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習會幫了習近平大忙

顧爾德
1.4K 人閱讀

10月31日白宮新聞秘書尚皮耶(Karine Jean-Pierre)在記者會中證實,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將在11月中旬舊金山APEC領袖會議期間舉行會談。這是繼去年11月印尼峇里島G20領袖會議後兩人首次會面。此刻拜習兩人都需要這次會談以維持各自政治生命,尤其對習近平而言更重要。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彼此需要的拜習會

去年印尼峇里島拜習會的重點是烏克蘭戰爭,兩人達成最重要共識是:反對俄國在戰爭中動用核武;此外兩人也為中美愈見激烈的鬥爭中設下護欄、緩和緊張氣氛。之後一年間,美中持續在氣候議題、商務投資等方面對話;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對中國先進科技施加的緊箍咒卻是愈來愈緊。美方對舊金山拜習會的期待為何?尚皮耶說:「激烈的競爭代表著密集的外交。」(Intense competition means intense diplomacy.),顯然不必期待「激烈的競爭」會在舊金山變成歡樂雙人舞、中美矛盾從此冰消凍解。不過,對會談的拜、習兩個主角而言,他們都需要這次會談。

在外交上,美國還是需要中國相助──至少不唱反調。除了烏克蘭戰爭持續進行,中國對中東的影響力提升,美國也不希望中國在以哈戰爭中攪局,更要防範俄國、中國加上伊朗、北韓的「邪惡軸心」加強合作。拜登將進入連任競選階段,經濟與內政問題會比外交更讓選民關切。美國企業界希望和中國維持和緩的經貿關係,今年中國商務部長王文濤與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互訪是企業界樂見的;但是在更敵視中國的共和黨虎視眈眈下,拜登也不可能對中國釋出太多善意。

做為一個外國人可能較難想像,一個與中國有關、而且影響選戰的重要議題是毒品──禁葯芬太尼(fentanyl)。據美國美國緝毒局(DEA)指出,芬太尼的強度比海洛因強50倍,甚於嗎啡100倍。18-45歲的美國人死亡的主因是濫用芬太尼。過去一年中,美國有超過十萬例濫用藥物死亡,其中近七成是芬太尼成癮造成的。雖然在川普政府壓力下,中國於2019年把芬太尼列為禁葯,但中國藥廠繼績生產芬太尼的前驅化學物質並大量出口到墨西哥,經販毒集團加工成芬太尼後再轉賣美國。這次舊金山峰會中,拜登勢必強力要求中國禁止這些化學藥劑生產、出口。

習近平想塑造他和拜登平起平坐的意象

拜登因選舉因素重視內政議題,而對已三連任的習近平而言剛好相反。在習近平刻意營造高張的民族主義情緒下,塑造領導人在國際上強勢形象再轉內銷,這是鞏固領導中心的妙方──尤其中國國內正值多事之秋。十月中,原本習近平要藉一帶一路十周年峰會大力宣揚他的中國復興夢,不料一方面因美國聯合盟友抗中,再加上俄烏戰爭影響,歐洲國家參與度遠低於上屆峰會,而以色列與哈瑪斯衝突發生也讓中東國家參與大減,烏克蘭與中東危機大大地減損了一帶一路峰會光彩。痛失「帶路」光芒加持的機會,習近平更得把握住舊金山拜習會的機會。

對習近平而言,他要營造出他有能力進行大國外交、處理好中美關係的形象,他要傳達給中國內部的訊息是:中國領導人受到美國總統尊重、禮遇,例如在中國傳媒上凸顯兩人平起平坐、像朋友般聊天的影像。

美國若未能明確指責北京介入台灣選舉,台灣依舊很困擾

台灣問題也會是拜習會另一個重點。隨著台灣選舉愈來愈近,北京背後操刀、左右選情的跡象愈見明顯,對富士康「查水錶」更是毫不遮掩地打擊郭台銘、力挺藍白合。在舊金山,習近平必然會要求拜登重申反對台獨的立場;拜登或許也會表達反對外力介入台灣選舉的態度,但若未很明確地指責北京介入台灣選舉,恐難有效降低北京對台灣左右選舉的力道。

在美中「激烈競爭+密集外交」的格局下,習近平只能求美國不要再把緊箍咒縮緊,尤其是外資大量出逃重傷中國。習近平先在一帶一路峰會宣布取消所有製造業外資准入限制,緊接著在十月底中共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上再度強調要「吸引更多外資金融機構和長期資本來華展業興業」,要「穩外貿穩外資」。在外資普遍對中國市場信心銳減之際,習近平也會透過拜習會的機會向外資招手表達善意。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年中中國房地產業者接連破產,連鎖引發地方財政、金融產業危機,習近平並未親自出面喊話,甚至過去幾個月都鮮少提經濟議題。不過,這一個多月來,習近平顯然被逼得必須直面愈來愈糟的經濟問題。

