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烏克蘭看霸凌與綏靖的抉擇

Phil Smith
2.5k 人閱讀

黑格爾的睿智

德國哲學家黑格爾(Georg Hegel,1770-1831)有句名言:「我們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我們沒有從歷史中學到任何東西。」

這個深刻的真理後來被一些人「致敬」了,來自西班牙在美國長大並接受教育的哲學家桑塔亞納(George Santayana,1863-1952)說:「那些無法記得過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轍。」; 英國政治家邱吉爾 (Winston Churchill, 1874-1965) 說:「那些不能從歷史中吸取教訓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轍。」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黑格爾強有力的原創,那不只是非常睿智,更讓人不斷思考:為什麼?

其實你只需要看 YouTube 和像《myworldisgettingdumber》這類的頻道採訪路人,就會看到以下的對話。

問) 誰參加了越南戰爭?

答) 美國(停頓)和韓國。

問) 誰參加了朝鮮戰爭?

答) 我不知道。

問) 誰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

答) 喬治華盛頓。

問) 誰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

答) 英格蘭。

問) 英格蘭跟誰打仗?

答) 美國。

我可以無限舉例,但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我應該再補充一點,並非所有接受採訪的人都是年輕人。

幾年前在台灣幾所大學還有研究所任教時,我對學生世界史知識不足感到驚訝,尤其是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那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衝突,其影響在八十年後還一直在全球迴盪。大約5000到8500萬人在二戰中死亡,而這個戰爭基本上塑造了我們今天生活的世界。

我不打算討論美國發明家和企業家福特(Henry Ford, 1863-1947)臭名昭著的名言「歷史是胡說八道」,因為除了很難確認這是否是他說的,他也花了好幾年試圖「澄清」和 「解釋」他的格言,至少這讓他看起來不那麼傻。

很明顯我們會從歷史中吸取教訓,例如你去一家餐廳,食物很垃圾你就不會再回去,這就是從歷史中學習,人類行為和動物本能都建立在從歷史和經驗中學習的基礎上。

回顧二戰之必要

在目前圍繞著烏克蘭的全球動盪中,政治家、學者、記者和任何對世界感興趣的人都該回顧二戰等事件,並且比較世界各國當時如何應對和處理侵略者如德國和日本等國家,除此之外在人類歷史的軌跡中也能找到許多類似的情況。

此時的抉擇就是什麼才是正確的?用武力阻止一個好戰的國家或獨裁者,或是冒險將整個局勢推向更糟糕更具破壞性的衝突,如何取得平衡至關重要。

在西方,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倒楣的英國政治家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了,他在1938年9月30日通過《慕尼黑協定》的綏靖外交政策,以換取當時德國總理希特勒(Adolf Hitler)的保證,就是他會停下來不會再繼續。結果是1939年9月1日,德國違反協議入侵波蘭,揭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

這種綏靖政策可以說是允許德國走一英寸,就等於變相鼓勵他們走一英里。當面對欺凌的國家只想要和平時,這些霸凌者會得寸進尺以犧牲他人來獲得自己的利益。

但在慕尼黑協議簽訂時,綏靖政策似乎是當時比較好的政策,而不是冒險重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大屠殺和1914-1918年絞肉機般的塹壕戰。要注意的是與希特勒簽訂慕尼黑協議時,離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僅僅 20 年,跟冒著再次發生血戰的風險相比,綏靖政策當時似乎是較好的選擇。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奧匈帝國解體後,蘇台德(Sudeten)德國人發現自己生活在新的捷克,希特勒希望蘇台德地區回歸,正如今日普丁希望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獨立的烏克蘭回歸。烏克蘭不是彈丸之地,是僅次於俄羅斯的歐洲第二大國家。

西方世界對俄強烈制裁,就是怕第二個希特勒再現

西方世界對俄羅斯採取制裁行動的強烈程度超出所有人的預期,這反映了對俄羅斯根深柢固的不信任,因為擔心普丁會像1938年的希特勒一樣得寸進尺。他們希望透過資金和原物料的匱乏遏制俄羅斯更進一步入侵,而不是枉顧全球風險升級而採取直接軍事行動。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要忘記這是一場始於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的持續戰爭,西方世界在很大程度上忽視了這一點。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本月稍早曾表示:「如果西方和全世界都在 2014 年反對入侵克里米亞,我們會面臨今天的局面嗎?」 雖然他不是最有頭腦的領導人,但埃爾多安的觀點是很公平的。

無視克里米亞局勢是否讓普丁更大膽地相信西方會坐視不理,因為他們不想破壞能源供應和全球地緣政治?不過如果他真的如此認為那很顯然他錯了,但現在為時已晚。而國際社會對克里米亞缺乏反應,是否導致現在烏克蘭的苦難與無辜的死亡?

是誰的「錯」? 是尋求擴張帝國版圖的獨裁者普丁,或是幾乎袖手旁觀讓他在八年前吞併克里米亞,也就是烏克蘭的一部分,時僥倖逃脫的西方世界?

環顧世界,其他一些多年來一直在醞釀的危險情況,西方世界也只是輕微譴責。最明顯的例子當然是南海,中國在南海肆虐和欺凌小國,將島嶼和環礁軍事化,正確的描述是在亞洲中心進行巨大的土地掠奪。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與前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會晤時是這麼說的:「中國在南沙群島的有關建設活動不針對、不影響任何國家,也無意搞軍事化。」如今只要看看衛星圖片就可以發現大量軍事裝備,歷史證明這種保證是多麼空洞。

信任是全球地緣政治中的重要議題,當信任被打破時,不論政治人物或是外交官再怎麼冷靜,再怎麼盡了最大的努力,一定會有其後果。

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在面臨危機時只靠他國救援,但烏克蘭事件說明了國際社會在歷史背景下會如何看待獨裁者和欺凌者,就是將介入保護無辜者,維護公平和民主以及全球和平。在全球化的今天,國與國的連結互動密不可分,而出於對失控的恐懼,直接侵略難以被忽視容忍。

這種恐懼有充分根據,因為1939年至1945年發生的事,以及德國和日本等強國的侵略都是很好的證明。當今世界有不同的侵略者,國際社會也非常清楚如果縱容侵略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不容投降主義猖獗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個月之後,我對台灣仍有一些人說這一切都沒有希望了感到不可思議,他們似乎是在說如果最壞的情況發生時,沒有人會對台灣伸出援手,特別是美國。這種說法是擁抱綏靖舉手投降,完全無視對美國而言,台灣比烏克蘭重要許多。

當然,你不能完全依賴其他國家,但蔑視與潛在盟友進而建立全球邦誼不僅毫無用處,更是卑鄙軟弱的表現,說明了綏靖是他們唯一的信念。

這表現出他們對歷史和美國在支持自由民主,特別是反對共產主義和獨裁勢力中所扮演的角色缺乏了解,更讓人看出一種缺乏榮耀或尊嚴的人格,他們對別人可能會做正確的事,連絲毫信任都沒有。

那麼以下的結論應該可以被接受,就是那些發出這種信號的人並不完全站在台灣民主這一邊,更遑論為之奮鬥。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Phil Smith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