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新聞》疑台論──投降是靠自我催眠實現的預言

盧郁佳
877 人閱讀

《日經新聞》報導,台灣軍中,共諜太多。2021年國防部第三號人物空軍中將張哲平涉共諜案遭約談。今年高等檢察署聲請羈押四名現役軍官及退役上校共諜獲准。高雄地檢署又約談退役海軍少校夏復翔涉助中統一。

報導中,受訪軍人稱高幹九成退役赴中賣機密。這段話打破台灣新聞報導的隱形禁區,掀起了輿論風浪,激怒民眾赴日經駐台辦潑尿威嚇。

國防部駁斥報導憑空杜撰,污衊國軍氣節,分化部隊團結,徒使親痛仇快。前大使介文汲罵蔡英文一碰到日本就跪。王鴻薇大酸政府,美傳拜登毀台,外交部火速澄清。換成日經假新聞,她嘲笑政府為何不關日經三天。外交部也責成代表處要日經澄清。

王鴻薇的質疑,指出了台灣的盲點。拜登政府九度同意台灣軍購案,媒體傳播謠言指拜登說要毀滅台灣。為什麼媒體不需為疑美論假新聞負任何責任,信者恒信,也不會有民眾去潑尿威脅?藍營支持者對疑美論毫無免疫力,政府對假新聞氾濫也毫無制裁餘地,這些反應都說明了台灣反抗中國侵略戰爭的無力,軍火實力幫不上忙。

軍中共諜案遠比日經報導舉出的成案多,而日經報導的未舉發個案情節,也符合模式。例如前警總上尉情報官崔沂生赴中經商後,吸收軍中同袍當共諜。前空軍上尉陳國瑋為中共情蒐,並發展共諜組織。前軍情局上校王宗武赴中臥底,被策反後,返台發展共諜組織。前陸軍少將許乃權,被以港人身份來台的解放軍鎮小江吸收為共諜,僅判刑兩年。前海軍中校張祉鑫服役時,為中共蒐集海軍機密。

調查局統計,從2008到2017年,十年僅破55樁共諜案,只是冰山一角,無法遏制中共滲透破壞。蔡總統要求法務部儘速為保防法制化,2017年推出《國家保防工作法》草案。

結果被國民黨指為人二及東廠復辟,連修改餘地都沒有,行政院直接退回《保防法》草案,保障了共諜千絲萬縷的滲透。

遏止媒體和社群網站假新聞的《數位中介法》,也同樣在草案階段被國民黨扼殺。每次國民黨都舉出條文不週之處,正常發展應該是修改條文,獲得共識立法解決問題。然而在台灣,永遠是民進黨挨罵就撤案,似乎立法要解決的問題忽然就不存在了。下次再提另案,再撤回。

持續空轉的無限迴圈,說明國民黨提出的立法條文不周延,並非正題,而是阻擋用的幌子。難道假新聞和中共滲透對國民黨而言算不上值得解決的問題嗎?為何國民黨面對草案總在危言聳聽扭曲解釋,只挑剔細節,全力顧左右而言他,好像待解的問題根本就不存在。

草案就是要讓你改,為何國民黨忽略正題不去改?更嚴重失職的是,從未提出自己版本的立法。顯然,以保障新聞自由和人權做藉口,得以延續靠假新聞鬥爭民進黨,和孵化更多共諜。

吳斯懷自豪當初擋下《保防法》

草案,然後今天有國軍受日經訪問說軍中高幹退役赴中賣情報者達九成,這當然不是統計而是見聞主觀感受。表示這是公開的秘密,大家都知道有一批人在賣,但大家都為他們隱瞞。試想有一個退役將領賣情報,國軍的動向弱點,解放軍洞若觀火,一清二楚,那麽賣情報豈不等於推17萬現役的軍人去送死,連帶也葬送全民生命財產。共諜行為的罪惡是借刀殺千萬人,即使有一個也是太多。現役軍人冒險犯難,竟被少數學長和同袍背後捅刀,政府當然有責任積極保防,但次次受挫。造成保防低落,該國軍對退役高幹共諜如此憎恨,明知被出賣卻不敢吹哨舉報來保衛自己的生命安全,功在吳斯懷擋下草案。

圖片來源:翻攝自Sunny Hsu臉書

最新一輪的馬戲表演,吳斯懷同樣質疑修《全民動員法》草案,對學生造冊部分,沒寫是否排除女性,是照戶籍或學籍編,輟學者編不編。難道裁決這些細節不也是立委的職責嗎?不,顯然他認為用細節撤案,癱瘓修法,才是他的工作。

表演一輪校對而不修改的藝術後,他要求政府說明是否配發武器給學生,並指《武裝衝突法》根據《日內瓦公約》,平民持槍砲即屬敵人合法的攻擊對象。

這不是對政府的要求,也不只是否認問題了。而是在恐嚇民眾自衛就會被殺,同時給予虛幻不實的安撫,投降便饒你不死。是民進黨在阻礙人民投降的生路。

這種沒有根據的信念,就像郭台銘2019年競選總統時倡言反對向美軍購。他說,因為你手上武器很多的時候,人家專門打你武器的地方。如果你手上沒有刀沒有槍,可能人家不會專門來打你。

他只說可能不專門來打你。他不強求中共承諾,或是提出中共撕毀承諾時,台灣該如何致命報復,以逼迫中共遵守承諾。他將台灣安全建立在一廂情願上,在強權面前只能學小狗翻肚皮搖尾乞憐。這對中國有用嗎?中國對被拐賣的鐵鏈女或河南銀行存款被國有的存戶大發慈悲過嗎?

