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我們成了消耗品》

時報出版
233 人閱讀

第十二章 別讓中國接近美國的後門

原本幾乎沒有曲棍球迷聽過華為這個品牌,直到二○一七年電信巨頭華為的標誌出現在加拿大最多人最多人觀看的電視節目上:《加拿大曲棍球之夜》(Hockey Night in Canada)。這對中國公司來說是非常大膽的行銷策略。不過當時華為可能並不了解,在發明了曲棍球的加拿大,這種運動如今的狀況和以前大不相同。舉例來說,在大多倫多曲棍球聯盟(Greater Toronto Hockey League)中,AAA團隊成員的初始年費是五千美元,而後最高可以達到一萬元。傳奇人物高迪.豪威(Gordie Howe)當年或許是穿著二手溜冰鞋在冰凍的小河裡學習曲棍球的,但如今的小孩若缺乏陸上體能訓練、絕佳的飲食和價值數千元的溜冰鞋,他很有可能追不上其他同儕。過去數十年來,加拿大的中產階級實際收入都沒有成長,對這些人來說,有組織的曲棍球運動是難以企及的目標。年輕曲棍球員的全國註冊率在近十年來下降了一成。

但華為這家中國電信巨頭公司並不是因為熱愛曲棍球才對數百萬名曲棍球迷的電視螢幕下廣告的。加拿大曲棍球聯盟試圖在中國推廣曲棍球時,得到的迴響不怎麼熱烈。華為在《加拿大曲棍球之夜》下廣告的目的在於推銷公司漂亮的新智慧型手機──這支手機遠比蘋果想賣給你的還便宜得多。但華為想在加拿大做的事並不只是賣智慧型手機。事實上,賣手機甚至不是華為在加拿大電視頻道上購買最昂貴廣告的主要理由。

華為真正想要的,是與加拿大的電信公司〔例如羅傑斯(Rogers)、貝爾(Bell)和特勒斯(Telus)〕針對無線5G網路的交換設備和其他核心硬體簽署合約,5G將會澈底改變電信通訊系統在全球的運作速度。華為很樂意花一些錢來達到目的。除了成為《加拿大曲棍球之夜》的主要贊助商之外,華為還在二○一八年花了一億三千七百萬美元在加拿大的十間大學投資有關5G科技的新研究。華為也是多倫多國際電影展(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的贊助商。此外,華為還資助了許多加拿大慈善機構,例如職棒大聯盟藍鳥隊的藍鳥關懷基金會(Jays Care Foundation)。華為正努力對加拿大民眾施展魅力,希望能在加拿大人和華為這個品牌之間創造連結。如果華為想要簽下電信合約的話,他們將會需要加拿大人的支持。

在習近平主席的《中國製造二○二五》計畫中,他希望主導電信通訊業會成為中國主導的全球關鍵科技產業之一。華為是中國的電信先驅,正在努力達成習近平主席的目標。人民解放軍的前工程兵任正非在一九八七年成立了華為公司。而後華為超越了瑞典的敵手愛立信(Ericsson),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電信通訊設備供應商,在製造智慧型手機的方面則僅次於南韓巨頭三星。

那麼,為什麼像華為這種龐大的公司要把征服加拿大的小市場放在優先順位呢?加拿大屬於一個名叫「五眼聯盟」(Five Eyes)的西方民主國家聯盟──其餘四個國家是美國、英國、澳洲和紐西蘭。除了價值觀相近(以及同樣使用英語)之外,這五個國家也高度共享彼此的機密情報。其中三個國家──美國、澳洲和紐西蘭──已經因為擔心網路安全而禁止華為提供硬體給國內的5G系統。澳洲前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在任時禁止華為和另一間中國公司中興通訊提供5G設備,他說做出這個決定是為了避免中國在未來侵略澳洲的可能性。

各國之所以會感到擔憂,是因為華為和中國政府之間的關係緊密。許多西方國家擔心華為的核心設備會為中國龐大而複雜的國家監視裝置提供後門。他們擔心中國不只會竊聽,甚至還會做出更可怕的事,例如侵入他國的核心電信通訊設備並控制主要操作系統。因此加拿大理所當然地接到了五眼聯盟的請求,要他們禁止在國內的5G系統使用華為設備。

除了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的國會議員提出請求外,三名加拿大的前任安全部長都公開警告杜魯道政府,如果加拿大允許華為打造新的5G電信通訊系統,國家安全將會受到嚴重危害。加拿大前總理金姆.坎貝爾(Kim Campbell)曾說過她認為聯邦大選時「不適合辯論非常、非常嚴肅的議題」,杜魯道總理認同坎貝爾的說法,他說加拿大會等到二○一九年聯邦大選結束後再做出決定。

