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口水比核廢水有害

陳秉亨
299 人閱讀

經過多年的討論,日本終於正式進行核災廢水的放流,先講個人的結論:日本核災廢水放流,證明福島核災經過12年之後,科技與工業發達的日本也無法處理核災衍生的汙染,地狹人稠、多地震颱風的台灣應引以為鑑。而國內部分人士一邊支持老舊高風險核電延役、一邊反對日本放流核災廢水,邏輯自相矛盾的政治口水,對於能源政策、核污染防治有著負面的影響。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就跟開放福島五縣市食品一樣,核災廢水涉及倫理、科技、政治與經濟等複雜議題,中國宣稱禁止日本水產品,有的是更多政治與經濟考量(如同因為政治目的禁止台灣農產品)。就算是在日本也有許多民眾對於排放核災廢水有疑慮,根據報導,日本近六成的民眾傾向避免購買核災區附近海域的水產品,我國漁業署也曾經表達反對核廢水放流意見。

雖然核廢水將會被處裡並將所含的放射物質氚稀釋百倍,但發生爐心熔毀事故的福島核電廠廢水,就算是台灣支持發展核電的學者,也質疑其過濾系統的效率,有可能無法去除其他放射物質,如國內團體長期呼籲國內檢驗機構應該要檢測的鍶90等物質,這也是日前招開的太平洋島國論壇科學家反對日本放流核廢水原因之一。日本進行第一梯次的核廢水放流,顯然已經無法阻止,建議政府參考太平洋島國論壇的科學家意見,針對仍不充分的監測數據持續要求日方釐清、如有必要則可以主動進行長期的研調,作為後續對日方、甚至排放更多氚廢水的中方表達官方立場的依據。

建立公開、便民的檢測機制以因應

核災過後多次前往福島進行實際檢測的綠色消費者基金會方儉,多次指陳台灣若要因應福島五縣市食品與核災廢水放流爭議,檢測機制需要補強以昭公信。日前筆者曾陪同他前往台灣魚市場進行採樣,並且將採樣樣品送交核研所進行檢測,市場上的魚販可以很清楚指出那些魚來自日本沿海,但是消費者並無法得知,民間自行送檢驗的過程,還遇到檢驗單位自己另訂檢測方式主張「排除檢驗魚內臟」,引發黑箱檢測的疑慮,所幸當時採樣的樣品採取核研所使用的「全魚檢測」方式,檢測出輻射物質低於檢測極限。

筆者參訪日本公民輻射食品檢測機構,台灣應建立更公開、便民的檢驗機制。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福島核災之後,日本有很多市民組成的輻射檢驗單位、部分魚市場也有簡易的輻射檢測設備,可以協助有疑慮的民眾進行檢測。面對核災汙水放流處理設施效率、或是有機氚等爭議,除了強化採樣檢測之外,也可以建立更公開、便民的檢測機制,讓有疑慮的消費者自行送檢。近年來日本核廢水放流問題,也讓中國核電廠更大量的氚廢水放流問題浮上檯面,台灣可以藉此機會進行研調,也可以透過友善消費者的檢測機制,讓國人共同把關。

綠色消費者基金會方儉,為了解日本進口漁產的輻射檢測機制,實地進行採樣送驗,卻發現國內檢驗機構標準不一。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老舊核電核安問題比核廢水重要

日本核廢水曾經評估過各種處理方式,包含固化、氣化、或是注入地下水層等,每一種處理方式的成本都遠高於海洋放流,因此日本政府採取放流方案,引起其他國家不滿與疑慮,而這只是核災善後工作的一小部分,熔毀爐心的最終處置,更是遙遙無期。這也證明核電並不是低成本、低汙染的發電方式。一如過去幾屆的總統大選,老舊核電廠延役的問題又再度冷飯熱炒,支持老舊、高風險核電延役的部分人士,(口頭)積極反對日本放流核災廢水,實是相當自相矛盾,且不值得信任。

福島核災的幾年之間,有許多核電廠弊案的新聞被媒體接露,隨著核四封存、國人對於這些弊案的印象漸漸消失。很多攸關核安的關鍵問題藏在細節中,甚至一度列為密件,就算國會議員也無從監督:如前幾年監察院調查台電核四廠跟奇異公司的仲裁案,台電為了減少支付給奇異公司的款項,提出奇異公司供應的服務及設備,不符合規範要求,台電還向奇異公司提出43項反請求賠償(共含825子項設計瑕疵及72子項設備不符等計897子項),內容包括反應爐爐心緊急高壓安全注水泵問題、輻射劑量驗證問題、數位儀控系統(DCIS)設備組件故障問題、圍阻體過壓保護系統管路問題、安全儀控系統問題、圍阻體洩漏率測試問題、閥座材質問題、防火風門及包覆問題等等。

台電與奇異仲裁案,原本列為密件的核四設備上千個問題。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反對核廢水放流更應支持老舊核電如期除役

簡單說,光是一份台電列為密件,因為監察院調查而曝光的報告,就有897項設備有問題,還有其他多少問題藏在看起來整潔的廠房表面背後?總統候選人忽略老舊核電廠的問題,將之視為能源政策的唯一解方,才是比核汙水更嚴重的問題。

台灣的地質與氣候條件高度變化,各種設備本來就容易損壞、老化這是基本的常識,台灣老舊核電也發生過燃料池有裂縫、反應爐錨定螺栓斷裂等事件,讓核電廠四十年運轉期限到期之後除役,才是最務實、科學的能源與經濟政策。

根據各項研究報導,日本核廢水排出之後會隨著洋流往北、往東擴散,流到台灣時應已稀釋至極致的微量,完備日本核汙水放流附近海域的檢測機制,應可保障國人食用水產品的基本健康風險。會造成今日核災廢水爭議,正是過度樂觀相信核能發電所致,如果反對核災廢水放流,則更應該反對老舊高風險核電延役。

為了政治攻防,近日藍白政黨扭曲事實,將台電虧損的原因「栽贓」給只占購電成本6%的再生能源,將有法定計算與審議方式、約5%年投報率躉售費率指為暴利,把輸配電系統故障解釋成為缺電,政黨候選人一邊提出再生能源政策,又為了老舊核電續命而抹黑再生能源政策、同時也收取再生能源業者的政治獻金,跟一邊反核廢水、一邊支持老舊核電延役同樣的矛盾。台灣地狹人稠、多地震颱風,老舊核電實在不應再成為總統大選的話題,而應針對邁向再生能源社會的各種挑戰、弊端提出務實的方案。

作者為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創會理事長

留言評論
陳秉亨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