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後真相時代的政治好戰看台灣

Phil Smith
1k 人閱讀

在目前的後真相(Post-Truth)時代,我們必須習慣更多政治上的攻擊挑釁和爾虞我詐,因為有更多政客樂於用徹頭徹尾的謊言、半真半假、誤導和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等手段來達到他們的目的。

過去四十年我報導過許多不同國家的政治,我不記得有什麼時候無恥的不誠實行為如此普遍。可悲的是,許多政治人物似乎並沒有受到影響,反而像一個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樣樂在其中,更可悲的是他們的政治地位似乎沒有受到影響。

後真相時代讓無恥大行

對他們而言這彷彿是一種啟示,而且他們陶醉其中。後真相時代的到來使一些人更加膽大妄為,願意承擔謊言和誤導帶來的更大政治風險。

「愛情、戰爭和政治都是公平的」是在討論政治世界中的陰謀詭計時,經常被引用的諺語。雖然這是非常憤世嫉俗的說法,但至少部分是正確的。

舉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為例。他多年來的一連串謊言和不良行為——尤其是2020年大選被偷走這個彌天大謊——已逐漸淪為不平衡的胡言亂語。最近他呼籲廢除美國憲法,這樣他就可以簡單地重新入主白宮,這不僅令人髮指更是愚蠢。

我可以很高興地說,謊言和假消息看起來似乎讓川普適得其反,因為美國總統拜登(Biden)現在的民調以47%對40%的領先川普。此外,三分之二的共和黨人和傾向於共和黨的選民,希望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提斯(Ron DeSantis)在2024年競選總統。雖然我個人不確定哪個更糟糕,但那是另一回事。

但這也讓共和黨人例如萊克(Kari Lake)更加膽大妄為,她斷然拒絕接受她在2022年亞利桑那州州長選舉中輸給了民主黨人霍布斯(Katie Hobbs)的事實,此舉導致上週有人將她描述為最可悲的無望者,認為她拒絕承認敗選是加倍失敗。

此類人物不勝枚舉,如擁槍的科羅拉多州共和黨代表博伯特(Lauren Boeber),因反LGBTQ加上偏執、支持謊言和叛亂分子而臭名昭著。還有喬治亞州共和黨代表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她的瘋狂言論包括太空雷射,政治謀殺和穆斯林將接管美國。如果你閒到沒事幹,可以去查查看她說了什麼,就會發現所有真正匪夷所思的奇怪言論。

再以英國野蠻的前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為例,他不僅虛張聲勢而且蔑視民眾,導致他認為他可以接二連三撒謊,這種策略最終讓他一敗塗地,被趕下執政保守黨領袖的位置,下議院委員會至今仍在調查他是否誤導了英國議會。

無視事實的另一個例子,就是英國國務卿戈夫(Michael Gove)聲稱英國自離開歐盟以來,已經獲得了8000億英鎊的「新」自由貿易協定。這是對事實的公然歪曲,因為這個數字的大部分不是新的,此後他被英國統計局(UKSA)譴責,警告執政黨在未來發布這些數字時,必須引述正確的來源。

這只是最近政治上無恥的不誠實行為讓始作俑者自食其果,但這種令人髮指的撒謊依舊方興未艾,謊言正在成為政治遊戲的一部分,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

台灣政治騙徒樂此不疲

在台灣這種趨勢也很明顯,政治人物似乎認為在國外發生的那些離譜行徑可以仿效,雖說他們說謊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這種做法確實在增加。

例如最近台灣首富郭台銘指控政府「讓國民沒有選擇」接種哪種新冠疫苗的權利,這是一個明顯的謊言。他還說執政者「並沒有把人民生命作為第一優先」,不關心人們在疫情期間是生是死。我認為這不僅是謊言,而且是最骯髒的政治遊戲,政府當然關心人們的生死。

雖然川普和強生等人在政治上的惡行最終讓他們下台,但這種言行首先讓他們上台了,並讓他們在上台的那段時間,從中賺取了不少的政治資本。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治是一件骯髒的事情,就像拳擊一樣,具有侵略性、對抗性,有時甚至令人討厭,但應該遵守一套規則。徹頭徹尾的謊言、誤導和煤氣燈效應不應在文明社會中有一席之地甚至發揮作用。

於是這讓我們從另一方面來思考。

當政治人物以正直的方式行事、大體上誠實並試圖以尊重選民的方式執行政策時,會發生什麼事?答案是,他們往往會輸給那些認為自己可以行為不端、認為沒有白紙黑字的法律就可以犯法的人,他們甚至可能顯得軟弱。

因此以毒攻毒的元素必須考慮,澄清謊言必須要像散播謊言一樣迅速,而且得像謊言開始傳播時一樣猛烈。這種應對,我在台灣沒有看到。政府對惡意不實評論的回應,有時需要幾個小時甚至是幾天的時間,到那時謊言或惡意評論已經牢牢地紮根在人們的腦海中,再怎麼樣澄清都是為時已晚。

英國戰時領袖、前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曾經說過:「謊言在真相還沒來得及穿上褲子之前,就已經跑遍了半個世界。」(A lie gets halfway around the world before the truth has a chance to get its pants on.)

回應速度與方式都得留意

迅速回應謊言至少會減輕它的影響,並可能阻止它繼續前進,等待幾個小時或是幾天再反駁,不是好的政治。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現任政府似乎沒有認真思考他們傳遞訊息的方式和後果。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他們最近在臉書上的預算發文。

這個發文首先強調政府明年會還債1110億,接著說明在教育、住宅、基礎設施、國防和環境方面會增加預算,最後才說到中央對地方整體協助財源高達5773億元。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應該強調的是要花更多的錢在人們關心的所事情上,還債可以放在宣傳的最後,或是甚至根本不需要點出。就宣傳政策的角度來看,這才是明智的政治處理方式。

但它適得其反,因為人們抓住了相對較小的1110億這個數字,並且在他們憤怒批評之前,可能甚至沒有看到更大的5773億。這已經打破了新聞業的第一條規則,關於數字方面的報導,開宗明義就該是比較大的那個數字。

這只是一個例子,但在我看來這是民進黨在此類情況下略顯被動、不夠積極的典型代表。必須認知,在後真相時代,反對黨因他們在世界其他地方看到的荒謬行為,只會變得更加激進和膽大妄為。

距總統選舉還有一年多的時間,執政政府或許應該檢視他們在政治戰場上明顯保守和被動的立場,並仔細、認真地思考,要如何從過去成功的政績中取得更好的政治資本。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Phil Smith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