接下來發生的事並沒有動搖加拿大輿論:當時的中國大使盧沙野公開警告渥太華,如果加拿大不允許華為參與硬體合約的投標的話,加拿大必須承擔後果。你能想像加拿大決定不購買愛立信的電信通訊設備之後瑞典政府做出同樣的嚴正警告嗎?又或者你能想像如果諾基亞拿不到電信通訊設備合約的話,芬蘭政府警告渥太華等著面對嚴峻的後果嗎?〔當然了,你可能會疑惑為什麼非得向瑞典、芬蘭或中國公司購買電信硬體不可,為什麼不直接從加拿大公司買就好了呢?這是因為像北方電訊(Northern Telecom)等全球等級的許多加拿大企業在全球電信市場中都是犧牲品,他們都被犧牲掉了。〕我很確定中國大使盧沙野的訊息一定讓許多加拿大人鬆了一口氣,覺得華為和統治中國的共產黨之間半點裙帶關係都沒有,這間公司營運時絕對是獨立於中國政府掌控的。

華為表示,他們目前在一百七十個國家裡執行業務,沒有出現過任何有關於國家安全受損的意外或抱怨。除此之外,華為的高層主管也主張,和競爭者比起來,華為並沒有特別占據優勢可以像特洛伊木馬一樣,使用他們的設備竊聽或操控顧客的電信通訊系統。華為也指出,不管安裝硬體設備的是哪間公司,真正讓中國或全球任何地方的駭客能夠入侵電信系統的應該是作業軟體。華為說的或許沒錯。但你比較希望來設計與建設你的電信通訊網路是──公開上市的瑞典電子公司,還是公司規章指明了只要中國政府要求提供協助你就不能拒絕的公司呢?

到了最後,華為在比加拿大更重要的市場中面對了更大的挑戰。二○一九年五月,在中美談判破裂後,川普總統在進行中的貿易戰中提高了賭注,他發布了行政命令,要求商務部禁止華為對美國行動電信公司進行任何銷售──如今他們不能販賣的不再只是5G網路了。對華為來說更致命的,是白宮下令禁止美國公司把科技或零件賣給華為。這項禁令不只影響到這間中國公司在美國的商業貿易,也影響到華為在全球各國的競爭力。

舉例來說,谷歌宣布他們再也不會為華為的軟體或服務提供更新。手機零件生產商魯門特姆控股公司(Lumentum Holdings)也表示他們不會再提供零件給華為。晶片製造商英特爾、高通(Qualcomm)、賽靈思(Xilinx)和博通(Broadcom)都不再供應晶片給華為。雖然川普禁止美國公司販賣商品給華為會使美國供應商每年損失大約一百一十億美元,但這條禁令讓華為大受打擊,難以在競爭激烈的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中和三星等公司競爭。

川普總統在二○一九年六月於大阪和習近平主席見面並重啟貿易協商後,便把禁令解除了。但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知道這只是暫時緩刑,依然對此心懷憂慮。川普闡明了,要等到貿易協定確定後,美國才會確定對華為的政策為何,若無法簽下協定的話,美國會再次執行此禁令。

那麼,《加拿大曲棍球之夜》的大型廣告和消耗性勞工有什麼關聯性呢?

兩者的關聯性可能遠大於你的想像。USMCA是三國之間的貿易協定,但其中一個條款把目標訂在第四個國家身上。第三十二條款指出若這三個國家中的其中一個和「非市場經濟國家」(non-market country)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的話,三個國家都可以中止這個協定。這裡所謂的非市場經濟國家指的當然就是中國。有了第三十二條款這個逃生口,美國就有能力可以請求(或強迫)USMCA伙伴們支持美國對中國發起的貿易戰。

這個條款針對的對象是加拿大而非墨西哥。杜魯道政府一直以來都以十分輕率的態度面對中國的貿易戰線,根據報導,加拿大甚至一度認為他們可以和中國簽訂貿易協定。諷刺的是,加拿大一開始之所以會想要這麼做,是因為渥太華認為美國的保護主義正逐漸增強,加拿大應該增加貿易多樣性。無論如何,這都顯示了在談及面對北京政權的態度與處理方式時,由哈波領軍的保守政府和冷戰時期的態度大相逕庭。而能夠和美國的北方鄰居暨關鍵貿易夥伴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一事讓中國深感興趣。在中國打造通往全球的貿易路線與相關基礎建設的過程中,加拿大可以是絕佳的第一步。雖然加拿大的市場本身並不大,但進入此市場能使中國在美國的後門獲得策略性的立足點。但如果加拿大有任何人認為美國不會介意他們的敵手攻下北美灘頭的話,那絕對是大錯特錯。

第三十二條款因此誕生。此條款將強迫加拿大在兩大強權之間作選擇。加拿大的首席談判官暨當時的外交事務部長(如今的副總理)方慧蘭指出,USMCA中禁止他們和非市場經濟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條款沒有那麼強大,不會破壞任何美中貿易協商。不過貿易專家們對方慧蘭的說法各有不同的意見。但顯然川普總統除了第三十二條款之外,還有別的方法可以關上大門,不讓中國和USMCA的成員國簽訂任何貿易協定,他的袖子裡還藏有另一張王牌。

