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入侵烏克蘭背後的真正野心

王臻明
2.5k 人閱讀

俄羅斯在派遣部隊進入烏克蘭東部的頓內次克與盧甘斯克,以協助親俄的分離主義份子後,又進一步宣布將在烏克蘭展開特別軍事行動,揭開全面性的侵略戰爭。普丁過去一次又一次否認有發動戰爭的意圖,現在終於圖窮匕現。

其實遠在2017年,俄羅斯與白俄羅斯一起舉行的「西方-2017」聯合演習,從俄羅斯邊界一路進軍,經白俄羅斯,直抵白俄羅斯與波蘭的邊界,就曾引起歐洲國家的震動。當時歐美領袖紛紛批評普丁的擴張野心,但普丁反擊說,歷史上德國與法國等歐洲強權才是入侵者,俄羅斯只是要自我防衛。

俄羅斯總統普丁。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普丁的說詞是倒果為因

普丁利用過去拿破崙與希特勒都曾經攻打俄羅斯的歷史,來合理化他此次的入侵行為。在發動全面戰爭前的電視演說中,他說俄軍是要讓烏克蘭去軍事化與納粹化,就是根源於這樣的論述邏輯。普丁視北約東擴為新一波的威脅,認為一旦烏克蘭加入北約,俄羅斯將門戶洞開。這在一定程度上有其道理,因為廣大的東歐平原,沒有任何屏障,未來如果北約的部隊在烏克蘭駐軍,的確可以一路開往莫斯科。但北約東擴的主要原因,是以前被蘇聯併吞的小國,擔心俄羅斯的入侵,因此積極加入北約,尋求安全保護。普丁是故意倒果為因,合理化發動戰爭的藉口。

普丁出兵的目的,是要鞏固俄羅斯周邊的戰略要地,這與俄羅斯在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半島,是出於相同的動機。俄羅斯曾與鄂圖曼土耳其交戰百年,為的就是爭奪巴爾幹半島到黑海一帶的控制權。對於位置偏北的俄羅斯而言,尋找南方的不凍港,一直是最重要的國家目標。所以俄羅斯不擇手段在遠東控制海參崴,在黑海地區奪取克里米亞半島,因為克里米亞半島上的塞凡堡,也是個不凍港。不過併吞克里米半島只能拿下半個黑海,只有全面控制烏克蘭,取得烏克蘭的另一個重要港口敖得薩,才能把整個黑海納入俄羅斯的勢力範圍。

從國土防禦的角度來看,與白俄羅斯結盟,再控制烏克蘭,的確能避免過去西歐強權長驅直入的歷史夢魘重演,同時擋住從黑海威脅俄羅斯的可能性。美國與北約在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不斷在黑海進行自由航行任務,以反制俄羅斯的擴張,就被普丁形容成是來自黑海的威脅。但更重要的一點,是俄羅斯、白俄羅斯與烏克蘭,是蘇聯之中面積最大與人口最多的三個共和國。一旦普丁可以重新將這三個國家,組成一個新的聯盟,再加上控制黑海地區,整個蘇聯的舊有版圖已經恢復大半。

普丁以恢復帝俄榮光為目標

普丁一直以俄羅斯的國家安全為藉口,對外展開軍事行動,但他背後的真正長遠目標,是想要恢復俄羅斯帝國的歷史榮光與蘇聯時期的影響力,以奠定自己的歷史定位。普丁執政多年,一直認為自己重振俄羅斯的國力,讓俄羅斯從蘇聯垮台後的灰燼中重生。但普丁執政下的俄羅斯,其實百病叢生,不止民生凋敝,還迫害反對黨領袖,箝制言論自由。在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歐美國家一連串的經濟制裁,更是重創俄羅斯的經濟,目前整體經濟規模已落後於南韓。普丁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卸任,無疑是留下一個難堪的爛攤子,這讓普丁必須高舉俄羅斯民族復興的大旗,來掩飾這樣的窘境。

普丁精心策畫的入侵計畫,並不是昨天才出現的,從去年四月開始,俄羅斯就在俄、烏邊界一帶集結部隊,進行一連串的軍事演習。許多人都曾警告俄羅斯可能別有所圖,但烏克蘭的反應遲緩,仍認為俄羅斯最多就是想要解決烏東地區的內戰問題。再加上俄羅斯有效的欺敵宣傳,不時公開演習部隊已經撤回駐地的影片與新聞,更讓外界失去戒心。而烏克蘭在大敵當前下,也未積極投資國防建設,三軍裝備老舊,自認為可以遊走於俄羅斯與北約之間,最後鑄下大錯,已無法挽回。

烏克蘭的搖擺態度,讓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國家很難進一步介入,即使到了最後一刻,美國警告俄羅斯即將發動攻擊,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仍公開表示,未收到俄軍即將入侵的情報。喜劇演員出身的澤倫斯基是素人從政,缺少足夠的政治經驗,過去的執政成績不佳,難以處理複雜的國際問題,與列強斡旋。而承平已久的歐洲各國,也對美國的警告半信半疑。特別是指標性的國家,如德國與法國,直到最後才正視俄羅斯的威脅,但已無法阻止已完成集結、蓄勢待發的俄羅斯部隊。

未來美國與北約盟國只能亡羊補牢,對俄羅斯進行嚴厲的制裁,以避免普丁在控制烏克蘭以後,進一步染指羅馬尼亞、波蘭、芬蘭或波羅的海三國。德國已宣布中止對北溪二號天然線管路的審議,英國與歐盟則禁止多所俄羅斯銀行的交易。而最強大的武器是將俄羅斯逐出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這將讓俄羅斯的所有外銷商品都無法結算,會再度重創俄羅斯的經濟。拜登曾在美俄高峰會中,當面警告普丁,如果全面入侵烏克蘭,一定會使出核彈級的金融制裁手段,但私慾薰心的普丁,顯然不擔心接下俄羅斯全體國民要承擔的嚴重後果。同時歐美盟國對於要不要採取這麼激烈的手段,也還存在分歧。

普規習隨可能成真

美國前總統川普警告說,在普丁入侵烏克蘭以後,下一個可能就是台灣,這當然有攻擊政敵拜登,並為自己重返總統大位鋪路的私心。但川普點出習近平一直模仿普丁的手段來對付台灣,卻也是鐵一般的事實。習近平打破中國領導人只能連任一次,二任十年的慣例,要在今年連任第三任,對習近平來說,也有歷史定位的壓力,統一台灣絕對是他最希望能達成的目標。不過,就目前來講中國仍缺乏全面渡海攻台的能力,但解放軍的進步很快,也不斷在試探國軍的空防能力,台灣必需儘快加強國防建設,絕不能放鬆警惕。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