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蔡總統在哪邊掉票了?

王宏恩
1.2k 人閱讀

這一次民進黨的地方選舉,最後催出來的總票數以及分布都跟2020年不分區政黨票接近,可以說是把核心支持者已經全部動員出來了。然而,即使蔡英文總統在提名制度上以及選戰策略上,都想把自己的五成滿意度跟地方選舉綁在一起,結果卻仍未拓展到其他的票源,尤其是當初比政黨票更多出來支持自己的三百多萬票。假如分析這三百多萬票是在哪裡消失的,或許有辦法重新把這些票給找回來。

圖片來源:翻攝自蔡英文臉書粉絲專頁

2020總統得票愈高區,2022掉的愈多

在下面這張圖裡,X軸是蔡總統在2020年在368個鄉鎮的催票率、Y軸則是2022民進黨候選人在各縣市的催票率。從分布來看,民進黨支持者的確在大多數的鄉鎮都無法複製蔡總統兩年前的得票狀況,甚至蔡總統兩年前得票越高的地方,兩年後就摔得越重(圖的右下角)。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除了目測分析之外,我更進一步的把民進黨在兩次選舉之中的催票率變化,結合另外四筆資料來一起觀察:

  • 各鄉鎮20至40歲的人口佔成人比例,作為各選區年輕選民的基礎。
  • 各鄉鎮具有大學學歷的成人比例,作為各選區選民的教育程度基礎。
  • 各鄉鎮的人口密度,作為各選區的都市化程度。
  • 各鄉鎮2018年十大公投案時有幫忙連署同婚合法化的比例,作為各選區的積極型選民的一個測量。

會有這第四筆資料純粹是運氣好,當時在分析時順便保留了一份。但我相信這個測量所捕捉到的不只是年輕或高教育程度,而更是在選戰時願意主動出擊幫忙的人口比例。

接著,我把這全部的變數分別放進回歸模型裡進行分析,如下圖的第一至第四個回歸模型。四個模型雖然都是統計顯著的,但假如我們觀察解釋力(R2),則可以看到年輕人比例的變數解釋力並不高,而人口密度(Density_log)以及年輕人參與同婚連署比例(gay_p)具有較高的解釋力。兩者的迴歸係數都是負的,代表假如選區的人口密度越高、選區當初參與同婚連署的人越多,那這一次2022年的選舉民進黨在該選區掉的票就越多。光從前四個模型來看,民進黨的確主要是在高教育程度、較開放的人口密集都市區流失較多選票(但也有在非都市區補回來)。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民進黨在都會區流失最多

假如進一步把所有變數放進回歸模型,如圖中的模型五,則整體解釋力大概提高到了48.6%,可以發現各個變數中剩下人口密度以及同婚連署比例仍然是顯著為負的,代表這兩個變數的確顯著解釋了民進黨票數減少的鄉鎮情況,人口密度高、當初同婚連署多的地區,兩年內流失的票最多。

但是這可能仍並非全貌。假如我們進一步把兩個自變數取交互作用項並放進回歸模型裡,如同上圖的模型六,可以看到其交互作用項也是非常顯著且為正,整體回歸模型的解釋例大幅提升到56.3%,已經有辦法解釋超過一半的選票變動情況了。要理解交互作用項的效果,最簡單的是使用回歸模型的模擬功能,模擬不同情境下各自變數對於依變數的影響,因此我使用R裡面的sJPlot功能繪圖,結果如下。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從交互作用項的顯著以及模擬,我們可以看到的是空間與策略的異質性。在都市選區(人口密度較高、圖右側),假如當初2018年有較多同婚連署的積極支持者的話(gay_p=0.02,綠色部分),則民進黨在該都市選區掉的票就會顯著地比較少;但假如該都市選區當初積極支持者較少(gay_p=0,紅色部分),則民進黨兩年內掉得票就更多。

然而,這個趨勢在非都市選區則完全反過來。在非都市選區(人口密度較低、圖左側),當初同婚連署支持者越多,則民進黨在該鄉村掉票越多,當初積極支持者越少,則民進黨兩年內掉票越少、甚至票數增加。

這個結果呈現了民進黨在都市與非都市選區需要使用不同選戰策略的異質性。在非都市選區,主要票數增加的地方大多是翁章梁經營的嘉義縣各選區,以及其他長期的綠營非都市地盤。這些選區靠得是長期紮根經營人脈,而非短期議題。

而都市選區,當初願意積極協助、擔任二次資訊傳播節點的支持者就更為重要,因為對於注重短期議題的都市選民來說,如何透過這些積極支持者把聲音傳出去,進行快速的選戰攻防,才能夠在資訊過載的都市選區進行選戰。至少單純從這幾個回歸模型來看,高教育程度與年輕選民本身可能無法充分掌握到民進黨與蔡英文當初的支持者,造成後來票數流失更可能來自於民進黨沒有善用當初願意站出來共同協助公投的積極支持者們,最後造成這些地方票數更顯著的流失。

當然,要經營這些人的背書,本身也需要一定的時間。綜觀這一次的選戰以及公投案中,蔡總統雖然也找了鄭家純、里維、郭鬼鬼、吳鳳等協助宣傳,但都已經是很後期的事,無法建立人設、人脈與有效地二次傳播途徑。結果就是雖然這些人跟蔡總統的合照合影的確有較高的點閱率跟讚數,下面留言也有更多年輕、新人的面孔,但是公投案也仍為拓展到超出民進黨核心選票以外太多的程度,最後公投還是藍綠決定了大多數的選票分布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當然,這一次的敗選也不只是民進黨策略問題,如同我在這個專欄已經提過數次,這一次的境外內容農場攻勢非常長期、也非常大規模,遍布台灣各大小社團,成功地煽動了一般民眾的不滿。但即使考量這點,面對只剩下四百天的2024大選,民進黨仍需要積極的策略才行。

留言評論
王宏恩
Latest posts by 王宏恩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