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國梨泰院事件想想台灣的公共空間

詹順貴
301 人閱讀

10月29日晚間韓國梨泰院萬聖節派對活動因人潮過多,呼吸困難,引發推擠踩踏,造成超過156人死亡的重大不幸事件,恰逢台灣涉及重大行賄、貪污的大巨蛋弊案於前一天宣判,有關大巨蛋的建築設計能否符合防火避難疏散要求的爭議,再次浮上檯面,成為台北市長候選人間新一輪攻防重心與社會關注焦點。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梨泰院悲劇足以作我們殷鑑

此外,短時間聚集擁擠人潮的各地跨年晚會活動(人潮最多的也是台北101大樓跨年煙火結合市府廣場前的跨年演唱會),在舞台音量巨大、訊息因人潮過於擁擠而傳遞困難或緩慢之下,一旦出現類似公安意外,如何疏導正處於亢奮狂歡下的人潮或使之快速冷靜下來可以聽從指揮疏散?也是各地方政府必須引梨泰院事件為鑑,重新檢討疏散避難計畫,紮實進行緊急疏散操練的當務之急。

也許有人會說梨泰院事件是過多人潮擠在僅4米寬的狹窄斜坡巷道,才會如此嚴重,台灣跨年晚會的地點都相對空曠,不宜類比,但人類的情緒、一般民眾遇到突發狀況的行為反應,卻是高度雷同,尤其台北跨年煙火與晚會結束之際,大量人潮湧往捷運,此時通往地下捷運站的各出入口難道不是狹窄的斜坡通道?站在捷運內最前排候車的人,不也是一旦在捷運站內發生推擠最危險的一群?因此,台北市現有的跨年活動現場維護、結束後的疏散計畫能否因應類似緊急意外情況?希望接下來當選的下一任市長能好好重新檢討。

再回頭看大巨蛋消防公安爭議,選舉的攻防是一時的,而密閉式建築卻可容納4萬人以上的大巨蛋一旦啟用開始舉辦體育活動或演唱會,有關消防公安的風險則會伴隨存在幾十年,有梨泰院慘劇的殷鑑,更不應忽視防災專家一再提醒大巨蛋建築設計與避難疏散計畫皆有不足的潛在風險,更不該縱容柯文哲為放水通過增添自己選總統的政績,選擇漠視公共安全,而對內政部消防署的防火避難審查,扣上是中央故意卡關的大帽猛烈砲打。

大巨蛋風險的電腦參數設定不夠周延

2016年間台北市政府曾成立「台北市災害防救專家咨詢委員會」,邀請幾位專業災害管理專家來共同審理大巨蛋的公共安全問題,2017-2018年間當時委員之一也是國內防災專業首屈一指的王价巨教授,即曾要求把人在狂歡或歡樂時發生突發事件的心理狀態影響行為反應考慮進去,認為這才會是真實的疏散情境,如此模擬也才會有實質意義。

王教授認為在緊急狀況下,人不可能如工程師電腦參數設定一般,有秩序地像水一樣流出來,過小的個人面積會誘發推擠行為,骨牌效應就有可能產生,人的堆疊、二氧化碳蓄積造成窒息經常都是死傷主因,而密閉空間又比開放空間更嚴峻。

梨泰院事故發生後,王价巨教授也再次提醒,如事故現場一次就有上百名需要緊急救援的大傷、還有神智不清的傷者,甚至死傷者堆疊,該怎麼處置?如何有效檢傷?現場傳言四出,如何有效地危機溝通?現場指揮系統如何建構、如何運作?外部支援到場找誰報到?經歷過災害現場的民眾是否會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該如何導入後果管理機制?都應該要趁機好好重新檢視國內相關設施與應變機制,不要每次等到出事再來檢討和究責,然後船過水無痕。而民眾本身,如決定要到這種場合參加活動,歡樂之餘,也要思考如何自我保護,因為真實的情境都是「政府非常有可能救不到你」。

前都發局長林洲民被柯文哲攆走

對照前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建築師,也一直堅持主張大巨蛋現有建築設計不符建築技術規則,疏散計畫模擬情境也與現實狀況不符,一旦遇到火警將無法及時有效疏散人潮,而拒絕放水讓大巨蛋復工興建,已將原本認定是5大弊案之一改口為5大案並視大巨蛋完工營運為重大政績的柯文哲,面對此一僵局的處置方式則是直接請他走路。

林洲民前局長一再指出遠雄所提疏散計畫,是建立在裡面所有人縱使遇到火警,都是最冷靜、可以井然有序快速排隊疏散的情境,而忽略最會真實出現的慌張、推擠情境。他說2017、2018年間他任職都審主任委員主持大巨蛋「防災避難避難電腦模擬」測試審查時,有兩大重點與防災避難委員們共同堅持:1,是對大巨蛋現場的逃生方向熟悉度參數應該設定為「不熟悉」,意即當災難發生時,大部分人並無法立即了解逃生方向及位置;2,是當大巨蛋發生災難須緊急逃生時,大部分人應該是驚慌的,因此,其情境設定參數應該是「不知所措」才符合真實情境。

