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欣賞大谷翔平的年代

西門思
149 人閱讀

許多人都知道Babe Ruth曾經投打雙棲,但大多數人或許不知道,就連Babe Ruth都覺得這樣太累人,他在波士頓紅襪隊的1918年和1919年球季曾經同時以投手和打者身分登場,他的隊友Waite Hoyt稱那是「偉大實驗的一年」(the year of Great Experiment),而如同百年之後,當時的報紙媒體紛紛討論這樣做到底是否正確,就連Ruth自己也曾有過懷疑。

「我不覺得一個人可以正常輪值投球,然後以別的位置在其他比賽中登場,並且年復一年如此。我可以在這個球季這麼做而不感覺疲勞,是因為我還年輕有力,不在乎那些工作量。但我可不保證可以這樣做好幾個球季。」Ruth在接受訪問時這樣說,他在1920年球季前被交易到洋基隊,專心在打擊上頭成為全壘打王。在此之後一百年間,幾乎再也沒有人試圖挑戰投打雙棲,更不用說在投打兩端都繳出優異的成績。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久違的投打雙棲

直到大谷翔平渡海而來,而且還是來自那個曾經被美國佔領數十年,從美國人手中學會棒球該怎麼玩的國家。

在大谷第一次踏進大聯盟的新人球季,右手肘韌帶迫使他只有10場先發投球的機會,留下4勝2敗防禦率3.31的成績,並且在近51.2局的投球中三振掉63人,而在打者的角色上,大谷繳出二成八五的打擊率和三成六一的上壘率,還有22支全壘打及61分打點,這些成績已經足以令人印象深刻,並且為他贏得了美聯最佳新秀獎,但更重要的是,那證明了他的確可以在棒球的最高殿堂同時擔任投手和打者的角色。

因為右手肘手術尚待痊癒,所以2019年大谷只能專職打擊,並且繳出與新人球季差不多的成績,隔年球季本來想再度以投打雙刀流登場的大谷,卻在先發登板第二場就拉傷手肘,而打擊表現也很糟糕,打擊率不到兩成,也僅有7支全壘打,就連大谷翔平都形容那是個「悲慘」的球季,有人懷疑新人球季的成績是不是只能是驚豔,洛杉磯天使隊希望他專注於打擊,但大谷自己不同意。

正因為他的堅持,棒球迷才有機會看到這令人永遠難以忘記的一個球季。

不一樣的2021

大谷翔平在4月2日的第二場比賽就開轟,將芝加哥白襪隊終結者Liam Hendriks的球打上主場右外野看台,不過那畢竟是另一場天使隊輸球的比賽,全壘打固然振奮人心,卻無力挽回輸球的結果,當時應該沒有人想到,那會是一整季偉大表現的開始。

兩天後,同樣是對上白襪隊的比賽,以先發第二棒登場的大谷奮力一擊,將棒球送往中外野看台,光是聽到那清脆的聲音,幾乎就能知道球的最終去向,它足足飛了451英呎遠,那天大谷也是先發投手,儘管他最終沒有投滿五局就下場,還投出五次保送,但三振七人,只有一分責失,那場比賽透過ESPN的直播,讓許多人知道,這將會一個特別的球季。

大谷翔平就這樣一支接著一支地把球轟出場外,而且不只是全壘打而已,他驚人的爆發力和揮棒速度,讓球飛得又高又遠,幾乎棒球碰觸到球棒的那一瞬間,投手就知道自己的命運了。

在一場對坦帕灣光芒隊的比賽,大谷的全壘打球飛了453英呎遠,直到打到右外野後方的牆上,就連曾任光芒隊總教練多年,現在是天使隊總教練的Joe Maddon都說自己從來沒看過那樣的全壘打。在對上堪薩斯皇家隊的比賽,他把一顆時速只有80.2哩的變化球轟到470英呎外的中外野看台,在對上西雅圖水手隊的比賽,他把棒球打到外野最上層看台。

