對實力更強,政治更為不自由且更獨裁的中國時(起碼俄羅斯還有形式的選舉,還有可被識別的社會反對派),戰略模糊策略就更沒有勸服效果了。

核威脅的威懾如果成為常態,世界必將進入新一波的核擴散

烏克蘭這次的抵抗表現獲得舉世讚揚,力抗軍力是自己十倍以上的俄羅斯依然不倒,甚至使俄羅斯軍力受到重創。俄羅斯入侵十九萬軍,至今已有一萬兩千名以上的兵員陣亡,迫使俄羅斯急忙抽調其西伯利亞與亞美尼亞的駐軍,甚至還出錢雇請敘利亞、利比亞、塞爾維亞傭兵幫其打仗。

但也因為俄羅斯威脅核升級,北約至今沒派軍隊進入烏克蘭,甚至連北約飛機也不進入烏克蘭領空。使得東歐國家有意捐獻其米格機給烏克蘭空軍使用的提議無法被實現。烏克蘭已經號召出超過六萬名國際志願軍進入烏克蘭參戰,北約國家也提供各式防衛武器,但基於擔憂俄羅斯的核升級,始終不願協助烏克蘭建立禁航區。

此舉形同北約被俄羅斯核武綁架而投鼠忌器,使得外界認為北約等國的戰略嚇阻只能針對無核國家,但遇到擁核國家就會轉彎。北約的戰略信用對於其盟友,特別是北約的東歐成員,以及對於北約的中俄等對手,都因此大幅下降。無核盟友懷疑其防衛支援承諾,擁核對手則輕看其嚇阻決心。也讓北韓等國更無意放棄核武,還使其他無核國家開始思考核武議題。日前日本前首相安倍就公開呼籲日本須考慮比照北約無核國家的「核武分享」(nuclear sharing)計畫。當日本都可能因此走出其「核禁忌」,世界的核不擴散機制會更形同廢文。台灣對此可能發展需有體認或預做準備。

刺針飛彈很有效,但烏克蘭的防衛苦境也在缺乏源頭打擊力量

烏克蘭的成功防禦在於其利用國土縱深採誘敵深入戰術,避免與俄軍主力決戰,採取攻擊俄軍補給線斷其油料糧食。這個戰術包括了頻繁使用單兵可攜式的反戰車與防空飛彈。刺針防空飛彈此役擊落了不少俄羅斯噴射戰機。當然低空飛彈可以擊落噴射戰機,顯示這些戰機飛行速度較慢且較低,代表俄羅斯沒有多少精準導引飛彈/炸彈,因此會需要戰鬥轟炸機進行低空投彈,使自己曝險在烏克蘭單兵防空武器上。

可是烏克蘭大概最多也只是這樣。烏克蘭讓入侵的俄羅斯飛機吃足苦頭,但因為沒能針對在俄羅斯境內的源頭進行打擊,使得烏克蘭永遠是被動防禦,而不是消滅源頭攻擊以減低後續的入侵數量。當然烏克蘭的處境是否表示俄羅斯一開始就消滅了烏克蘭大型的飛彈基地使其無導彈可使用,還是擔心戰事升級而不敢使用,這我們不得而知。

在看到俄羅斯訴諸導彈與更大破壞力的彈頭並以平民為攻擊目標後,烏克蘭對此只能挨打的苦境,顯示在台海有事時,固然刺針飛彈對於防止對手擁有對台灣的絕對空優很重要,但具備一定的源頭打擊能力與對其防護的能力也屬必要。源頭打擊的作用不是去嚇阻對手,而是減損甚至消滅對手發動進一步攻擊的能力,是屬於防禦的一部分。

俄侵烏戰事不順是否導致中國重估其軍力並延緩攻台時間

俄羅斯戰鬥民族的神話在此次侵烏戰事瞬間破滅。烏克蘭有效抵禦讓俄羅斯損失慘重,就算普丁未來可以拿下基輔,俄羅斯在軍事上也肯定是輸了。也有外媒提到中國不僅被普丁會真的執行侵略烏克蘭一事嚇到,也對俄羅斯拙劣的軍事表現嚇到,因此大家開始追問,這是否會影響中國侵台的構想與時間,意即中國是否會因此推遲攻台,如果會,是會被延遲多久?