四年後吳斯懷的一廂情願更變本加厲,他實際上替解放軍保證會遵守他們沒遵守過的公約,只因為不合國際法就不打平民。在西藏,在新疆,在香港,在中國,無數平民被打被殺。在吳斯懷的平行世界裡,這些都不存在。並且在那個歡樂谷般離地的童話天堂,中共導彈能分辨台灣落點人群無手持武器而轉彎避開,無武器而被殺的平民大概也能立刻爬起來復活,只因為他們死得不合法。

俄侵烏克蘭自始大肆轟炸各城市,也未避免攻擊平民。吳斯懷必須回答,他憑什麼替解放軍保證不攻擊平民。解放軍殺害平民時他有何對策,平民需要武器自衛時他認為該從哪來。

事實上,解放軍當然攻擊平民,平民編組訓練是提高生存機會,吳斯懷背叛他的作戰專業在消滅這種機會,宣傳躺平是生存的唯一機會。

從2004年連戰要求軍購減半,國民黨一路都在破壞軍購。台灣買火山布雷系統,趙少康聲稱,延役為一年,派年輕人防守海岸,海岸又布雷,將使年輕人死傷慘重。

正常來說,布雷當然是令侵略者死傷慘重,提高守軍安全。但在投降主義廣泛的腦部輻射傷害下,趙少康的發言也不得不顛三倒四起來,令人不捨。

藍媒搬運疑美論大肆宣傳,本身已比共諜肆虐更能凸顯台灣的投降主義之烈。去年1126大選民進黨慘敗,黨主席賴清德解釋為黑道與論文抄襲導致。他無視藍營黑道與抄襲當選的事實,還忙於黨內自我審查。國民黨沒有政見,勝選靠的是掌握詮釋烏戰的話語權,票投民進黨,青年上戰場。選民選的是投降,正確的說,是對投降的美麗幻想。

對中共而言,壞消息是,鎮壓香港革命後,一國兩制話術破功。好消息是,台灣也已不指望一國兩制,卻指望投降就能馬照跑,舞照跳,投降就是新的一國兩制。

日經的報導,並不是分化台灣內部,實際是疑台論,問日本讀者,台灣可信嗎?戰爭時,台灣真的會跟日本站在同一邊抵抗中國侵略嗎?或是像保釣時行政院院長劉兆玄揚言的台灣不惜向日本開戰,像輿論一直鼓吹的聯中抗日?

這就是台灣投降主義輿論在外國人眼中反映的鏡像。

安倍晉三說,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日本2023年軍費空前增幅一成,燒錢的沈重負擔,面臨青年付出鮮血性命保家衛國,日本媒體在每天戰雲密布,緊張關注烏戰和美中政治博弈等報導下,也在質問盟友台灣有沒有自衛的覺悟。

台灣政府未及時向盟友軍民作出安倍式的信念宣示,日本有事,就是台灣有事,已錯過深化羈絆的機會。台灣自衛既期待盟友助戰,必須積極主動強化關係。若不肅清共諜,那誰幫台灣打仗,誰倒楣當炮灰。光是否認報導內容共諜高達軍中退役高幹九成,表明民進黨政府深陷資訊內戰,無暇顧及外交即軍事。要保防肅清共諜,更難以突破吳斯懷防線。

昨天傍晚在東京葛西臨海公園的小丘上,我看到一排早開的櫻樹,滿樹粉紅燦爛如煙似霧,讓每個人都情不自禁拿起手機拍照。但我沒有拍櫻花,而是拍一個長髮戴眼鏡和漁夫帽的嬉皮文藝青年,他從一旁嬰兒車抱起幼嬰,給他短髮精靈似的太太抱著,在櫻樹下拍母子合照。乾淨的臉龐,純真的微笑,那畫面簡單靜謐幸福,流露一個男人對妻兒深沈的摯愛。他拍下來的那張照片,像放在陳舊皮夾中,已經成為了戰前回憶般溫馨感傷。

我買了票搭摩天輪,看海上的夕陽,上升到高處,只見西天金燦燦,亮得睜不開眼。

在夕陽餘暉中,一架軍用直昇機遠遠盤旋於海濱天際。繞了一大圈,又消失於來處。就像共機擾台那些早晨,我睡夢中聽見窗外遙遙傳來軍機引擎聲,接著來回了一早上那樣。我悵惘想著,日本居民不只看著北韓在日本海試射導彈的新聞,而在通勤和接小孩放學的路上,也看著頭頂上的軍機忙碌,他們的心情會是如何。

