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恨你,問君知否,似大江一發不收:談《上海灘》其歌其劇

高苦茶
258 人閱讀

報載,香港名作曲家顧嘉煇,於2023年1月4日傳出在加拿大逝世,享耆壽 92歲。顧先生擅於作曲、編曲及指揮,栽培過不少歌星,有「華人歌壇教父」美稱。成名作太多了,其中由黃霑作詞的歌曲更是膾炙人口。《上海灘》、《兩忘煙水裡》是永遠的KTV必備曲。一生淘盡世間事,如今顧先生也混作滔滔一片潮流了。

圖片來源:翻攝自IMDb

《上海灘》已成香港代表歌

港劇《上海灘》是部境遇奇妙的劇。以前沒有網路或串流平台,如果不透過租借錄影帶,能完整看過全劇的台灣觀眾並不多。但它的主題曲早已紅遍全台及所有華人國度。即使沒看過劇的人,也會唱開頭那兩句「龍般〜、龍老〜(浪奔、浪流)」,即使不會唱全曲,至少也會哼哼哈哈個兩段。每位香港歌星、演員來台灣作秀,一定要唱這首歌,而且通常是開場第一首,唱到彷彿他就是原主唱似的。甚至只要你來自香港,似乎依規定必要會唱這首,才能讓台灣人承認你是香港人。它彷彿就是廣東流行歌總代表。唯一能抗衡的只有《楚留香》及《小李飛刀》。

歌人人會唱,惟若果未看過原劇,一定無法了解這首歌在講甚麼、在哀嘆甚麼。也勢必無法完整詮釋這首歌。雖然,聽說當年顧嘉煇的曲早已作好,就差黃霑的詞。黃霑實在沒靈感,眼看時限將至,怎樣也寫不出。某日上完廁所沖馬桶,看桶內大水翻滾滔滔,一去了之,突然來了靈感,快筆揮灑,就寫出雋永動人的歌詞。據說交卷之後,難免心虛,他黃霑大才子壓根兒沒見過上海灘江水,偷偷打電話問上海的朋友,你們那個黃浦江水究竟會不會「龍般〜、龍老〜(浪奔、浪流)」啊?

近日終於觀覽《上海灘》全劇

一如最近,好多人時隔36年,才首次觀賞1986年《捍衛戰士 Top Gun》;我也是時隔44年,才首次觀賞1980年的《上海灘》。劇走紅那年頭,我才讀高一吧。家中沒有錄影機,沒管道看。過了幾年,去淡水讀書,周末假日才回家,也不記得家裡是否已有錄影機?淡水住宿處,雅房簡陋,沒有視聽設備,只有一台收音機陪我。大學畢業,當兵,去金門。等退伍回到臺灣,就業,進入90年代,才有家中客廳錄影機的印象。但還是以租日本動畫、歐美電影優先,始終沒想租看港劇錄影帶。就這樣錯過《上海灘》。直到(2022)六月初在串流平台KKTV發現它,好奇打開來看,總算拜觀全25集。

丁力的感情勝過理智。許文強的理智勝過感情。丁力好幾次與許文強翻臉,到頭來每次都先軟化,委婉又撒嬌地喊一聲「文哥」。許文強則是不容許任何人阻擋他的路,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許。所以他強壓住對程程的愛情。丁力這樣的人,很有可能成為第二個馮敬堯。而許文強這樣的人,終究還是許文強,不會變成別人。

許文強的成功與失敗,早在他踏進上海灘那一刻就註定了。他是北平燕京大學高材生(因他能用法語與法租界法國人官、商對話,合理懷疑他讀的是與法文有關的科系),思想進步,有理想有抱負,憂國憂民,帶領學生運動,抗議北洋政府。軍警以武力鎮壓學生示威遊行,女友受當頭棒擊,倒地重傷死亡,他被捕入獄,關三年。出獄後,心灰意冷,南下上海,投靠老朋友(似乎也曾有一段情)方艷雲。

方艷雲接風請許文強吃飯。問他想吃什麼?接著自己補一句「我知道,你一定說有得吃就好。」不料許文強說想吃蛇羹。方驚訝他的改變如此之大。但是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改變:許文強希望名交際花方艷雲,幫他介紹認識有錢人,找個工作。因為多認識些有錢人,也是好事。簡單說,他完全不介意靠裙帶關係攀上社會上流。甚至是主動利用裙帶關係。傳統戲劇裡的主角,都是聖崽,絕對痛惡裙帶關係這種不入流手段。但曾是學運領袖的許文強,毫不介意手段,毫不掩飾用心。他利用這個社會現實的潛規則來對付社會。

許文強為何難以接受馮程程之愛?