有一說是看到台灣相較烏克蘭有台海天險,空軍與防空實力也優於烏克蘭,身受蘇聯時代教典規範的人民解放軍,不僅還不具備真正的兩棲攻陸能力,也不具備足夠的遠程投送能力,更甭提其陸空步戰協調能力仍不及俄羅斯。因此認為這個對中國的震撼教育不亞於1991年初,北京看到美軍打贏波灣戰爭的驚嚇程度。當年身經八年兩伊戰爭洗禮的伊拉克百萬雄師在一星期內垮掉,導致中國認為須著重「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之後隨著90年代末期軍事事務革命(RMA)的發展,中國改為「信息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

就客觀條件來說,北京如果認真思考要攻打台灣,俄羅斯此次侵烏的表現不會讓中國對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審視過去的訓練教典,作戰想定等動作必然會做。中國因此延遲其攻台時間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但如果延遲時間到五年以上,甚至超過了2027時,習近平延任的正當性就可能會被質疑。但如果習近平可以不管是否在其任內完成其統一台灣的任務而依舊可以延任,是否代表統一台灣的優先順序會因此被降低了,甚至向後推遲到2032以後呢?這會是個很有趣的問題。

中國吸取俄侵烏戰爭的教訓之一,是否會是訴諸包圍戰而非直取中心?

俄羅斯侵烏戰是不順,台灣看到的是烏克蘭成功案例而想加以學習,中國看到的是俄羅斯失敗案例而想加以改進。由於俄羅斯侵烏在城市攻防戰上吃足苦頭,之後俄羅斯改變策略不再進城,而是在外進行包圍戰,堅壁清野並以優勢火力全面轟擊,懲罰還留在城市內的抵抗力量,或甚至以平民為殺戮目標意圖種下恐怖氣氛使烏克蘭百姓害怕到不願反抗。而烏克蘭面對俄羅斯的戰術,卻苦無應對之道,除了眼睜睜看到俄羅斯飛彈與長程火箭對城市造成巨大破壞卻無能為力。

中國是否因此會認真思考改採較為長期的包圍戰而不是短期的迅速攻堅戰?與吃下易攻難守的金門、馬祖或是東沙等外島。此舉一方面可以免登陸戰的必然高額損失,同時也能降低美國直接出兵援台的機會,而藉由長期包圍耗損台灣民眾的抵抗意志,在看不到可見的國際援助下,因為絕望迫使政府開門乞降。

而這個包圍戰可能也會包括以高殺傷性的武器對台灣平民,一方面透過強烈的殺傷嚇阻台灣社會進一步的反抗,也讓人民經歷極為辛苦的生活而磨損其抵抗的耐力與意志。雖說我們第一要件是防止中國軍隊登陸並占領,但如果是中國不願看見軍隊太多死傷而不登陸,我們就必須對這種策略也有因應方式。

特別是中國在2020年開始提到強制性統一,甚至在2021年初前國台辦副主任王在希就提到北平模式統一台灣。意即透過團團圍困使其感到抵抗無望,最後主動投降,與直攻台灣的方式不同。過去這種作為多被認為因其耗日費時,對中共領導者反可能會形成新的政治壓力甚至會挑戰統治正當性,認為可能性低,因此我們就主要在防止中國能夠速戰速決,不要使首戰即終戰。而台灣的策略也就是堅固防守以拖待變。

但如果中國從俄羅斯侵烏戰爭學到的教訓是要避免直攻導致大規模損失,因此運用其優勢資源力圍困台灣,讓台灣耗盡抵抗資源,同時也降低美國出兵援台的口實。反而台灣現在的策略會變成也是與中方的作為同調。我們過去認為的防衛優勢,反成為中國的優勢。在此我們會更需要思考如何應對這個可能性了。

不訴諸武力解決政治爭議能否成為新的國際共識,或起碼是印太共識?

歐洲此次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反應十分強硬與團結,與2014年俄羅斯循類似手法併吞克里米亞十分不同。很可能普丁認為既然俄羅斯可以挺過2014美歐的制裁,這次應該也沒問題。但美歐此次反應的激烈程度,有可能超乎普丁的預料。

從歐盟聲明,美國主張,聯合國大會譴責案,以及日前四方安全對話(QUAD)峰會聲明,都指出反對以武力改變現狀,不同意以武力解決政治爭議。值得注意的是,所謂反對以武力解決政治爭議是否因為烏克蘭被侵略事件,而開始成為新的國際共識呢? 這很值得觀察。

