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小說徐傍興》

玉山社出版

他們到達的時候碰到一場午後雷雨。美和的團隊在會議室接待他們。徐傍興特地從護專校長室趕過來作陪。眾人還在寒喧,尚未進入正題,雨停了。鄭副組長突然望見會議室窗外幾個老師模樣的男士,一手拿空罐子一手拿水桶,快步走向棒球場,專找球場低窪和坑洞之處蹲下,用空罐舀水到桶子裏,水桶滿了,提到排水溝倒掉,一趟又一趟。

不久,球場沒有積水了,便聽到教練走出來呼喊球員:「可以了,可以了,球場沒有積水了,來喲!練球喲!」好一副忙碌生動的景象!

另一位陳秘書乾脆站了起來走到窗邊觀看那場景。兩人一望即知,將積水舀乾淨,是為了避免棒球弄濕,也方便大家練球。他們不解的是:「那些出來清棒球場積水的,看起來都是老師嗎?」陳秘書問。

「沒錯。他們剛好沒課吧?」李校長回答。

「自動的嗎?自願的嗎?」

「沒錯。」

「球員呢?球員在室內等老師清理球場?」

「教練利用下雨的時刻,在教室帶領球員擦拭球具,縫補破裂的棒球和手套。」

「哦!是這樣。」

「貴校這種校風令人感動、欽佩。」

「那裏,那裏,還請多多指教。」

主客分兩邊坐,美和這邊是徐傍興和該校棒球委員會全體成員。略經交談,聽得出他們是財務方面的內行人。從他們口中,知道美和隊雖然取得國家代表隊的身份,但政府相關部門並沒有一個固定的預算可以支應球隊出國費用。這事聽起來「像講笑」,在座都相信是真的,「毋係講古」,那當時內埔中學要成立高中部時,政府也沒有給學校足夠的經費增建教室,還要校長出來向社會人士募款。大家記憶猶新,大將當時曾一口氣慨捐十五萬元。

另一項告知引起了美和團隊的不爽快,但也莫可奈何。美和青少棒隊即將出征的是「美國世界少棒聯盟」(LLB)所舉辦的世界大賽,所有參賽隊伍都應該由各地區的少棒聯盟所派出,因而,美和隊這次是由「中華民國少棒聯盟」來帶領參賽。

「所以,」棒委會的鄭副組長這樣表示:「出國時,領隊是由本會總幹事謝國城先生以中華民國少棒聯盟會長的身分擔任,這是LLB參賽章程所規定的。」

鄭副組長又說:「我國連續三年派出少棒隊出國,也都由謝會長領隊,並選定隊職員名單。」

「這點我沒辦法接受。」徐傍興率先發聲,板著臉孔:「我們也是少棒聯盟成員,有資格帶隊參賽。我已指派廖丙熔為領隊,隨隊秘書譚信民、經理董榮芳、教練是曾紀恩。」

陳秘書溫言安撫:「我們相信謝會長一定會接納曾教練。」

這話像是對方只想接受曾紀恩一人似的,美和團隊的人愈聽愈不是滋味,李校長爆出一句不客氣的話:「我們徐董事長指定的人選,不須要謝國城同意或不同意接納。」

徐傍興兩眼盯著兩位來賓,神情嚴肅,沒作聲,任由美和同仁放炮:「全國各校辛苦培養、訓練棒球隊,成功的果實和光彩,最後由謝國城獨享,你們那個謝會長太佔人便宜了。」

「好比我們農家辛勤耕田,都由你們那個謝國城來收割,哼!」

「我們取得國家代表隊資格,不知道上面還有一個太上皇。」

鄭副組長似乎也動氣了:「貴校的人怎麼這樣講!我們協調過那麼多球隊出國比賽,沒有被人講過這種話,請你們收回。」

「好了,大家安靜。」徐傍興開口:「我跟謝國城很熟,人事安排的問題,我回台北後會直接跟他協商。這問題到此為止,別再談了。」說完朝兩位來客問:「還有呢?還有別的嗎?」