我拍了一張照片。事後看,以為沒拍到直昇機,已飛遠了。放大再放大,原本只是個小黑點,再放大找到了直昇機的剪影。

夕陽通紅中直昇機盤旋的低畫質畫面,竟酷似《西貢小姐》的海報。該劇的靈感來自一張新聞照片,拍攝越南淪陷時,美國直升機從西貢樓頂起飛,屋頂上一批難民,因為超載被拋棄。

就像是疑美論的宣傳畫。

如果台灣懷疑美國不可信,正常應該是武裝自衛靠自己。台灣的疑美論並不正常,其實也就是國民黨包裝過的疑台論。宣傳台灣靠不住,只能靠中共。

國民黨傾全力讓台灣成為盟邦信不過的地方。《日經新聞》也好,其他外媒也好,都會把國民黨挖牆腳的戰果看在眼裡,帶領外國讀者評估挺台是否會遭台灣背叛,把這種意見帶進國會。戰時是否批准軍援台灣,是否禁運抵制中共,都會參考台灣究竟投給了投降,還是投給抗中保台。境由心造,相信投降,一定能得到投降。

但亡國就無力保命。

日本也在面臨亡國感的衝擊。那個在櫻樹下為妻兒拍照的年輕父親,可能會成為台海戰爭中的士兵。但日本沒有政治家提倡向中共投降,用主權換取一時苟安。人民沒想過可以拋棄家園,拋棄尊嚴。日本那麽美,是因為許多日本人對生活持續投注無悔的愛情,從種一盆花,到養一個孩子,凡事都細心照顧。要拋棄自己在戰後民主中孕育的生活方式,去過中共統治下欺詐猜忌互相踐踏的生活方式,是不可能的。要保衛現有的生活方式,保護伴侶和孩子免於戰爭傷害,政府有責任備戰,反對黨和媒體都有責任,每個人都在盡自己的責任。

在日經赤裸無情的報導中,一名退役軍官跟隨學長的老路,赴中經商,賣軍中情報給中共,換取商業特權保護傘。等他情報來源枯竭,作生意開始被刁難騷擾。被迫收攤返台後,仍對中共一往無悔。

愛中共勝於愛自己,任中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中如初戀,寧願自虐自殘,又如趙少康一要自衛就想像是自己而不是敵軍會死傷慘重。自尊低落,感覺欠缺能力去應變,就是國民黨疑台論的基礎,使可信的台灣變成不可信。

疑台論要壓迫台灣人民投降,得先洗腦你相信別無選擇餘地。但台灣有機會贏,否則中共不需要洗腦你未戰先輸。

屋頂上的難民是自己,拋棄難民的軍機也是自己。是投降主義使人拋棄了自己。國民黨擋《數位中介法》,解除台灣反抗假新聞的能力。擋《保防法》,解除台灣反抗中共滲透的能力。擋《全民動員法》,解除全民備戰的能力。台灣既一步步全面繳械,就別無選擇,只能投降送頭等人砍。每一次撤案,都在台灣的棺材上敲下一根釘子。

要逆轉投降劣勢,民進黨政府沒有資格每次摸摸鼻子就撤案。必須以日經的膽識揭露問題,踏入禁區必有長期策略,分階段層層論述假新聞和共諜傷害之深,為何需要立法修法解決,有哪些配套措施。說明草案有哪些設計可免於政府濫權,不會成為人二東廠。

吳斯懷質問政府是否全民皆兵,仗的是政府害怕觸發民眾的戰爭恐懼。王鴻薇把國際缺蛋講成政府執政失敗,仗的是政府害怕揭露全球通膨像是在為執政失敗找藉口。但政府逃避衝突而不作為,民眾的能力感當然日漸低落。投降就是逃避到最後的唯一選擇。說出真相,面對現實,今天該拆的彈,不要留給明天。只要心存逃避,再多的明天都不夠。

民進黨政府為法案辯護,每一句話,都會被國民黨扭曲抹黑,被民進黨內的便車客說成敗票。但每次因此放棄據理力爭,噤若寒蟬,那都是在為投降主義鋪路。

每一句話都會被抹黑,所以每一次都要澄清,清晰具體指出對手言論的錯誤。現在若屈從國民黨文攻,將來如何對壘中共武嚇。敵人可以打倒你,但每一次你都會重新站起來打回去,這才成其為一個不可征服的民族。

一個驕傲的新國家,必定是從內憂外患中崛起。中共的侵略,就是迫使台灣獨立才能求生存。要號召世界站在台灣這一邊,烏克蘭成為了自身歷史的主人,我們也無權宣告自己和孩子從此世代為奴。只有一種命運值得我們選擇,就是用強悍不屈的意志迎戰未來,在看似考驗的機運中去創造歷史。

讓中國去考慮何時該投降。將來孫兒問你台灣民族為何偉大,區區小國為何受世界崇敬,這個故事要從我們今天為保衛自己做了什麼開始說起。

作者曾任《自由時報》主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Premiere首映》雜誌總編、《明日報》、《蘋果日報》主編、金石堂書店行銷總監,現職寫作。獲《聯合報》等文學獎,著《帽田雪人》、《愛比死更冷》等書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