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足球世代的卡達世界盃

石明謹
5.6k 人閱讀

2022年卡達世界盃,對許多球迷來說,不論是西羅鎩羽而歸或是梅西登上紫禁之巔,都是一個時代的終結,而像姆巴佩或是貝寧漢這樣的天才少年,則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然而在更深層的足球體制與戰術層面,卡達世界盃同樣也開創了全新的局面。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歐洲職業足球霸權的建立與足球文化回流

阿根廷在相隔36年後再度捧起金盃,上一次由南美洲國家贏得世界盃,也已經是20年前的巴西隊,世界足壇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由歐洲主宰,而不可否認的是歐洲的聯賽體制與戰術,才是現今足壇的主流,阿根廷本次的26人大名單,有24人在歐洲聯賽效力,而且全部都在六大聯賽,其餘兩人在本屆世界盃總共只出場了6分鐘,而他們在決賽的對手法國隊,當然也無一例外,簡單來說,世界盃決賽,是歐洲六大聯賽的對決。

與1986年相比,足球已經是更高度職業化與體制化的運動,少了歐洲主流職業聯賽的洗禮,很難成為最頂尖的球員,日本與韓國的崛起,跟大量的旅歐球員脫離不了關係,而當代球王梅西,更是自幼在就在巴塞隆納接受訓練,來自全世界的球員,以歐洲為最終的舞台,是不可避免的趨勢,這跟棒球以全球的棒球國家為農場,以大聯盟為最後挑戰是同樣的道理,不論是2006年開始的歐洲國家連續稱霸,還是阿根廷為南美洲再奪金盃,都是這種趨勢的體現。

與歐洲獨霸的潮流相反的,是足球文化的逆向回流,1998年法國首奪世界盃,依靠的是大量的移民第二代,包括後來的瑞士、比利時等國的強勢表現,甚至德國重新崛起,都跟歐洲接納大批亞非移民有極大的關係,但是在2015年之後,由於歐洲經濟下滑興起的反移民聲浪,許多移民後裔在歐洲接受了專業的足球訓練後,反向將足球的技術文化,輸送回原來的母國,並且對移民母國有更大的族群認同,例如摩洛哥便是最好的例子,甚至台灣國家隊本身,也在前幾年收獲了陳昌源、周定洋、沈子貴、殷亞吉等歐洲移民二代回流的益處。

超級前鋒的黃金年代

1998年的法國隊,因為缺乏出色的前鋒,只能被迫擺出單前鋒的4231陣型,結果勇奪冠軍,打破了過去將近四十年雙前鋒當道的戰術,開啟單前鋒年代,至今仍舊是戰術主流,然而單前鋒戰術反而造成前鋒成為足球場上的稀有動物,過去在雙前鋒的年代,每支球隊會儲備四到五名前鋒,而且可以輪流上場,而在單前鋒的年代,每支球隊只會儲備一名主力前鋒及一名替補前鋒,而且先發與替補的地位分明,這也造成前鋒的數量大幅下滑。

隨之而起的是前鋒品質的落差,要嘛是超級前鋒,要嘛是萬年替補,這也讓擁有超級前鋒的國家隊,在競爭時具有極大優勢,西班牙在2010年奪冠、德國在2014年奪冠,雖然表面上是以傳控足球為主的無鋒陣,然而若不具備破門能力,想要贏球也是無稽之談,傳控足球不一定需要高大的前鋒,但是一定要具有進球破壞力的選手在陣,或者是你擁有梅西。

事實上,西班牙在2010年南非世界盃,陣中有托雷斯、大衛維亞等高效率前鋒,2014年的德國,也還有克洛斯、波多斯基這樣經驗豐富的終結者存在,一旦失去了門前的把握能力,傳控足球最終也只剩下傳與控,西班牙與德國在以傳控為主的同時,承繼了前面世代前鋒的餘蘊,所以得以稱霸,當他們缺乏了門前殺手之後,競爭力立刻迅速降低,事實上,傳控足球的時代,才是超級前鋒的黃金時代,只有傳控搭配殺手,才會是真正的無敵。

高位逼搶主義與退縮陣型的修正

當今足球非常重視前進至對手半場的高位逼搶,包括曼城總教練瓜迪奧拉、利物浦總教練克洛普,都是高位逼搶主義的奉行者,然而這必須建立在非常強大的體能,還有長期培養的團隊默契,否則一旦逼搶失敗,就是要遭受對手快速反擊的後果,而過去的半場退縮防守,固然是弱隊對壘強隊時的常用選擇,但全線退防也往往產生局面被動、進攻無力的必然結果。

本屆憑藉出色的防守,挺進到四強的克羅埃西亞與摩洛哥,被認為是新的防守樣版,他們並不採取丟球後的就地大規模反搶,而是適度的後撤再重新組織防線,同時在斷球後,也能保持陣型進行強力的反擊,既不是高位逼搶,也並非全線退防,而是一邊後退一邊防守,退守時充滿紀律,反擊也極為有效,可以說是新世代的防守典範,主動防守一方的進攻更有威脅,這種說法聽起來矛盾,卻在卡達世界盃得到驗證。

依據不同球隊特質及球員組合,採取介於極度積極與極度保守之間的折衷方案,被證明是更有效的方法,日本與韓國也在被動的局勢之中擊敗強敵,同樣也都展現出犀利的反擊能力,這也是現代足球不可或缺的,或許將來持球時間長短或是陣型退縮與否,不再是強隊與弱隊之間明顯的分界。

告別舊賽制繼續朝金元足球邁進

卡達世界盃也是最後一次由32隊參加的世界盃,2026年將會有48個參賽名額,這樣可以減少部分強隊未能踢進決賽圈的遺珠之憾,當然也不免會有更多實力不濟卻得以擠身足球最高舞台的例子,小組賽可能出現更多強弱分明的對戰,從而減低了比賽的精彩程度,然而為了得到更高的轉播權利金,FIFA完全不理會各界的抗議之聲,堅持要開放更多的參賽名額。

FIFA還研議將世界盃改為兩年舉辦一次,在一片撻伐浪潮中嘎然而止,不過這依然很可能會是未來的目標,局勢恐怕很難逆轉,這樣的改變,究竟是會達到讓更多國家參與「足球的文化交流」的目標,還是會讓世界盃的比賽內容品質極速下滑,恐怕還很難說。

總之卡達世界盃是一個舊時代的終點站,不論是球星、戰術,乃至於賽制,在三年半之後,都會是一個新的局面,能夠站在這個足球歷史重要的轉折點,欣賞到一次最精彩的饗宴,就是我們最幸運之處。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石明謹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