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重蹈波斯帝國的錯誤

卜大中
1.1k 人閱讀

如果你是普丁的國安顧問,站在莫斯科洋蔥頭建築的尖塔上俯瞰紅場時,普丁告訴你已決定攻打烏克蘭。你會做出什麼諫言?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遙遠的希波戰爭可為殷鑑

西元前四八零年代,波斯王薛西斯一世對心腹大臣阿爾達班表達決心要進攻希臘,阿爾達班明白指出:我們將會付出代價,精力耗盡、補給困難、通訊受阻、士氣低落;在率領大軍橫越任何一塊大陸或水域時,所有可能會犯的錯誤會讓我們付出龐大的代價,將受到神的雷劈電斬。因此阿爾達班力主拆毀浮橋、解散軍隊、讓所有的人回家。

兩千四百多年後,普丁重蹈薛西斯一世的覆轍,阿爾達班的預測完全應驗在普丁身上。古希臘史家希羅多德批評薛西斯一世的作風是「出於完全的傲慢」。普丁入侵烏克蘭不僅是傲慢,還愚蠢、背離現實、自戀成狂。

如今俄國侵入烏克蘭已滿百日,戰況出人意表。令人詫異的發展有:西方原以為俄軍戰力全球第二,應可速戰速決,不料竟損兵折將,曠日費時。俄軍對烏軍的抵抗能力與意志也大感意外、全球對烏克蘭的優異表現和俄軍的無能完全出乎預料。從此俄國成為二流國家,除了核武已遭人看破手腳。

世界上有一個大家都想不透的問題,普丁究竟為什麼去攻擊烏克蘭?他的目標是什麼?達成沒有或已達到幾成?

簡單來看,他的短期目標是佔領烏克蘭作為俄國的緩衝地帶,以防阻北約東擴,並警惕芬蘭、瑞典等欲加入北約的國家。中期目標是完成俄國對所有大俄羅斯境內共和國身心靈的控制。長期目標是重新恢復蘇聯時期的光榮,成為一個超越美國的超級獨一強權。(這一點與習近平心心相映)

但是這樣的解釋似乎太過簡化普丁及其民族主義菁英們的意識與潛意識的複雜結構。他可以逕自走強國之路,不必去侵入烏克蘭來打草驚蛇。烏克蘭一定在普丁心中是個難以釋懷的塊壘,是他的創傷症候群。

美國好不容易等到俄國犯了天下之大不諱,入侵聯合國的會員國,自然見獵心喜,給提供烏克蘭情報、資訊、武器、彈藥、訓練找出正當性,目的在削弱俄國的實力,企圖拖垮普丁政權,使俄國菁英中的親美派或溫和派系得到執政的機會,再來聯合俄國一同反中。俄中的矛盾與宿怨人盡皆知。所以,把俄烏戰爭「阿富汗化」就是北約、尤其美國很大的戰略利益。

俄國幾個階段的戰術轉移

俄國侵烏的第一階段的戰術是採大軍團集結作戰的俄式傳統戰法,圍攻基輔失利後撤出,轉向第二階段進攻東烏克蘭的頓內斯克和盧干斯克,這兩地方俄籍人士佔多數,原以為俄軍可輕易戰勝,沒料到烏軍抵抗激烈,雙方勝負互換多次,至今俄國雖佔領多處重要地點,但還沒有全勝,烏軍還在戰鬥。北頓內斯克市長斯特約克五月31日說:「這座城市的一半已被俄羅斯拿下,正進行激烈巷戰」,「情況非常危急。」俄軍集中火力與兵力攻打小城鎮,希望取得一次勝利,讓俄軍可以大內宣說:已達成在烏東的戰鬥目標。

佔領烏東以及打勝了血腥慘烈的南部亞速營鋼鐵廠戰役後,戰事進入第三階段,俄軍吸取教訓,將敵人的範圍併入包括美國在內的北約諸國,並在戰場管理方面從內線作戰轉換為俄軍擅長的外線作戰,以優勢兵力為要旨的大砲兵及大坦克主義的正面攻擊戰術,從東南及東北兩條戰線夾擊烏軍,迫使烏軍最終只好渡河,放棄前進到對岸的雙子市立西昌斯克的計畫。

同時,俄軍已逐步堵截了北約祕密送進烏克蘭軍備的管道,造成烏軍武器彈藥的短缺漸趨嚴重。五月14日,俄國外長拉夫羅夫在俄烏戰爭第80天演講中表示,俄羅斯已成為西方國家「全面混合戰」的主要目標。俄軍正在緩慢地奪回優勢。

第四階段烏軍能否重回優勢,就看五月29日在南部的反攻,是否能奪回赫爾松。從大局來看,烏東鄰近俄羅斯,使烏軍越來越難獲得西方的軍備,因此烏東的全面淪陷似乎是合於邏輯的預測。戰事如果拖延到一年以上,應有利於俄方,而不利於烏方。然而就北約與俄羅斯的長期鬥爭來看,則對俄方不利。

俄羅斯在戰略上已失敗

所以俄方沒能以閃電戰快速征服烏克蘭,是戰略上的大失敗;而打成目前這個爛樣子,則是烏克蘭大戰略的暫時成功。對北約而言,平白加入了瑞典、芬蘭兩個高GDP的民主國家外加一個放棄中立的瑞士,北約有如吃了大補丸,而俄國則上吐下瀉,即使戰勝烏克蘭,也虛不受補。 薛西斯一世失敗的原因,在於無法在他想達成的目標與手段之間建立正確的關係。目標只存在想像之中,故可無窮無盡;但手段絕對有限,兩者絕對對不可能互換。普丁在俄烏戰爭上發生的問題,和薛西斯一世一模一樣。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卜大中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