從財經人事到期待三中全會召開

首先是財經人事的安排,九月底宣布由藍佛安接替屆齡退休的劉昆接任財政部長。中國地方政府財政危機原本就是個大窟窿,房市崩盤更讓地方政府靠售地渡日的「土地財政」惡化。怎麼處理中央─地方財政關係是藍佛安的大挑戰。藍早年在廣東財政廳工作,是劉昆的副手,他能當上財政部長應該也是得到劉昆舉薦;傳聞他另一個獲得習近平欣賞的原因是,藍佛安擔任海南省紀委書記時,大力清除江澤民勢力──海南原本由上海幫把持,傳聞江澤民卸後後每年都會到海南三亞避寒。

另一個重要的人事安排是今年3月才擔任國務院副總理的何立峰,十月底確認擔任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主任,這個職務之前是劉鶴擔任。這是否也代表如今何立峰也擁有劉鶴般的「經濟沙皇」地位?兩人都是經濟科班出身,都是習近平信賴的人,但劉像個「腦袋」,是習的經濟智囊;何像「手臂」,是執行習意旨的人。從三月就任副總理以來,中國經濟嚴重下滑,但並沒有看到主管經濟何立峰有什麼有效作為。

十月財經重頭戲是五年一度的中共中央金融工作會議,這個會議等於是未來中期金融政策的上位決策會議。此刻,中國經濟面臨2008金融風暴以來最大危機,會議結論也倍受關注。由官媒發布的會議結論中,與目前中國經濟危機最相關的是:

一、有關房地產危機,會議提出「健全房地產企業主體監管制度和資金監管,完善房地產金融宏觀審慎管理,一視同仁滿足不同所有制房地產企業合理融資需求。」最後一句明確地表明要求金融體系支持民營房地產業者渡過難關。

二、有關地方債務危機的表述則是:「建立防範化解地方債務風險長效機制,建立同高品質發展相適應的政府債務管理機制,優化中央和地方政府債務結構。」這都是長期的結構改革,怎麼做?還待政府部門具體政策出台。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提出一個建議:「將城投有息債務全部變為國債」,他估計這樣做每年可節省地方政府利息支出1.3兆人民幣、約佔45%,可以大幅緩解地方政府財政困境。

三、會議也提到要「及時處置中小金融機構風險」。2022年河南多家村鎮銀行弊案引發大規模社會抗爭,鄭州市官員處理擠兌不當事後也被處分。這個經驗讓維穩優先的習政權警惕在心,未來習政權可能會緊縮金融監管。官媒報導的會議結論提到「依法將所有金融活動全部納入監管」,這也引發外界擔心金融監管會逾加緊縮。

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後,各界在等待中共何時宣布二十大三中全會舉行時間。依過往經驗,三中全會主要是討論經濟議題和體制改革,必然會觸及目前的經濟困境。歷屆三中全會會通常在第四季舉行,但十月已過了會議還未召開。依往例,全會召開前要經過政治局會兩次會議研究討論確定後才宣布。最近一次政治局會議題是10月27日舉行,但官媒發布的會議訊息未提及是否討論到三中全會議題。

李尚福、秦剛到李克強或罷黜或猝死的強震效應

除了經濟議題讓三中全會受關注,另一個原因是中共人事大地震。10月24日人大常委會正式免除李尚福國家軍委委員、國防部長、國務院委員的職務,以及前外長秦剛國務委員職務。李當福和秦剛都是中央委員,之前落馬的火箭軍司令員李玉超也是中委,三中是否會除名這三人中委職務、遞補新人也受到關切。

秦剛落馬是因為婚外情對象涉間諜案而被叩上洩密罪名;火箭軍大清洗則調查洩密案(美方公布了火箭軍內部詳細編制資訊)牽扯出貪腐問題,最後查出當年負責軍備部的李尚福也涉貪。貪腐是中共黨國體制造成的官員尋租常態,習近平從基層做起不可能不瞭解這點。當年江澤民也是「反腐倡廉」喊得震天價響,結果他提拔的很多軍頭都被習近平以貪腐罪名拉下馬──「反腐」常常只是政治菁英用來鬥爭對手的工具。不過,習近平掌權逾十年,已多次整肅軍方,這次被拉下馬的都是自己任內提拔任命的。其實習近平更在乎的是洩密,而貪腐問題已鬆動軍紀到出現賣國行為,這才讓習近平震怒,這也是他集權統治最大的挑戰。

在面臨國內難解的經濟問題、黨紀軍紀渙散讓領導統御失能,更加鐵腕統治以維繫政權;甚至前總理李克強病逝也引發各種政治陰謀論,中南海也忙著防堵民眾藉悼念之名集會。流言此刻的習近平需要敵人的拉抬加持──拜習會就是習近平強化領導核心的好機會。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專欄作家

留言評論
顧爾德
Latest posts by 顧爾德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