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法師值得多少感懷與悼念?

詹順貴
4.5K 人閱讀

2月5日佛光山開山方丈星雲法師以97歲高齡去世,從總統、副總統,到朝野政黨領袖、政治人物紛紛致哀並予以褒揚肯定,次日媒體也都大篇幅報導。雖說人死為大,但21世紀的今日,再不問是非,只為死者諱,已未必是美德,何況星雲真的有那麼值得台灣人民尊敬、悼念嗎?

星雲法師在弘揚佛法、光大佛教影響力上,也許有重大貢獻,但純就佛法所講求的「先入世,再出世」,入世不僅為了修行「世間法」(俗諦),以便進而超脫世間法、證悟「出世間法」(真諦),更是為了渡一切苦厄(包括自己與眾生,最宏大的誓願可說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對照將近四分之三歲月在台灣渡過的星雲法師的言行舉止與佛光山的商業作為來看,實在有非常多令人懷疑或悖離之處。

圖片來源:翻攝自星雲大師臉書

星雲法師政治味濃的化不開

首先,大家比較耳熟能詳的是,星雲作為一位台灣宗教領袖他不僅僅僅加入國民黨成為黨員,於1986年還任中國國民黨黨務顧問,並獲頒二等卿雲勳章與「功在黨國」匾額乙面,最後甚至位居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

正是來自此一悖離佛家的「特殊身分」,於紅衫軍倒扁運動期間的2006年8月24日,竟發表政治意味濃厚的公開信,呼籲陳水扁總統「到了該下台的時候就應下台,以退為進,不要執著。」也許自知有愧身分,特別掩耳盜鈴地自稱是以「中華民國公民」身份發表。接著於2008年1月27日,馬英九以總統候選人身分應邀到佛光山翰林學人聯誼會致詞時,星雲又公開表明立場說出「希望大家幫馬英九找工作」、「馬英九如果找到工作,台灣會更好」。當然,也包括2016年總統大選前,曾於2015年9月12日公開稱讚蔡英文是我們的「媽祖婆」,必定會當選,在在引發爭議。

筆者最詬病的,則是已在自由台灣生活逾60年的星雲,仍出現以下逢迎獨裁中國與箝制台灣民主運動的兩件反差言行:

一、2011年2月24日,中國國台辦主任陳雲林率團來台訪問佛光山,星雲法師不僅親自接待,還動員佛光山出家眾、在家眾、學生等上千人列隊夾道歡迎,不僅僧侶手搖旗子,竟還有穿著公主裝的女學生跳舞迎接貴賓及樂隊演奏。媒體報導陣仗之大,讓陳雲林形容自己「是含著熱淚通過人群」。

二、2014年4月6日,對於當時還在進行中的太陽花學運,星雲竟然公開表示:「他們以為自己在搞社運,是五四運動,但五四運動是對抗國際欺凌,這次學生是內鬥呀,不一樣啊!」,並批評學生「以為自己對,別人都錯嗎?服貿,學生又懂多少呢?」,更要求呼籲占立法院的學生早日回歸校園讀書,把書讀好,將來如果選上總統,就可以改革台灣。

佛光山的開闢違反多項環保法規

開山方丈為人如此,佛光山(從空拍圖看,許多人戲稱像極了一艘龐大的宇宙戰艦或航空母艦)前後涉及了侵占國有地、違反《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與《水土保持法》濫挖濫墾(輕忽乃至扼殺了生活山林水土的無數生靈);規避《自來水法》(或《飲用水管理條例》)與《環評法》在高屏堰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切割開發面積規避環評,並不斷違規把廢水直接排入高屏攔河堰飲用水取水口上游的大坑溪、高屏溪(主要都是較晚期興建的佛陀紀念館)等重大爭議,也就不那麼令人意外。

連當時還是議員的王定宇也曾在電視上公開指責佛光山從一進門開始,全部都是「違章、違章、違章」,直到最後的主建物才不是違建,占地100公頃(30萬坪),只有2棟有事先拿到建照,竟然「可以先把山挖了,然後再來補照嗎?」。至於佛光山興建完成後逸脫佛教宗旨的商業經營模式,請檢索參閱專研佛教學者江燦騰的〈星雲法師堪稱台灣佛教事業「經營之神」,其他寺廟根本毫無招架之力〉一文,又或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等星雲法師悼念期過後前往佛光山現地觀覽體驗一番。

綜合以上事實,星雲未必值得民主、自由、法治的台灣社會那麼多感懷與悼念,更遑論褒揚。

佛教山頭的競比富有、權勢並不可取

其實台灣幾個佛教門閥,不僅入世商業化經營彼此競爭,還有樣學樣,上述侵佔國土、濫墾乃至盜採珍貴樹種疑雲,也都曾發生在中台禪寺,而且佛光山與中台禪寺的硬體更有著明顯在競比宏偉、富麗堂皇的現象。慈濟各地的精舍相對樸實,但很多都是先購買便宜的農地或山坡地再辦理地目變更,雖然遵循法令,但未必都適宜,至於引發強烈爭議因而較為外界知悉的,則有內湖慈濟園區的地目變更與開發案;此外,就是明明是志工,卻有著與佛家講求眾生平等、應以志工為尊的現代趨勢截然相反的階層分明的階級制度。

另一有趣的現象是,早期知名的法師,都只稱老和尚(或法師),如廣欽、惟覺、淨空等,也許是來自信徒的競爭心態,星雲後來都被形塑稱為「大師」,慈濟宗的證嚴,到後來則已經變成「上人」了,而且已經習於接受信徒的膜拜,其實這未必是21世紀宗教推廣的好現象。

相對來說,法鼓山與已去世的開山方丈聖嚴法師,在各方面比起來,都更樸實無華,也比較「入世」真正貼近世間法;在解釋「出世」時,用語不是一般所稱明顯著相的超過、勝過世間法,而是參悟解脫世間法來詮釋。也許正因如此,相較於佛光山與星雲法師、中台禪寺與惟覺法師、慈濟宗與證嚴法師等都在「世間法」留下許多爭議,法鼓山與聖嚴法師不僅少見在人世間留下爭議,而且佛學著述也較為深刻弘大,真正望重佛家與佛學界的佛門表率。

作者是因為喜歡大自然與賞鳥,而把法律用到保護環境與土地上,卻滿身不合時宜的律師。

留言評論
詹順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