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製造」變成「台灣廠商製造」──台積電的全球佈局

藏紅花
574 人閱讀

長期關注半導體產業的朋友都知道,去年八月,美國眾議院前議長裴洛西(Nancy P. Pelosi)訪台和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共進午餐,同一時間美國罕見的通過了所謂的「”H.R. 4346 – Chips and Science Act”」──晶片法案,預計一共將投入520億美元,支持半導體在美國的製造與研發。緊接著12月,台灣的護國神山台積電,就在美國亞利桑納新廠舉行首部機台進場典禮,美國總統拜登更親自出席,顯示美國的晶片法案玩真的,想要成為全世界半導體的製造中心。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以國家之力扶植半導體晶片的用心

美國建國不過兩百多年的歷史,過去曾以國家之力協助或補貼的產業寥寥可數,細數過去的歷史,補助波音公司是為了鞏固航空業的霸權,補助2008年金融危機的銀行業,是為了穩定金融市場和避免銀行倒閉,這次大手筆花在半導體晶片的製造上,代表美國已經覺悟到,晶片生產已是可左右世界局勢的重要工業。

而晶片生產的前五大廠商,第一名的台積電最新市佔率58.5%,第二名韓國三星電子市佔率15.8%,第三名依然是台灣的聯電,市佔率6.3%,第四名及第五名分別是市佔率6.2%的GLOBAL Foundries及市佔率4.7%的中國中芯國際。從數字可以看出,第一名的台積電,市佔率比二、三、四、五名的公司加起來還要多,台積電的全球佈局,不僅左右了晶片市場未來的發展,也牽動著「矽盾」能否持續護台的關鍵。

台積電目前擁有四座12吋超大晶圓廠(GIGAFAB Facilities)、四座8吋晶圓廠和一座6吋晶圓廠,子公司中國南京廠12吋晶圓廠、上海松江廠8吋晶圓廠,以及美國華盛頓州WaferTech 8吋晶圓廠,另外跟飛利浦電子合資成立SSMC晶圓廠,則是在新加坡站穩腳步發展。

去年一年,除了美國亞利桑那州的新廠動土外,台積電也透露在台灣本土的投資更大手筆,高雄廠去年七月動土,攸關2奈米新廠籌設的「中科台中園區擴建二期開發計畫」,環評在去年年底也過關,近來,外媒更披露台積電在歐洲即將落腳德國設廠,台積電位於日本熊本的新廠更日夜趕工中,預計2023年,台積電的資本支出逼近1.2兆台幣,相當於400億美金,距離台積電2016年第一次資本支出超過100億美金,不過才七年的光景。

台積電「矽盾」的全球布局

種種跡象顯示,台積電因應全球地緣政治風險,展開全球性投資布局,除了將最先進製程技術研發及產能留在台灣,也正在增加台灣以外的海外產能,並沒有因為半導體景氣前景不明,就暫緩了投資新廠的腳步,反倒因為製程及良率上遠遠超車三星及英特爾,台積電更加緊腳步,將「矽盾」佈局到全球。

然而,隨著台積電的工程師們攜家帶眷的外派美國,唯恐天下不亂的好事者紛紛傳言,台積電要出走了,要離開台灣了,我們的「矽盾」要消失了!實際上,這是台積電全球化佈局的策略,也是分散風險的一部分,和淘空台灣搭不上邊,更不是人才外移!全球需要台積電晶片的國家,都將全力捍衛台積電的每一個生產基地和母公司,台灣製造的「矽盾」將隨台積電分布在全世界,這才是讓台灣處於不敗之地的最佳策略。

因為,半導體產業是一個相當複雜的產業鏈,在半導體產業中,最上游的是IC設計公司和矽晶圓製造公司。IC設計公司負責設計積體電路圖,而矽晶圓製造公司負責製造矽晶圓。而中游的IC製造公司則將IC設計公司的電路圖轉換為物理上的元件佈局,並將其轉移到矽晶圓上。這些製造過程包括切割、刻蝕、沉積、電鑄等步驟。最終,封裝和測試步驟會將晶圓轉化為可使用的電子元件,供下游製造商進一步整合成各種電子產品。

任何國家包括美國,想坐上半導體製造中心的寶座,上中下游的廠商缺一不可,台積電到美國設廠,相關的供應鏈一定也會過去,尤其是美國的晶片法案祭出520億美金的補助,台積電不去,他的競爭對手三星也會去,筆者認為,台積電正在藉由全球化佈局,將狹隘的「台灣本土製造」轉型為廣義的「台灣廠商製造」,進一步將「矽盾」的概念擴散到全世界。

這是因為台積電非常清楚,半導體客戶要轉單,不像換個組裝廠那麼簡單,光是積體電路的設計圖可能就必須重做,而台積電一向引以為傲的良率,更是大大領先第二名的三星,這種種原因都讓台積電和客戶的關係非常緊密。但儘管如此,台積電還是得面臨台灣微妙的政治地緣關係,一旦被客戶提及,得先做好分散風險的準備。

是全球拓展而非淘空台灣

試想,身為台積電的客戶,假使台海發生危機,一定會面臨該不該下單給台積電的抉擇,但比起轉單帶來的麻煩與時程延誤,相信任何客戶都會選擇持續與台積電合作,從「台灣製造」變成「台灣廠商製造」,品質穩定不變、製造時程不變,對台灣的稅收也沒有減少,何來淘空台灣的說法?

除此之外,目前晶片製造程序中只有荷蘭的ASML公司才能製造、組裝最先進的極紫外光(EUV)曝光機,EUV曝光機是一種用於半導體製造的重要設備,它使用極紫外光照射在晶圓上,將圖形進行繪制,進而製造出微小的半導體電路結構。與傳統的光刻技術相比,EUV曝光機可以更精確地製造出微小的半導體電路結構。

這台機器可說是全世界先進科技國家的集大成之作,一定要使用美國Cyme公司的EUV光源,產生出的EUV要使用德國蔡司(Carl Zeiss)的頂極光學鏡片反射和聚焦,生產過程中要保持高度無塵,並且需要使用到美國、英國、以色列研發的軟體,最後交由全世界最精心培訓的台積電工程師精密操作,晶圓代工,不只是台積電的事情,還有各國對民主自由、資本主義和自由貿易的信任和信仰。

三年疫情的衝擊,台積電成長一枝獨秀,不僅凸顯台灣經濟與產業的韌性,也顯示了台積電在全球供應鏈不可撼搖的重要地位,雖然台灣的晶圓廠是抵禦中國侵略的「矽盾」,任何軍事活動造成的任何中斷,對全球各國各方面來說都將是經濟災難,但在台積電積極分散風險、佈局全球後,「矽盾」變成一個個細胞散佈在其他國家中,成為這些國家不可缺乏的一部分,遠比「矽盾」的概念,更能提升台灣在國際舞台中的地位與必要性。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政治國會幕僚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