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能靠核威脅逆轉局勢嗎?

趙君朔
1.1k 人閱讀

俄羅斯在9月中於烏克蘭北部遭遇烏克蘭軍隊聲東擊西的強力反攻,在幾天內丟失了大片佔領的土地。普丁在前往烏茲別克參加上海合作組織的高峰會,並和習近平會面,一回國便在國內外接連祭出大動作想挽回頹勢。

首先不再是把對烏克蘭的侵略定義成和一般民眾無涉的「特別軍事行動」,而是宣布了全國部分動員,徵兵30萬人投入戰場。另外在9月23─27日在烏克蘭的四個州舉辦倉卒而沒有公信力的假公投後,宣布兼併這四州成為俄羅斯的領土,並在宣布兼併的儀式上發表強硬演說,暗示如果俄羅斯的領土完整受到威脅,他將會運用「所有」的武器來維護領土主權完整。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暗示將動用核武後,俄羅斯軍隊依然敗退中

這些動作表明普丁是鐵了心要完成他眼中反擊西方勢力包圍俄羅斯的大業,不想因為戰場上的攻勢不順就找藉口收手。但很不幸的,在這兩個大動作和讓各方揣測普丁在暗示將不惜動用核武挽回劣勢的演說後,俄軍在戰場上依然持續敗退。在宣布兼併烏克蘭四省的次日,俄軍便撤出位居頓內茨克交通要地的利曼。

而本周一俄羅斯軍方又承認在另外一個也被併入領土的赫爾松也遭到烏克蘭軍隊突破防線,俄國國防部表示因為烏軍在坦克上的優勢前進到該州的Zolota Balka鎮附近,這是開戰以來烏軍在南方最有收穫的反擊。

在對俄軍不利的消息接連傳出的同時,在社交軟體Telegram的一個親俄、名為Rybar的頻道卻貼出了引人矚目的影片,片中可看到俄軍的BPM-97裝甲車隊還有其他的車輛正在俄羅斯中部的鐵道上被運往某處。這款裝甲車有經過升級的砲塔、防突襲與地雷的裝甲還裝有空氣淨化系統。

而這種高規格的裝甲車據說是屬於俄羅斯國防部的第12總局所有,該局室負責國家核武庫的保管、技術維護、運輸、交付、發放和處置等。也負責提供武器給類似戰略火箭軍的單位。而俄羅斯的戰略火箭軍是俄軍控制核子彈頭的單位,由數十個團組成,掌控數千種能發射核武的武器、洲際彈道飛彈並負責維護所有的發射中心。

當然這個被拍到的畫面不代表普丁已經準備要運用戰術性核武在烏克蘭的戰場上,但至少意味者普丁在向西方發出訊號,如果不迅速停戰,俄羅斯有決心將戰事升高,屆時烏克蘭人民和支援的西方盟邦將會付出更慘痛的代價。

普丁當下只剩核武可以恫嚇

當然普丁也是出於不得已才這樣做,因為他的軍隊表面上是世界上第二強大,但面對規模小的多的烏克蘭軍隊從二月到現在的表現卻讓人大失所望,而且在烏克蘭軍民展現出高昂的抵抗意志,並以靈活的方式在各地造成俄軍重大傷亡後,終於換得美國為首的北約國家更多的武器支援,並利用這些武器如美國的海馬士火箭重擊俄軍的陣地和彈藥庫,並從9月開始發動反攻。

除了美國持續通過法案提供烏克蘭軍援外,到目前為止提供烏克蘭援助只占西方援助總額百分之二的法國已經打算再提供烏克蘭6─12架的凱薩加農砲,這是一種口徑155釐米的武器,最多可以擊中遠在40公里外的敵軍,而且在發射砲彈後可在幾分鐘內迅速離開原地。

法軍總共有76架這樣的設備,已交付給烏克蘭18架,為了不影響到法軍自己的戰力,法國準備從原本預定要交貨給丹麥的19架訂單中挪出部分來移交給烏克蘭軍隊。在擁有美軍和法軍交付的高檔設備後,烏克蘭即將成為在歐洲擁有最先進火炮的軍隊。

也就是在這種不利的局面下,普丁知道用傳統武力硬拚可能勝算只會越來越小,他於是決定釋放出不惜運用核武的訊號來嚇阻對手。這是唯一俄羅斯尚有巨大優勢的領域─在冷戰結束後,北約認為憑精準導彈等傳統武器嚇阻俄羅斯便足夠因此將戰術核子彈頭的數目在過去幾十年內減少到剩下200枚左右。相對地俄羅斯卻依然維持者2000枚左右的戰術核子彈頭以平衡其傳統武力的不足。

