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俄烏戰爭觀察「核冷漠」與「核學習」的危險

賴顗任
432 人閱讀

俄烏戰爭以來,國際局勢尤其是歐洲地緣政治格局出現了幾個值得關注的變化,這些變化促使歐洲各國開始調整長久以來固有的安全政策與軍事戰略,考驗著歐洲政軍格局的穩定性,並可能影響未來各國權衡安全事務的優先順序。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更凶險的歐洲:永久中立國的動搖&軍備競賽的激化

第一個變化,是永久中立國「與世無爭」的立場漸有動搖,必須警覺的是,此變化連兩次世界大戰都不曾發生。

世界公認的永久中立國有瑞典、瑞士、愛爾蘭、芬蘭及奧地利等5國。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第八天,瑞士率先發難,加入歐盟制裁俄羅斯的行列,即便其已宣稱絕不向交戰國實施軍援,但經濟制裁在現代戰爭中,對削弱一國戰力的效果絕不亞於軍事對抗。此外,瑞典及芬蘭外交部則陸續公開宣布加入北約的意願,且兩國正如火如荼地與北約進行聯合海軍訓練。至於愛爾蘭近期國內民調則顯示,有49%國民認為「中立是過時的想法」、66%同意提高軍費,且37%同意「應加入北約」。

第二個問題,是歐洲各國正積極提高軍費,區域軍備競賽態勢將進一步惡化。統計2021年北約盟國軍費支出,約佔全球國防開支的70%,不過各國仍消極回應會員國國防預算須達GDP的2%規定,甚至30個盟約國中,僅8個國家達到此要求。戰爭使各國對危機的認識越發清晰,具體表現在國防預算變化上。

德國2022年軍費開支將一舉增加100%。其餘如比利時、丹麥、挪威、波蘭、義大利及羅馬尼亞等國,亦相繼宣布國防預算將達到北約標準。這樣的變化不但意味歐洲大陸不再單賴美國協防,決定重拾戰略自主,也浮現出硬實力(hard power)正重返國際關係舞台正中央的情境與事實。

上述兩問題使世人意識到一個「更加凶險的歐洲」正在浮現,不過其所影響的,或許止於歐洲大陸的安全體系,第三個問題——核擴散問題,卻深刻影響全球戰略穩定結構。

俄烏戰爭帶來的核擴散問題是:核武國家間不直接動武的歷史經驗,是否激發了小國思考擁核而激化核擴散風險?這個問題或可從兩個方面深入推敲:

其一,是核大國安全保證的可信度是否遭到另一核大國的戰爭意圖所削弱?

其二,非核國從核大國間的互動觀察到,核武器竟能有效遏制全面戰爭後,是否重新考慮持有的可能?

大國自掃門前雪,小國瓦上霜更厚

俄烏戰爭無疑刺破了核大國安全保證的夢幻泡泡。

蘇聯瓦解後,烏克蘭核武庫內的5000多枚核彈頭,使其一度成為世界第三大核武國。不過在《布達佩斯備忘錄》(Budapest Memorandum)中,美國及英國——兩大核武國亦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承諾提供「領土完整和政治獨立」保證下,烏國不卑不亢地解除了核武裝,頓時世界朝「無核理想」又邁進了一步。

直到俄國開戰,《備忘錄》無疑已成「歷史文件」,美、英一系列的政治保證被埋葬在時間的洪流中。探究根本原因,在於《備忘錄》對「安全保證」含糊其詞,事實上,協議各國是以最模糊的方式處理最重要的定義。像是協議指出,若有國家違犯備忘錄,「美、英兩國將做出回應」,但對「回應」的定義卻模稜兩可,這實際上也早在克里米亞危機中原形畢露

會有這樣的「高級失誤」,源於一個令理想主義者灰心的事實:《核武禁擴條約》(NPT)中,承認「合法持有核武器」的五個國家:美、英、法、中、俄,同時也是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在擁核國身兼世界大國的雙重身份下,反對戰爭的責任正與毀滅世界的實力相互拉扯。迄今,美國及北約仍只願以口頭譴責代替駐軍協防。在面對俄羅斯非理性運用核飛彈的可能風險下,可想而知,其餘的核大國冷戰時不曾、冷戰後不會、未來也絕不願冒著遭到核打擊的風險「以身試約」。

大國間博弈的謀算,除衍生各方「擁核自重」的綏靖思維,還可能削弱安全保證的可信度,使各國失去參與國際建制的信心,對多方協議機制抱持不信任感,進一步形塑出「安全困境全球化」的惡劣態勢。

核大國間的綏靖政策是否激發小國核擴散的危險?