如果這開始成為新共識,是否可以被引用在台灣受中國攻擊的情形呢?有人說不一定,因為對台灣國際地位的認知,是台灣並不是一個公認無誤的主權國家;有人說會,因為中國此舉是在以武力改變現狀,與台灣是否是個正常國家無關。這立即會將台灣國際地位問題再度推上檯面

獨裁國家個人決策的不可測性,也會更傾向升級危機

如前所言,國際對普丁侵烏行為的多數誤判,以及普丁在攻勢不順時,傾向於推動衝突升級甚至會動用核武的反應來看,會使人得到兩個結論,第一,獨裁者的少數決策使其無法根據一般性對國家層次的理性決策來預期,因為獨裁者的個人理性包括個人信仰、政治威望、受對手威脅的關係,個人身體狀況等,使其決策的不確定性很高,加上缺乏透明性與存在政府之間與朝野政治菁英的制衡結構,使其決策的任意性與變異性變得更高。

特別是當進攻不順,一般性的認知是俄羅斯要就該認賠殺出,或是透過宣稱拿下既有的地方已表示勝利來藉機降低戰損等,但普丁的作為卻是硬要殺到達成對自己有利的戰場情勢,以便有談判的優勢,在該做為不一定有效果,且損失日益增大時,普丁更是透過升高衝突層級與擴大衝突範圍,向上升級到可能會打核戰,並向旁邊擴散到可能會捲入北約等。絕對不認賠,因為一旦認賠,有可能普丁的下場會很淒慘。

這個問題不僅在普丁身上很明顯,類似的決策結構也可以在習近平身上看到。如果俄羅斯侵烏戰爭的演化可以提供台灣面對中國可能侵攻的任何教訓,就是這個決策結構所產生的反應將是我們必須注意的。當台灣抵抗強烈導致中國深陷泥沼,習近平是否不會想找台階下,反而會逆向加碼。這代表升級的可能性極高,甚至過去在討論時會嗤之以鼻的核武升級等,都須在我們設計對應策略的考慮中。

台海安全議題必須加速國際化與多邊化,也需要區域化

雖然北約至今沒有派軍進入烏克蘭,但是排山倒海的政治支持與軍事資源奧援,開始源源不絕送到烏克蘭。這是烏克蘭能夠撐持至今的重要因素。普丁對烏克蘭議題一開始只與美國與北約領導層,完全不理歐盟。之後也選擇性地跟法國與德國元首談,意圖將侵烏戰爭簡單化為俄烏美,俄烏北約等關係。

但此次烏克蘭開始吸收到國際大量聲援與物資奧援,包括聯合國通過對俄羅斯的譴責案在內,是烏克蘭掌握了同為歐洲的排山倒海支持,特別是一開始在傳統西歐國家依舊扭扭捏捏,態度模稜兩可之際,靠近烏克蘭的東歐是奮勇衝第一線要求歐盟全力支持烏克蘭。立陶宛國防部長一天到晚幫烏克蘭向外傳達其戰果,在德國態度出現軟弱之際,波蘭總理立即不客氣公開指控其為自私與懦弱。

這個經驗對台海安全顯示,台灣如果要能在中國侵台戰爭/衝突立於不敗之地,取得周邊國家的支持是十分重要的。這不僅包括美國、日本、澳洲等國,也包括韓國;菲律賓、越南、印尼及其他相關的東協國家等。固然在拜登政府的努力下,台海安全情勢已經出現多邊化與國際化趨勢,不再侷限於傳統的美中台關係。但我們可能要更努力,包括與美、日等盟邦積極合作,使得東南亞、韓國等印太國家在屆時也都願意支持台灣。

基本上,周邊的朋友多一些,就算他們不會下場打架,但只要在旁邊吶喊助威或怒罵對手,也會對對方形成沉重的心理壓力。並讓自己人在打架時更有氣勢。而在事後進行談判時,也會讓自己比較處於不敗之地。

俄羅斯選擇侵略烏克蘭是明顯的誤算,普丁可能太過對俄羅斯在2002年殺進車臣、2008年進攻喬治亞、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2015年參與敘利亞剿滅伊斯蘭國(ISIS)的戰爭的成果,加上小圈圈決策,導致了這個沒有半個贏家,理由更是莫名其妙的血腥戰爭。而這場戰爭讓世界立即將台海緊張與烏克蘭戰爭聯繫起來,對於台海安全的預備還是有一定作用,但也拋出諸多戰略層次的問題,有些甚至會挑戰過去習以為常的基本假設,這都是我們特別要警醒注意的。

留言評論
賴怡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