客人來不及回答,李校長又丟出一個話題:「既然是由少棒聯盟領隊,那麼,一切出國費用是不是由它負責?」

「事情不是這樣一刀切。我們這趟過來,就是想瞭解美和隊的財務狀況。」

「好,請總務主任跟他們說。」徐傍興下達指示。

「徐董事長,各位長官,兩位貴賓:我們美和青少棒隊成立之後,於五十九年九月成立一個棒球委員會,由董事李瑞昌擔任主任委員,廖丙熔為召集人,委員會負責一切財務支應,其經費來源除了台北和高雄兩家徐外科醫院固定撥款之外,每位董事每月贊助二千元,徐董事長兼任護專校長的薪水每月四千元全捐;還有,歷年在北高兩地徐外科擔任醫師,後來出去自己開業的,組成了一個『同仁會』,也每人每月一千元……」

陳秘書打斷報告:「請問美和隊現在大約一個月花費多少錢?」

「教練薪資每月給三萬五千元,加上球員服裝費、營養費,出去受訓和比賽的交通與食宿,一年約在四十五萬至五十萬之間。」

「至於各界的捐款並不多,這裏有一張去年的統計表,我大致唸一下:萬家香醬油四千元、董榮芳先生一萬一千八百元、一銀潮州分行一千元、屏東棒委會五千六百元、屏東縣議會二千六百元、楊家寶一萬一千元、自強盃盟主基金獎助二萬元、黃毓棠先生二百元,總共五萬六千三百元。」

「前面我報告過,球隊每月大約花四十五萬至五十萬之間,不足約三十九萬元,全由本校董事自籌,董事中捐獻最多的是台北徐外科和高雄徐外科;個人部份依序是徐傍興、李瑞昌、廖丙熔、徐來興、徐富興、董榮芳、楊家寶。」

「知道了,謝謝你的報告。」

徐傍興在總務報告時離座,此時回座,主客雙方又再交談一些其他的事情後散會。客人走後,總務主任說:「我看棒委會這兩個人這次來,有被我們氣到,回去後可能會做出對我們不利的事情。」

李校長說:「得罪他們,我們的皮要拉緊一點。」

「毋怕啦!得罪就得罪啦!????个頸筋擱硬,伸頭去給伊剁,看伊剁得斷嗎?」徐傍興說。

現在徐傍興心裏對謝國城看法不一樣了,而謝國城現在的身分也已經不一樣,是堂堂立法委員,是全國棒委會總幹事兼中華民國少棒聯盟會長,又在新光公司、合作金庫各有要職。徐傍興原想約他出來吃個便飯,以前找他,約三到五分鐘一定回電,但這次等了一整天,回電話的是前幾天來學校見過面的陳秘書。

「徐董事長,非常抱歉,我們謝會長今天整天在立法院開會,實在抽不出時間,叫我跟您討論。」

「你要跟我討論什麼?」

「球隊的人事安排。」陳秘書說:「謝會長說,能否依慣例,領隊由會長自己擔任,廖丙熔明年有機會再讓他去;隨隊秘書譚信民也不要去,謝會長自己有一個隨行秘書,這樣可以嗎?」

「不可以。」徐傍興在電話中大聲吼出來:「我絕對不接受,叫國城兄自己來跟我說,大不了我們美和放棄國家代表隊的資格,不出國了。」說完用力掛上電話。

約五分鐘後,謝國城親自打電話來,開頭的稱呼是「喂,徐董事長」,而不是以前常叫的「大戇牯」:「我們那個陳秘書不會講話,傳達我的意思走鐘去囉,請你不要見怪。」

「我們美和自己協調的人事是……」

「這我已經知影,就照你的意思,領隊廖丙熔、秘書譚信民、經理董榮芳,教練曾紀恩。」

「還有一個球隊管理蔡旭峰。」

「這個人拜託你同意刪除,可以省一個人的出國費用,可以嗎?」

「這我可以同意。」徐傍興再追問:「你自己呢?你不出面帶隊了嗎?」

「還是要,我是中華民國少棒聯盟會長,美國LLB只認我這個會長。」

「那你用什麼頭銜呢?」

「我想了想,決定用『總領隊』。」

「我們美和棒球隊為什麼不能自己產生領隊呢?」

「你這個意見,我一定尊重。明年起,協助各球隊成為世界少棒聯盟成員,自行推舉領隊,我就不再帶隊了,我現在實在也太忙了。」

「既然你忙不過來,為什麼不能從今年就開始呢?」

「是這樣的,由於今年我們冠軍隊的產生時間有比較慢,報名的截止日期很近了。

我們已沒有時間去函美國跟他們解釋,所以只好這樣處理,名單上只加我這個總領隊。」

徐傍興一時沒什麼話要回應,沉默著,謝國城在電話那端接著說:「我這兩天在想,該如何減輕你們的財務負擔呢?我正在協調台視、中視、華視三台支助這次的機票費用,一有好消息立刻告訴你。」

