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石之瑜的奇文談「中國焦慮」

陳子瑜
1.1k 人閱讀

隨著中共二十大落幕,權力集中於習近平一尊後,外界的評論多認為此後中國會採取對內更硬、對外更明的戰略態勢。前者可從視察延安,再提整風運動可知一二;後者則是更加鼓勵戰狼外交,挑戰普世價值。與此同時,台灣社會卻出現石之瑜一篇名為〈習近平再獨裁,也比民進黨更民主〉的奇文,引發熱議。不過,在評論這篇奇文之餘,更重要的當數這篇文章其實反映出台灣社會中一批以中國為尊之人的集體焦慮。

圖片來源:翻攝自風傳媒

無本體自以為自由的幽靈

身為台大政治所的校友,早在十幾年前就和當時的同學與學長姐,對於石之瑜的論點感到嘖嘖稱奇,其中一名學長甚至以「無本體自由人」來形容,原因在於石之瑜的文章中,經常強調擺脫本體、自由進出云云,對尚在就學的大學部或研究所來說,具有相當玄幻的吸引力。

然而,隨著見識增長,對於這一種由文字堆砌的術法,也越來越能破解。以石之瑜這篇文章為例,將獨裁、民主的定義,從傳統政治學的討論,移轉成「是否對人民負責」;乍看之下貌似合理的定義,接著則是硬生生的串接上「共產黨對治理的成敗負責任…治理不好是共產黨的失敗,就連看似溫和的躺平文化,都會摧毀共產黨的領導信用」。這一段正是石之瑜文章雙重偷換概念的精髓所在。

一切只是拼湊成字句的文字魔術

「民主是對民眾的福祉負責」、「共產黨對民眾的福祉負責」、「習近平把責任看得比生命重要」,這三句沒有事實佐證的句子,經過石之瑜的文字統合,讓讀者產生「共產黨其實也蠻民主的」印象;搭配同樣沒有事實佐證的「民進黨不負責」,就構成了這篇文章的標題:「習近平再獨裁,也比民進黨更民主」。

套一句已故作家李敖的名言,「我不只要罵你是王八蛋,我還要證明你是王八蛋」,既然要證明石之瑜是奇文,就來指出奇在哪裡。簡單四個字,脫離現實。共產黨對民眾的福祉負責?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蔡奇,任職北京時對境內的低端人口驅趕政策,是對民眾的福祉負責嗎?另一名常委李強,擔任上海市委書記時採取的封控措施,是對民眾的福祉負責嗎?習近平上任之後,新疆再教育營的種種惡行、香港的一國兩制徹底崩毀,這種「負責」,恐怕遠遠超過這世上任何一種渣男的行徑。

除了石之瑜文章的奇,更需要台灣社會藉此機會全面反思的,是這一批以中國為尊的文人,面臨到世界新局時所展顯出的「中國焦慮」。過去在美中兩國採取戰略模糊的時期,特別是中國還奉行鄧小平「韜光養晦」戰略的期間,這批尊中文人在國民黨建立的意識形態環境中,不時透過儒家學說,佐之以洋墨水的背景,配合演出一場「我們待過西方國家,但中國必將崛起」的大戲,影響台灣社會對中國的觀感。

尊中文人特質即抑台仰中

這批尊中文人不只是為中國塗脂抹粉,另一個重責大任,在於貶低台灣,從硬體的經濟建設,到軟體的文化意識形態,都要將台灣置於中國之下。此舉一方面是要扭轉台灣自經濟奇蹟年代以來對中國的優越感,二方面是要提供台灣回歸中國統治的正當性。當尊卑與大小的調性確立之後,則是進入到心理層面的鋪排,讓「小又卑」的台灣,面對「大又尊」的中國,事事退讓、寬容以待。

具體的例子,包括中國軍演,是因為台灣挑釁;中國施壓,是因為台灣不接受九二共識。透過倒因為果的論述模式,讓中國的主動,變成是因為台灣的「消極主動」,而成為不得不的被動;這樣的論述,又隱隱緊緊地扣住與中國民族主義相伴隨的天朝思維,台灣作為不受教的偏遠地區,需要天朝上國的「愛的再教育」,才能夠擺脫日本軍國主義、美國帝國主義,以及國民黨反動教育的洗腦,重新成為天朝的子民。

然而天朝的慈愛並不是無限的包容,而是有如《舊約》聖經裡的上帝,不受教,就受死。建國以來經歷多次內部清算的中共,當然不會避諱展示「如果不聽話,會有怎樣的下場」;與此同時又提出懷柔的一國兩制方案,從心理上引誘台灣民眾做出相對理性的選擇。

然而,在習近平與川普接連上台之後,美國加強遏阻中國擴張的力道,中國則以台灣作為報復的對象之一。拉高台海緊張局勢的後果,是美國社會的反中聲浪越來越高,美國政府也逐漸改變過去的戰略模糊,轉向明確的表態。在火車對撞的賽局理論發展下,中國也更進一步緊縮對內的控制,從而摧毀香港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承諾,也讓台灣社會見證回歸中國沒有什麼糖衣,只有毒藥。

美中衝突讓蝠蝙變成純粹的吸血鬼

當雙方都堅壁清野的時候,遊走中間的蝙蝠人士自然失去市場,而為中國說項的親中文人,也自然感受到「完了完了要變成殭屍騙不了人了」的焦慮,其中較有技巧者如龍應台,抓著反戰的關鍵字而忽略不提誰引戰;焦慮更深者則如石之瑜,直接使出乾坤大挪移,改寫民主與獨裁的定義。

有趣的是,石之瑜不是最近才出道,而是寫了至少二十幾年這樣的文章,但為何直到現在才又廣受矚目?原因其實很簡單,台灣社會也在大環境的改變下更加敏銳,對這種故弄玄虛的產品辨識度更高了。這種聲量對親中文人來說絕對不是好事,反倒是一種被看破手腳的迴光返照。

但不管如何,這群長期以來靠著貶低台灣,先國後共獻媚的文人,說穿了也跟在中國高喊祖國的台灣藝人沒什麼差別,以自身的台灣身份作為殘存的利用價值,博取關愛的眼光,看看能不能運氣好一點,有個機會受邀到央視或各省電視台,當個配合演出的評論者。畢竟談到嚴謹的論述,中國有王滬寧、劉小楓;談到通俗的文學,金庸更是當中佼佼者。既然骨氣不如倪匡、文采又不如前述人士,在專欄中投投稿、出出書,也就是這群親中文人最好的歸宿了吧。

只是說穿了,能夠在台灣的媒體獲得曝光的機會,這不得不說是因為台灣有民主自由的緣故,也就是說,這群親中文人,打從一開始就是在佔台灣的便宜,而這種站台灣便宜的人,又何止是這一群親中文人,政壇恐怕更是多不勝數呢。

作者為高雄左楠市議員候選人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陳子瑜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