大國間「核冷漠」的綏靖態度,雖然可能破壞國際建制的可信度,但比起「核冷漠」更加危險的是,小國們是否因此認為,唯有坐擁核武器,才能擁有主權與領土的絕對安全保障,進而啟發了「核學習」?

事實上,全世界目前一共有九個國家擁有核武,除了五個常任國外,還有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及北韓,這些國家開發核武的原因不盡相同。印度因中國在1964年完成核試爆後備感威脅,進而加速發展核武器,並在蘇聯的協助下完成部署。視印度為最大威脅的巴基斯坦,總統布托甚至揚言「寧願吃草也要核彈」,成為第一個擁核的伊斯蘭國家。長年在阿拉伯世界中求生存的以色列,雖從未對外公布核武計畫,但普遍認為以國在法國的協助下已部署成熟的核武系統。至於北韓,則是為保衛其脆弱且貧瘠的獨裁共產政權,利用核武器與美國叫板。

大致而言,冷戰結束後,美國即分別在亞洲及歐洲提供「核保護傘」的安全保證,即是以本身擁有的核武向盟國提供保戶承諾,遊勸各國解除核武裝或終止發展計畫,核武器的多極化發展方告休止,即便各國的核武現代化從未停息。

對無核國家而言,眼見解除核武裝的烏克蘭慘遭俄羅斯侵略後,正在激起各國危機感,並重新審視擁核的利弊。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就建議,日本是否可比照北約模式,向美國「借一些核武器來放」,然礙於憲法限制本土不得存在核武,故目前僅是公眾討論階段,但也引起了社會廣泛迴響。

此外,根據芝加哥全球事務協會的民調,高達七成的南韓民眾支持自己發展核武,五成六的民眾支持美國在南韓部署核武器。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民調顯示,有七成五的美國民眾擔心俄國對美國本土實施核打擊,意即有七成五的人不願捲入對俄戰爭中。種種跡象表明,目前倚靠美軍提供安全保證的國家,考量到國際政治的現實本質,正在重新檢視自己保衛國家的實力。

固然無核國仍有與他國簽訂安全協議,以及加入區域軍事同盟的選擇,漸進式提高敵人進犯成本,但國際政治的現實對那些正面臨立即性、當面性威脅的國家而言,可能會認為尋求絕對安全(absolute secure)才是不二解方。前述所提日、韓兩國,除了面對北韓挑釁仍束手無策外,還受到中、俄兩國的「核包圍」,不幸的是,中、俄、朝三國在國際事務上經常持同一種立場。歐洲局勢會不會帶給亞洲新的啟發,值予省思。

核大國既沈重又脆弱的安全保證

綜上所述,我們幾可合理推定,核大國在衝突中的不作為,將導致安全保證的破產並使國際建制難以為繼,進而刺激小國考慮擁有核武器,故而提高核擴散風險。這也就使得核大國的安全保證既沈重又脆弱:沈重在其必須以本國安全擔負履約責任,脆弱於大國的承諾體系孤掌難鳴,甚至三掌仍難以成事。

迄今為止,我們觀察到法國在開戰前積極穿梭調停,意在展現法國領導「歐洲一體」的大國風範;英國不但給予烏克蘭軍援,更宣告「支持烏國攻擊俄國本土」;美國則以數百億美元的軍援,以及貫穿戰爭全程的情報支援,持續肩挑超級大國的地位。即便以上這些援助遠遠低於烏國人民對安全保障認知的閾值,但終究有所具體作為。唯一在這次戰事中缺席的核大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持續悖離其「負責任大國」的宣示。

截至本文寫作期間,中國始終抱持著不犯戰略錯誤的僥倖心態,一面拒絕譴責俄國侵略行為,另一面也不願加入對俄制裁行列;中國在這次事件中既逆世界之潮流,也不履行中俄兩國情誼「上不封頂、不斷攀高」的兄弟盟約。從前述觀點而言,中國完全符合因「擁核自重」所導致「核冷漠」,故而有「自掃門前雪」的態度。

毛澤東曾言「原子彈是紙老虎,並不可怕。但是,人家有,你沒有,它就是真老虎」。俄烏戰爭後,伴隨著西方核大國實際履行安全保證的困境,以及東方核大國以核武作為「核冷漠」的底氣,將會有更多國家體會到毛澤東「人家有,你沒有,它就是真老虎」的精髓。中國「負責任」的態度與方式,正提醒全世界,切勿低估核武器的重要性,也不要高估中國的責任感。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賴顗任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