「阿丹,把她帶走!」

對許多旅客來說,在溫哥華機場轉機是很常見的一件事。但在二○一八年十二月的某個平淡的日子,在溫哥華轉機的孟晚舟卻遇到了令她驚恐萬分的意外。孟晚舟是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公司的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也是華為的財務長,她在前往墨西哥的途中於溫哥華機場轉機,加拿大政府應華盛頓的引渡請求逮捕了她。從那一刻開始,川普政權就再也不用擔心需要行使USMCA第三十二號條款來遏止中國走後門了。

孟晚舟在二○一七年發現自己成了美國針對華為犯罪活動的調查對象,從那時開始她就一直刻意避開途經美國機場。她是公司的財務長,美國指控她曾在美國銀行當局問及有關華為和掛名公司星通技術之間的交易時說謊。星通技術公司涉嫌販賣禁運物品與科技到伊朗。若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的話,她可能會在那裡停留好一陣子。她被指控的罪名是是金融機構詐欺,此罪名的最高罰則是三十年有期徒刑。

孟晚舟顯然沒有預期到加拿大政府會為了將她引渡到美國而逮捕與扣留她。但加拿大和南邊的鄰居之間一直以來都有引渡條約──北京當局也曾在近期和加拿大的貿易討論中要求類似的法律條款。因此,在華盛頓提出要求時,杜魯道政府也做出適當回應並採取行動,在孟晚舟抵達溫哥華時逮捕她,居留在看守中心,直到她以一千萬美元交保,住進她在溫哥華市的地產中。她會在那裡等待未來被引渡或釋放。

在面對中國預期之中的怒火時,杜魯道總理與當時的外交事務部長方慧蘭為加拿大的舉動申辯說,加拿大是一個法治國家,因此別無選擇,必須履行引渡請求。川普總統則以他一貫充滿敵意的風格加入戰局,他公開表示若孟晚舟被引渡到美國,他會在和北京談判時把這位扣留在美國的主管當作談判籌碼。中國當局可不認為川普的描述聽起來像是個法治國家。有鑑於數個月後杜魯道在自己國家裡惹出的頭條新聞,他說加拿大是法治國家的描述似乎也不怎麼可信。杜魯道總理解僱了司法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原因是她不願意撤銷對魁北克工程巨頭SNC蘭萬靈公司(SNC-Lavalin)的指控(該公司被指控為了和利比亞的格達費政權簽約而賄賂政府官員)。SNC蘭萬靈的蒙特婁總部正好位於杜魯道總理在帕皮諾的選區。

北京報復性地把兩名不幸的加拿大人關進牢裡,其中一名是前外交官,另一名是加拿大商人,罪名是中國政府編造出來的間諜活動。這兩人被囚禁了四個月,而後在二○一九年五月被正式起訴間諜罪。還有另一名因為走私毒品而被逮捕並判處十五年有期徒刑的加拿大人,政府突然決定他的刑罰要調高至死刑。加拿大媒體全都重點報導中國的報復行為,人民對於加拿大和亞洲巨獸中國協商貿易協定一事的態度也有了巨大的轉變。渥太華先前對北京提議要簽訂引渡條款抱持著默許態度,如今看來是再也不可能了。

如果你因犯罪被起訴的話,你會想要被關在哪一國?根據報導,被拘禁的加拿大人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麥可.斯帕沃爾(Michael Spavor)都被關在牢房裡,裡面二十四小時開著燈,每天都要被中國國安部官員審問四小時。孟晚舟則住在她價值五百萬的溫哥華豪宅中,除了必須穿戴全球定位系統監測器之外,她可以隨心所欲地在溫哥華區移動。

多數加拿大人都覺得這並不公平。與此同時,中國的加拿大大使約翰.麥家廉(John McCallum)公開宣導要加拿大放了孟晚舟,他說孟晚舟有很好的理由不該被引渡到美國(為免審判此案的法官們沒有辦法靠著他們自己做出此結論,所以加拿大應該釋放她)。不過在加拿大最終決定引渡與否的並不是司法部,而是被分派負責此案的內閣官員。加拿大大使麥家廉繼續在已受到指責的狀況下公開為孟晚舟(與中國政府)說話,杜魯道總理最後終於聽從了多數人的意見,解除了大使的職務。

作者為加拿大經濟學家與世界貿易和能源專家,曾任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CIBC World Markets) 首席經濟學家和首席策略師。著有暢銷書《為什麼你的世界即將變得更小》(Why Your World Is About to Get a Whole Lot Smaller),該著作獲得國家商業圖書獎(National Business Book Award),並入圍《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和高盛年度商業圖書獎(Goldman Sachs Business Book of the Year Award)。另著有《增長的終結》(The End of Growth)和《碳泡沫》(The Carbon Bubble)。


書名《我們成了消耗品》
作者:傑夫‧魯賓(JEFF RUBIN)
出版社:時報
出版時間:2021年11月
讀冊博客來金石堂誠品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時報出版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