面對普丁的威嚇,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已回應說如果俄羅斯敢在俄烏戰場上使用戰術核武,俄羅斯會面臨災難性後果。美國前CIA局長斐卓斯接受ABC新聞網訪問時也表示如果俄羅斯使用核武,那麼美國可能透過北約的集體行動回應,摧毀所有在烏克蘭戰場上的部隊和軍艦。

那麼美國這樣的警告能嚇阻俄羅斯在情急之下用核武嗎?如果美國除了在公開的管道外,私下也持續向俄羅斯發出堅定的警告,就好比1962年古巴飛彈危機時美俄雙方也私下進行溝通一樣,那麼只要普丁的理性算計能力還在,是很有可能成功的讓普丁打消這個危險的念頭。

俄羅斯動用戰術性核武的三種可能

照軍事專家看來,目前俄羅斯要動用核武有三種選項。第一種是選擇先在不會造成實際人員傷亡的地方進行試射表明決心,例如射入黑海或是射向烏克蘭的高空。但這樣做烏克蘭軍隊仍然不會停止反攻,俄國會受到全世界的譴責但換不到任何軍事上的進展,因此機會不大。

其次是俄羅斯會選擇針對戰場上的軍事目標投射戰術核子武器,例如烏克蘭的後勤中心、火炮聚集地等。但目前烏克蘭軍隊的部署位置實際上很分散,因此要想用一次性的火力重創烏克蘭軍隊很難做到。英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的Ben Barry便在《經濟學人》上指出,要摧毀烏克蘭軍隊一個3000-5000人的旅,就需要4枚5000噸的戰術核彈(這是當年在日本廣島投下的炸彈的1/3大小),前提還是這整個旅正集中在一起進行攻擊才有辦法做到的。

第三種選項是直接對烏克蘭的某個城市投彈,這樣做的風險是引來北約的介入,並摧毀所有俄羅斯在戰場上的軍隊。從這三種狀況來看,只要普丁還在進行理性的算計,那麼第一種純展示火力的選項效益太小,後遺症又太大。第二種選項目前依照戰場上的具體情況效果同樣很有限。第三種雖然能產生巨大的效果,但後果對俄羅斯卻可能是災難性的。因此只要美國能給予俄羅斯可信的保證必將祭出嚴重的報復手段,其實普丁是不敢輕舉妄動的。

若從普丁心中可能的整體策略來看,他一方面祭出不惜用上戰術核武的威脅一方面用難看的手法強佔烏克蘭四州的領土,其實是他自己知道戰事已經很不利,但為了幫俄羅斯多爭取一些誘使烏克蘭和談的籌碼而下的險棋。先搶下其實並不穩固的領土能讓自己對內有所交代,對外也讓自己威脅動用核武的恐嚇較為可信,畢竟他是要保護新獲得的「俄國」領土。

萬一他的威嚇還是阻止不了烏克蘭軍隊運用更多的美歐重武器全力反攻,作勢要用剛從俄羅斯內陸運到前線的戰術核武就有可逼美國和北約國家勸誘烏克蘭在割讓某些領土以避免更大傷亡下談和,他便可以在正式收下某些烏克蘭也認可的領土割讓後以勝利的表象班師回朝。

西方給予普丁的警告必須強而有力

但西方如果在普丁的核威脅下朝這樣的劇本走,雖然能換取短期的和平甚至恢復俄羅斯正常的天然氣供應來過冬,但此例一開,難保普丁在休養生息後又對烏克蘭或是鄰近喬治亞、摩爾多瓦故技重施,先以傳統武力進犯,必要時搭配核武威脅,連屬於北約的波羅的海三國和前蘇聯東歐衛星國都可能成為這種策略下被威脅的對象。

更嚴重的是,若美國帶頭的自由世界在核武威脅下就低頭的話,在印太蠢蠢欲動的中共將會從俄羅斯的經驗中學到寶貴的教訓,就此更加快核武彈藥庫的擴充,為和美國發生衝突時有王牌可打做準備。目前除了美國之外,印太其他和中共可能產生衝突的國家就只有印度有核武。雖然美日的聯合聲明中美國明確保證日本也在美國的核子保護傘下,但受核武威脅而讓步逼和的惡例一開,現有保證的效力便會受到廣泛質疑。

是故對美國而言,最好的應對還是要堅定讓俄羅斯知道,一旦俄羅斯敢用核武,美國有非常多的回應方式讓俄羅斯不但達不到目的,還可能受到慘痛的報復,甚至普丁的性命也會不保(這就是在美國《新聞週刊》關於普丁核武威脅的報導中有官員匿名表示美國的回應包括啟動斬首普丁的行動方案),讓普丁在猶豫、思考的時候,美國趕快偕同盟邦加速提供烏克蘭各類急需的重武器讓俄軍在倉皇、反應不及中逃離戰爭,盡可能的收復二月以來被佔領的國土,並讓普丁在國內的信譽破產,美國才不負自由世界領導人和國際秩序守護者的美名。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