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的歷史包袱,讓以色列有恃無恐

劉威良
1.1K 人閱讀

沒有立場也不能有角色對話的德國人

1993年曾和德國中學生及老師一起到波蘭的奧斯維茲集中營參訪。參訪回程剛好看到一個參訪團拿著以色列國旗,也和我們同樣地帶著學生參訪被迫害的歷史傷痕。

記得我們參觀團中有一名老師,不知怎地和以色列團的老師攀談了起來,兩者談話的語氣越來越激烈,幾乎是要吵了起來。站在遠處的我當時並不清楚他們的交談內容,只覺得雙方好像為了什麼觀點爭執不休。後來我小聲悄悄地詢問了其他團員,這位團員才冷冷地告訴我,「我們德國人,再怎樣都沒有立場責問以色列人如何對待巴勒斯坦人,這麼做不適切。」剛聽到這位團員的回話,我似懂不懂,只覺得場面一陣尷尬。

在德國人的想法中,當事的加害族群,再怎樣也沒有理由指責當年的受害族群,如果要指責也是第三國家的事。德國人要做的就是找機會贖罪,贖罪的作為就是完全毫無理由的力挺以色列猶太民族。

1970年德國總理布蘭特(Willy Brandt)在波蘭的一跪,承擔的就是納粹的原罪,世代都不能忘記之外,也代表著對猶太人完全地懺悔。即使以色列最終成為加害者的角色,這也不是德國人可以評斷的,因為當年加害者對被害者的傷害太大、太深,直到現在他們不敢也不能站在過去受害者的對立面,甚至可以說,他們在猶太人面前是永遠抬不起頭來,即使面臨排山倒海的道德勒索,對德國來說就只能完全承接,沒有其他選項。

為安全理由禁止支持巴勒斯坦遊行

自從哈瑪斯發動攻擊以色列的行動以後,德國政府大力力挺以色列,總理蕭茲(Olaf Scholz)更是以國家領導人的高度喊出以色列的安全就是德國的國家最大利益,德國有責任確保以色列的安全。德國國會快速超黨派地做成一致決議:審判犯罪行為,同理受害者,與以色列團結在一起。為了具體化宣示行動,德國政府祭出一連串措施,嚴禁一切反猶太的言論與行動,比如在哈瑪斯攻擊行動後,若出現反猶太組織的慶祝社群一律禁止,另外為了國家安全理由,德國也禁止支持巴勒斯坦的遊行。

柏林的聲援巴勒斯坦活動。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反對黨的基督教民主黨CDU黨主席梅茲(Merz)更加碼要求,必須關閉漢堡的伊斯蘭教中心,他認為那中心是伊朗獨裁政權延長的手臂,而伊朗政權就是全力支持哈瑪斯的恐怖攻擊。

受到哈瑪斯攻擊的以色列,反噬哈瑪斯的力道正在無限擴張中,毫無人道的斷水斷電,按著舊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教義,誓言消滅哈瑪斯的猶太人正在行使著他們的正義。而德國人唯有盲目支持以色列的選項,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他們保護以色列最佳的時刻,也是展現除了懺悔以外的積極作為,因此賭上了最大的國家安全利益。相對於日本說台灣有事,日本就有事的國際支援;德國的宣示,直接顯示為了以色列國家安全,他們可以毫無懸念地出兵捍衛。

這幾年來德國接收百萬中東難民加上早年移民而來的土耳其勞工,他們大多是伊斯蘭教徒,人口至少五百萬,占德國人口6%。西方世界媒體播報的新聞顯然地與他們手機接收的訊息完全不同,要他們閉嘴不能表達對自己同宗教人士的同理心,其實非常不近人情。也就是這樣,這股被禁止聲援制度性受迫害者的壓力,正像壓力鍋強壓住煮沸的激盪一樣,德國反猶太聲浪遽增,社會亦處於一觸即發的臨界點。

人權組織的警示

國際特赦組織及其他人權組織早在2022年初就曾對以色列統治做過報告,警示國際社會:以色列有朝向種族隔離統治的明顯跡象,並具體列出制度性歧視的政策。如以色列在佔領區如東耶路撒冷與約旦河西岸佔領區做種族差別性統治,並且在以色列國內也有機構性歧視種族。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中提出,以色列自1948年建國以來為了讓以色列猶太人人口增多與維持多數的狀態,他們對巴勒斯坦人制度性地迫害,實施不同種族的權益與行政管理制度,限制巴勒斯坦人通行到農業區的加薩走廊,還有限制他們海上捕魚,也限制巴勒斯坦人民的行動自由,不准巴勒斯坦人民通行約旦河左岸到加薩走廊。這些長久以來的隔離孤立,讓巴勒斯坦人陷於監獄般的生活。

除了限制自由之外,以色列政府並沒收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及財產,自1948以來長期執行沒收原巴勒斯坦人土地而優惠給予以色列的猶太人。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猶太人拒絕患重病的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人及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到以色列就醫。

譴責攻擊的犯罪者,但長期的制度性壓迫者呢?

嚴格來說,以色列的復國是始於德國納粹的貽害。遺憾的是,以色列坐擁西方勢力力挺,有恃無恐,把自己推向如同納粹政權之路而不自知。當然這樣的比喻在德國絕對是被禁止的,因為在德國法律規定,除了不能反猶太之外,也不能把納粹政權加以和任何事務比較。

以色列建國的理由是根據他們傳說中的3000年前的應許之地。神話怎樣說實不可考,但是用「自古以來就是XX的土地」的說法,對於異教徒來說就是無理取鬧!對於台灣人來說,更是如同中國的洗腦文宣,完全不可信。宗教再怎樣強大,也不能掠人土地之後,還施行種族隔離、排擠原土地擁有者。

長久的種族歧視制度,理當會遭受害者復仇。就像一位德國猶太裔的女作家Zelda Biller說的,以色列沒有什麼特別,會發生在美國的種族歧視,以色列也會有。而她身為德國人不好說的是,以色列真的沒什麼特別,即使是過去在德國發生的納粹政權,同樣地在以色列也會復刻,只是以色列坐擁西方勢力的力挺與強力介入,即使是類納粹的作為也不會被譴責,而是不分青紅皂白的力挺,以色列正在用的就是父祖輩們受害的災難本錢來冠冕堂皇地行惡。

德國過去的罪過,現在卻要巴勒斯坦人來扛,當底層吶喊換做攻擊時,就是西方團結的理由,只要戰爭可以讓經濟復甦,世界和平恐怕是人類遙不可及的夢。

作者為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台灣護理師、德國護理師及精神病患專業照護人,德國失智者專業照護人、從事動物輔助活動、教育及輔助治療的研究與資料搜集。著有《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秘力量──從歐美的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留言評論
劉威良
Latest posts by 劉威良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