基於此,可以解釋為何他遲遲不肯接受馮程程的愛情?理由:

1.他的心思必須專注在發展事業。保住成果。(他沒心談戀愛)

2.發展事業須不擇手段,終究結仇,終有一天死於非命。(他不想程程年紀輕就當寡婦)

3.他知道發展事業的結局,避不了與馮敬堯決一死戰。(不希望程程夾在中間為難)

種種的顧慮,源自他的藍圖、願景與行事方針。而這些都帶著他走向悲劇。在愛情方面,與程程幾番波折,欲迎還拒,果然無法修成正果。在事業方面,果然和馮敬堯衝突,一夜之間失去一切,亡命香港。餘波就是香港家人的慘劇。仇恨似大江一發不收,回上海報仇,最後用俄羅斯輪盤與馮敬堯決生死。至於最後的掃射身亡,早就在他的預料中,只是他無從得知發生的時間與地點。

劇中的法租界領導高層,才是隱身幕後真正的老大。他們讓黑幫為他們奪取不法利益,讓小黑幫幹掉茁壯難控制的大黑幫。許文強說,現今上海的和平安定,其實有人不樂見。他們希望上海越亂越好,亂才好控制。狙擊許文強的轎車內,有特寫其中一位殺手,是個金髮洋人。大概編劇及導演有意藉古諷今。但更深的意旨乃人生在世無法自由操控命運的徒勞無奈。

周潤發的代表作就是《上海灘》

周潤發為了貼補家用,讀到中三輟學,在社會基層工作,於18歲進演藝訓練班,19歲1974年開始在電視劇裡跑龍套,逐步爬上來,終於在《奮鬥》、《網中人》擔任第一男主角。雖然《上海灘》不是周潤發首次挑大梁擔主角,但是他的演技沉穩,絲毫不像25歲小夥子。他有社會歷練及扎實的演出經驗,不能說他是靠《上海灘》一戲暴紅的偶像。

周潤發於許文強的演法,特別有味。許文強的表情,時而像手段堅決的冷酷殺手,時而像不小心做錯事的小孩。有人說從此劇可以看到後來「英雄本色」小馬哥的影子。我不認同。許文強與小馬哥是不同的演法。許擅用心計,小馬擅用槍,一靜一動。更別說二者性格完全不同,生命厚度也不同。若真要附會,小馬哥忠心活潑,更近似於丁力。後來塑造的「鎗神」(英雄片、黑幫片)、「賭神」(賭片)也很紅,甚至更紅,但槍神、賭神是神,終究不如許文強有血有肉,又冷又熱,令人更牽掛難忘。

明周訪問,請周潤發選出三個自己最喜歡的角色,第一齣選《上海灘》許文強,因故事簡單,戲分主要是兩個人,他在電視台出身,喜歡做戲;第二是《英雄本色》的小馬哥,這角色令他事業攀上高峰;第三是《秋天的童話》的船頭尺,「船頭尺很接近我的生活方式,吊兒郎當呀,我喜歡戲中的生活,比較基層。」

大多數觀眾對於劇終時,許文強於舞廳門口被亂槍打死一幕,印象最深刻。我唯獨對許文強撐傘為馮程程擋雪一幕最為動心。猛雪驟降,馮程程懊惱出門未帶傘。其實她更懊惱忙轉瞎撞一整天,好不容易找到許文強,那無情的人卻丟下她陪客戶離開。正百無聊賴時,許文強驀地撐著傘從旁遮住她,還調皮地偷偷一笑。那是全劇最美的一刻。也是兩人曖昧與情愫最高潮的一刻。

這兩人還不知道,在那個下雪天之後,所有的愛與恨,即將「轉千灣、轉千灘」,於濁世翻滾,無法平靜。我們將看到兩人情愛提升的過程,愛與恨糾纏的過程,也看到走下坡殞落的過程。正因為如此,才不得不詠嘆那一把油紙傘,蔽覆了甘心甜美的兩人,無畏地走向紛飛的淒雪。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