後來在2019年10月14日台北市政府通過的大巨蛋「防災避難電腦模擬」卻全然被「蓄意迴避」,上述1的情境是參加活動的每個人都熟悉大巨蛋所有的逃生口位置及逃生方向,也因此2的「逃生情境」設定變成「泰若自然」的穩定,而非「不知所措」。相信讀者大部分都去看過電影、聽過演唱會或音樂會、觀賞過球類比賽、去過大型賣場或逛過百貨公司周年慶,大家捫心自問是否「熟悉」常去的餐廳、電影院、大賣場與百貨公司等公共場所的逃生口位置及逃生方向?萬一不幸突然聽聞災難發生而須緊急逃生時,有可能「泰若自然」嗎?

荒誕的是,對於林前局長的質疑,台北市都發局的回應竟是「參數極端,軟體跑不出結果」,將被揭露模擬情境與真實狀況不符的醜事推給電腦模擬程式限制,其實這部份林前局長連同參數可以如何選擇都已經說明得很清楚,根本沒有所謂「參數極端,軟體跑不出結果」的問題。退一步來說,台北市都發局「參數極端,軟體跑不出結果」的說法,是否也等於間接承認他們2019年通過的電腦模擬測試,確實與真實狀況不符?

都發局的回應徒現北市府的荒謬

看到台北市都發局的最新回應,難免就聯想到大巨蛋弊案,除遠雄行賄當時財政局長李述德外,檢察官的起訴書還有這麼一段:遠雄為順利申請大巨蛋建照,明知大巨蛋建築物開發量體龐大,短時間可容納4萬人,且位於人口稠密、交通密集區,公安問題至關重大,竟透過時任營建署長葉世文幫忙,找上台灣建築中心執行長許銘文,施壓台建中心承辦員,並打點台建評定委員,更改台北大巨蛋建築物防火避難性能設計計畫書,准予核發評定書給遠雄,助遠雄取得建照。雖然日前台北地院宣判,許銘文是無罪,從日前宣判的新聞稿看,還無法得知詳細理由,完整判決書則迄未上網,但檢察官已表明會就此部分上訴。

其實,2020年4月的台北市林森北路錢櫃大火、2021年高雄城中城縱火案,以及台北更早的1992年「神話世界KTV」縱火案、1993年論情西餐廳失火與卡爾登理容院縱火等,都是因為逃生路徑被堵塞或逃生窗口狹小,火勢又一發不可收拾而造成嚴重傷亡;1995年台中衛爾康西餐廳的火災事故,更發生踩踏情況,加上救火不及,不幸成為台灣有史以來單一建築物死亡人數最多的火災事故。至於2015年6月八仙樂園的「彩粉」派對火災事故,雖然發生在戶外,也造成高達498人輕重燒燙傷,最嚴重傷患者被迫截肢保命。這些著名公安案例,消防單位縱使拚盡全力搶救,仍都留下救援不及的遺憾。

對於災難風險的預防,本就是從最壞的狀況進行評估、擬定因應對策與模擬演練,一旦最極端嚴峻的狀況都有較熟悉的因應對策與模擬演練,任何最極端嚴峻以下的狀況發生,因為心裡有底,便都可以較從容因應;反之,如只將情境設定在最佳、最輕的狀況(其實也是一種極端好的極端),一旦發生更嚴峻的狀況,便容易左支右絀,慌張失措,所以,台北市都發局回應自己的前局長質疑,不僅自曝其短,更坐實了護航之實。

大家都不希望災難發生,但政府有責面對發生災難的風險,努力將災難一旦發生所可能造成的災害盡可能降低。因此,上述呼籲不是唱衰,而是提醒政府與作為潛在使用者的大家應該思考的面向,除了盡力降低災難發生機率之外,還須包括如果類似事件不幸發生,我們有無妥善的應變措施?有無足夠的救災、疏散設施與嫻熟的指揮疏散和救災人員?

尤其,對於參與活動而正處於亢奮狂熱的人群,如何快速安撫情緒有效降溫減少慌亂,並讓群眾能及時得到如何疏散的資訊,以降低發生推擠踩踏的不幸情況出現,更是重中之重。

鄭重呼籲內政部成立專案邀請國內外防災救災專家,針對台灣經常發生的火災(尤其縱火)、不同類型建築物或公共空間的防災、救災,設定更多狀況進行更多情境模擬,以便檢討乃至研提更多元從指揮、資訊傳遞、任務分組搶救與疏散等等全套因應對策,並責成地方政府加強實地演練。

模擬演練方式則是由專家到現場才以抽籤方式選出災難類型與情境,必要時專家還可以在現場增加新的突發狀況。相信唯有如此紮實演練,遇到真實災難,相關人員才能臨危不亂,設備器材與通訊安全也才能以滿足需求,而且,萬一發生中國侵台戰爭,精實模擬演練的救災指揮與疏散體系,還能發揮有效減少傷亡、保存國力的附加價值。

留言評論
詹順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