他肚子裏放著李梅玉前幾天講的那句話:「既然是由你擔任總領隊,那麼一切集訓和出國費是不是由你負責?」但話湧出到了喉嚨,竟講不出口。「我從來不在錢財上跟人家計較,這樣子推來推去,不喜歡。」想到此,匆匆說一句:「多謝,多謝你的費心。」結束了電話交談。

徐傍興很快將他跟謝國城交涉的結果告知美和同仁,順便傳達他的態度:「毋使靠人,一切靠自家,自家擔輸贏。」

中華民國棒委會安排美和隊在高雄市立棒球場集訓,不到半個月,積欠訓練開支和伙食費共六千元,棒委會遲未撥付,棒球場行政單位的臉色不好看了,領隊廖丙熔就怕這事影響球員士氣,牙根一咬,自己付掉了。

廖丙熔和曾紀恩漏夜商量後,決定將集訓地點移去屏東空軍機場。那裏有空軍棒球隊,曾紀恩可以將兩支球隊放在一起訓練。

當年,少棒熱正在發燒時,少棒隊員被尊稱為「小將」,市井間人們一談到少棒,就眼睛發亮,精神抖擻,好像對國家前途增加了一些信心。而美和隊作為中華民國台灣第一支從少棒升級為青少棒的國家代表隊,各家報社自然要指派記者經常去探訪集訓的情形。

集訓的新聞大多千篇一律,枯燥乏味,只有兩則受到朝野注目:

標題:美和小將縫棒球 縫縫補補又一顆

【本報訊】美和青少棒隊不管在高雄市立棒球場還是屏東機場集訓,練球之餘每名球員都要擦拭球具,還要縫補棒球和皮手套。

在休息時間,通常由三位教練曾紀恩、李瑞麟、宋宦達各拿一支長針,穿好牛筋細線,交給球員,將練球不斷擊打和不斷接球而出現裂縫的球和手套縫回去,縫好再度使用。

那是一個十分精細的功夫,難度甚高,一不小心就會刺傷手指,跟球場上大動作投球、擊球所須的能力完全不同,但總教練曾紀恩告訴記者,這也是一種訓練,訓練球員做什麼事都要專心,手眼專注。

詢以美和隊後面有徐外科長年支助經費,為何要如此克勤克儉,宋宦達教練說,這是我們農村客家人的專長,也是天性。

標題:美和小將食量奇大 空軍可有免費三餐

【本報訊】屏東空軍軍用機場的採買官頭大了!自從美和青少棒隊十四名國手小將外加三位教練進駐後,伙食費竟增加三倍之多。那些發育中的大男孩每人一餐平均三碗飯,魚、肉、蛋、蔬菜、水果端上桌幾分鐘內全被掃光。那名採買官官階是士官長,他將伙食費往上申報,只核下平常時期的經費,增多的部份,無法核銷。

據透露,機場經理單位已在內部做了初步討論。此為國家代表隊集訓,應由國家棒委會及其附屬的少棒聯盟出錢,或者再上報請國防部裁決,或者商請原屬的美和中學協助。隨著出國比賽的日程愈來愈近,近日將召開協調會議。

採買官說:「所有內部的討論,沒讓球隊成員知悉,怕影響到訓練的士氣。」

這兩則報導,前者只是為人們提供了良好的談助。後者則引起中央相關部門的重視,全國棒委員立即派員前來算帳。帳單是認認真真算妥了,錢却拖拖拉拉沒下來,後來由一個徐外科醫師自組的「同仁會」給付掉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作家,一九七○、八○、九○「政論雜誌」風行的年代,是南台灣最活躍的政治評論家。近年專心於創作長篇小說,已發表《獨角人王國》(二○一五年,春暉出版)、《播磨丸》(二○一六年,圓神出版)、《高賽這一家》(二○一八年,鏡文學連載)、《蕉王吳振瑞》(二○二○年,鏡文學出版)。曾獲第六屆懷恩文學獎、新台灣和平基金會第一屆台灣歷史小說獎、第四屆台灣歷史小說獎及第五屆台灣歷史小說獎、二○一七台灣文學館台灣文學獎入圍,是目前頗受矚目的歷史小說家。


書名:小說徐傍興
作者:李旺台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時間:2021年6月24日
讀冊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玉山社出版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