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高端疫苗是密醫行為!──柯式用語合理嗎?

林應然
1,547 人閱讀

柯氏風格,酸言酸語,冷言冷語

柯文哲市長向來自視甚高、恃才傲物,以自己的157IQ自豪,經常語不驚人死不休,雖然自己主政的台北市政績時有爭議,在台灣各縣市首長評比的滿意度也殿後,但個性卻喜好批評他人以展現自己的智商高超及與眾不同,於今年2月4日被問到有關高端疫苗的問題時,回應說「高端的第1劑、第2劑都沒有科學根據了,還打第3劑?」更稱「密醫不見得醫術會比醫學院畢業有醫師執照的差,但如果上了法院,密醫一定是必敗的。」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2月7日再批「高端還沒有拿到WHO認證,就已經在打,好像醫學院唸書、當實習生,還沒考到醫師執照,就已經開業執行醫療業務。」先不談密醫的醫術是否真如柯市長所言不會比醫學院畢業有醫師執照的差(不知醫學院畢業的醫師感受會如何?),也不爭是否沒有拿到WHO認證就不能施打(疫苗能不能打是各國自行認證的),但似乎高端疫苗在柯市長眼中是沒有名分的疫苗,不能拿上檯面。

柯市長的說法也顯現在其實際作為上,整個台北市200多萬人口近幾個月以來最多只有3、4處醫療地點可以施打高端疫苗,想打高端疫苗的民眾經常要越區到其他縣市施打高端疫苗,反觀台灣從北到南的其他縣市,總是可以同時有數十個以上的醫療院所可以施打高端疫苗。

雖然整體而言,有意願想打高端疫苗的民眾是低於想打莫德納、BNT、AZ的數量,但是卻總是有不少民眾基於施打高端疫苗是像流感疫苗一樣的傳統蛋白質次單位疫苗,比較安全無副作用,也不急於最近出國旅行,不需要被其他國家的疫苗護照認證,或是不想因為打了現今核酸新技術疫苗後,常常身體發燒、痠痛、昏睡而必須臥床休息一、二天無法做事工作,因而獨鍾高端疫苗。在台北市的醫療院所經常接到想打高端疫苗民眾詢問,惟台北市衛生局就是不輕易供應高端疫苗給一般醫療院所,想打的就只能舟車勞頓、花費大半天,跨區群聚到幾個定點施打,頗為不便,因而打消念頭,似乎民眾黨的市長心中沒有那些民眾。

引喻失義,還是心存偏見?

如果WHO不承認的疫苗就是密醫行為,那試問,WHO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台灣就不是國家了嗎?所以台灣自己國家所認證的醫療人員(包括柯市長夫妻兩人)就全部成為密醫了嗎?高端疫苗至少也通過台灣的國家認證,經許多醫學專家審核通過給予緊急授權施打,柯市長可以自己不喜歡高端疫苗,但在新聞媒體上公開說打高端是密醫行為,到底只是引喻失義,還是心存偏見?

WHO是世界大國主宰的戰場,所認證的疫苗也幾乎都出自大國,雖然有沒有做第三期臨床實驗是認證的重要條件之一,但是以現在的感染盛行情況,後來才研發出來的疫苗已經很難再做有無施打疫苗的對比式第三期臨床實驗了,必須借助免疫橋接方式來取得有效性的認證,但這並不表示未被WHO認證的疫苗就是無效的疫苗,是密醫。基於疫苗數量的有限性與昂貴性,許多國家也自行研發出未被WHO認證的疫苗,並取得很好的防疫效果,古巴、印度與俄國就是例子,台灣的高端疫苗雖然打的人不算很多,但也未聞選擇高端疫苗的民眾防護力、致病率偏高的現象。

證據會說話,高端絕非低端

先前施打兩劑高端疫苗後的中和性抗體生成濃度比兩劑AZ疫苗還高已是不爭的事實,也因為這樣的結果,國產高端疫苗獲得國家的緊急授權得以施打,國家正副元首蔡英文總統及賴清德副總統都因支持國產疫苗而選擇高端疫苗接種,第一劑打AZ第二劑混打高端疫苗比兩劑都打AZ疫苗的抗體還高,也獲得長庚醫院研究證實,顯示高端絕非低端。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不歇,世界各國多將施打第三劑新冠疫苗當成共識,高端公司也早在2021年8月WHO所主辦的全球第三劑疫苗追加接種評估會議公開向全球報告高端施打三劑數據,且數據與全球大廠(輝瑞/BNT、莫德納、Novavax…等)相比毫不遜色。不僅三劑都施打高端疫苗的接種者血清對 Omicron 的病毒中和能力可以大幅提升,連部立桃園醫院也有研究顯示,即使先施打兩劑 AZ 疫苗再追加第三劑高端疫苗,受試者中和抗體濃度也迅速上升 5.7 倍,且多數試驗者的血清仍可中和 Omicron病毒,顯示高端疫苗第三劑對 Omicron 也提供相當程度的保護力。

更進一步的第三劑混打試驗,高端疫苗也與國際組織 CEPI(流行病創新聯盟)共同執行將在台大醫院、台北榮總醫院、萬芳醫院及高醫附設醫院等四家臨床試驗中心執行,各醫院已陸續展開收案,以評估 mRNA 疫苗(BNT、莫德納)、腺病毒疫苗(AZ)搭配高端疫苗的免疫效果,柯市長是否太忙於公務忽略閱讀,還是刻意視而不見?

台灣需要忠誠以國家利益為導向的反對黨

雖然有些原料及技術來自美國國衛院提供,台灣好不容易可以自我研發出一種國產疫苗,經過臨床實驗證實有效,全民應該很高興予以呵護支持才對,不料有些政治人物卻時時酸言酸語、冷言冷語,以貶抑自家產品為榮,雖然有些情況是基於政黨互相監督爭權的立場為之,修理執政黨的政績才能有利於反對黨未來的掌權,但最不好的情況是,只圖個人或個別黨派的利益,不管國家的整體利益,不以國家的標籤產品為榮,這才是最令人憂心忡忡的事。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林應然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