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句到低俗的柯氏言行

孟買春秋
6.5k 人閱讀

台北市長柯文哲2014年在政壇嶄露頭角時,眾人對他毫不掩飾的直白金句連連莫不撫掌大笑連聲叫好,媒體甚至找出他在課堂上尺度破表的柯語錄一再報導。包括我自己及在內的許多台灣選民,當時好像在烏煙瘴氣的政壇聞到了一絲不一樣的空氣。

他以素人之姿進入台北市府後,要求幕僚跟他一起早上七點半開會,引起不少討論和讚許,一般認為他的嗡嗡嗡態度會給一成不變的官僚體系帶來新氣象。

本以為柯文哲可以讓政治空氣新鮮

可以期待跟當年陳水扁的改革一樣吧,我想。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任內最卓著的成效之一在戶政,戶政機關一百二十公分高的櫃台改為七十五公分,市民來辦事先奉茶。戶政機關公務人員工作態度的改變,多年之後許多人都還津津樂道是始於陳水扁。

一樣是為了改變公務體系的風氣,柯文哲七點半開會,他和他的信徒一再覆頌天天以此自我讚美,即使早已淪為笑柄他們還是樂此不疲,甚至數度拍片記錄他搭公車的過程,想要塑造勤樸的形象,但設計好的場景橋段卻讓人一眼看穿只是鬧劇一場。

第一任期內協助柯文哲打造新氣象有執政團隊經驗的幕僚,或許因為看清他的本質紛紛求去,留下全心全意吹捧他跟著他雞犬升天的無知佞臣,在他黨政不分隨意任用下只要願意唯命是從就可以坐領高薪。年輕缺乏經驗不是原罪,但享受豐富政府資源卻不思充實自我滿足則是罪不可赦。

前副發言人黃瀞瑩在被問及何德何能名列名民眾黨不分區立委時,竟然自負表示她每天七點半上班就贏過許多人,我看著她最為人知一臉熱切幫柯文哲梳頭的新聞照片,實在有說不出的厭惡。

該黨還有更多類似的年輕女性參選人,種種言行讓人以為追求外表和物質上的享受就是他們從政的首要任務。他們以信奉柯文哲為目標,看不出除此之外從政的理念和理想為何。

柯文哲的失敗人人都知

從柯文哲尚且無關政治理念中心思想的作為,就可以窺見他是否能成為舉足輕重政治人物的端倪,也透露出他對更上一層樓的野心,終將成為泡沫。政治人物如何成功很難說,但如何失敗任何人都可以輕鬆列出必敗要件:剛愎自用,過河拆橋,自私自利,公器私用,寬以待己,絕不認錯,還有讓自己被一群無能者圍繞。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專頁

忘恩負義、我行我素就是柯本色

三年多以前以三千票驚險連任的柯文哲,似乎把不如自己預期的一切歸咎於民進黨沒有全力協助,然而面對一個忘恩負義的曾經盟友,民進黨何來義務必須繼續鼎力幫忙?於是在過去三年柯文哲刻薄自負的本色隨著他滿腹的怨氣自然流露,把眾人對他無能的批評解釋為對英才的嫉妒,更是無法解釋的傲慢。

驚險連任後在北門與總統蔡英文會面時傲慢無禮的嘴臉,是一些人對柯文哲不滿升級為厭惡的關鍵時刻,但他或許永遠不會也不想明白這樣一件他隨心所欲的小事,為何會令人反感。他認為四年前造成轟動讓他當選的直白仍然是他的免死金牌,於是事後向媒體直呼「你們都忘記一件事情,我是亞斯伯格症,我沒什麼情緒。」

從政之初亞斯伯格症是柯文哲拿來包裝自己的利器,被批消費疾病後改口承認他只是認為自己有此傾向,從未被診斷為真正的患者,而為了利己再度公然消費亞斯。他信口開河的習性隨著時間再也無法掩飾了,眾人認定的說謊,對他而言只是用來合理化自己行為的不同說法,何須掛心?

元旦總統府升旗事件是說明他對萬事從利己出發的絕佳例證。他提早到場因為角度被拍到獨自站在黑暗中的照片造成爭議,他允許民眾黨發文造謠總統府惡整,允許母親在兩個月後上媒體公然流淚哭訴心疼兒子,允許妻子在臉書接連發長文控訴民進黨欺負首都市長「手段更狠、心更兇殘」。這一切在他看來,都是打擊蔡英文的絕佳手段,他只需默不作聲就可以從總統府被攻擊得到好處。

母親與妻子是獨立的個體要如何發言柯文哲無法控制,但是知道實情的他默許此事在兩個月後繼續升溫,即使眾人質疑他也不願意讓市府或是黨部發言人出面澄清是他主動提早到場年年如此,沒有總統府惡整要他提早到場罰站之事。

與防疫唱反調卻不以為意

最新例證則是柯文哲在必須自主健康管理期間,一個月內三度為選舉造勢,與黨職人員和支持者不戴口罩沒有距離盡情高唱,創下被台北、台中、高雄三個市政府開罰的違規記錄。

即使是一般國民不戴口罩唱歌被罰三次都是異數,更何況是應該以身作則的首都市長,但他的反應是唱個歌就被罰不是正常生活,把不戴口罩的違法事實詭辯轉移為無害的唱歌消遣活動,強詞奪理要罰就罰絲毫沒有悔意,漠視輕蔑法令莫此為甚。

這種對法律嗤之以鼻的態度,有朝一日他更上一層樓有更大的權力,會不會發展為法律應該配合適應特定個人?但這個問題其實是多餘的,因為他執政的台北市,許多事是已經是一個人的人治而不是法治。

這是柯文哲從政將近八年以來看待任何人事物的心態,他永遠是對的無需參考別人的意見,他說出口就是金科玉律不容懷疑,不管犯了什麼錯無需道歉認錯,旁人不該檢驗應該無視只需往前看,讓他可以繼續跋扈囂張。

柯瞧不起陳時中只因妒意

過去兩年他對衛福部長陳時中的無名怨怒,或許來自陳時中受歡迎敬重的程度他永遠趕不上,或許因為他瞧不起牙醫,讓他越來越口不擇言。一再挑戰攻擊指揮中心的政策,脫口說出他比陳時中更懂,事後再推翻自己的說辭。這種小學生強詞奪理的言行,在他充滿怨懟的心中,似乎再正常不過。

至於他帶領的民眾黨,每發文就是惡意滿滿的低俗的字句,甚至在言論自由日為了攻擊蔡英文,用諧音醜化鄭南榕的名字還沾沾自喜。無計可施的政治人物和政黨還能做什麼?口出一日比一日更粗鄙狂妄的惡言。

如今的柯文哲像是一頭受傷的動物,舔著傷口躲在角落裡繼續虛張聲勢怒吼。當年覺得是政壇上的清新空氣,如今臭不可聞。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