「那傢伙是完全不同種的生物,感覺好像不管你丟什麼球給他,都沒辦法讓他出局。」巴爾的摩金鶯隊投手Keegan Akin說。「他正在做到從來沒有人見過的事。」另一位金鶯隊投手Thomas Eshelman說,他們兩人都是大谷翔平的全壘打苦主。

但不只是打擊,大谷翔平在投手丘上的表現也很出色,他的快速球時速可以超過100英里,能夠有效壓制許多大聯盟打者的揮擊,但他還有下墜角度犀利的指叉球和變化球,迷惑打者的雙眼,這些武器讓大谷在今年球季的130.1局投球中送出156次三振,平均九局可以三振10.8人。

但或許更令人期待的是,人們認為大谷翔平的投球還可以更好。曾是大聯盟投手的球評Ron Darling說,身為打者的大谷已經「幾乎完整進化」,但身為投手的大谷「大概只發揮了一半,這告訴你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洛杉磯道奇隊王牌投手Max Scherzer也認同。他說:「你不會一進入聯盟就成為王牌。那需要好幾年發展,而他還在發展的階段。但是我絕對相信,他的運動能力可以讓他發揮潛能。對我來說,他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持健康。他似乎是一個不可思議的運動員。」

在大聯盟投球,並不只是站上投手丘把棒球丟出去那麼簡單,那還需要很多人們不會注意到的技巧和專注程度,包括怎麼準備每一次和打者之間的對決,就像是鬥智一般。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優秀的投手依然期待大谷翔平可以專注於投球。

「大谷是個很特別的球員,我想每個人都在替他加油。如果他專注投球的話,他會走向成為另一個Jacob deGrom的道路。」名人堂投手John Smoltz說,deGrom是紐約大都會隊的王牌投手。

至少到目前為止,那些同時擔負投球和打擊責任所需要的付出,還沒有讓他退縮,也或許如果只有極少數人註定能同時在投打兩端都有優異表現,那大谷翔平正具備那鳳毛麟角的能力,不僅是6呎4吋、210磅的壯碩身材、厚實的肩膀和胸膛,還有那完全專注於棒球的決心和毅力。

「我來到這裡就是要投打雙棲。那對我來說是個重要的激勵,試著證明給每個人看我能做到。」他在接受訪問時曾這麼說。

儘情享受棒球的大谷

曾任天使隊總管的Billy Eppler曾經把大谷翔平比做Ivan Drago,後者是洛基第四集電影中來自俄羅斯的反派,這不是討厭大谷,而是那同樣對於訓練自己的專注程度,還有斯多葛派的苦練修行。

「他從來不抱怨,從來沒有。他是如此謙虛、友善,每天臉上都掛著笑容。棒球就是他的生命,他吃的、睡的、呼吸的都是棒球。每件事都是訓練,『我要怎麼樣變得更好?我如何才能變得更好?』」在日本是大谷翔平隊友、也同樣打過大聯盟的Jeremy Hermida這樣說。

但大谷並不是幾近冷酷的苦行僧,那是他的偶像,在日本和美國都獲得崇高尊敬的安打王鈴木一朗,人們時不時還能看到大谷在棒球場上的捉狹表情,或是和隊友間的嬉鬧,就在那些瞬間,人們或許會想起他畢竟還是個大孩子,而那些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調皮態度,或許正是因為棒球場上才是大谷最能夠感受到自在的地方。

在加入大聯盟的第四個球季,身為打者的大谷翔平繳出二成五七的打擊率和三成七二的上壘率,長打率則是驚人的五成九二,總共打出46支全壘打和100分打點,身為投手的大谷翔平則是繳出防禦率3.18,9勝2敗的成績,儘管在明星賽後有些熄火,沒辦法挑戰更驚人的全壘打數字,或是最終與第10勝失之交臂,但是對於棒球迷來說,這個球季最大的遺憾,或許只有天使隊沒有打進季後賽,讓大谷翔平的驚奇球季無法延續得更久一些。

但不要忘記了,大谷翔平還只有27歲,人們還有很多機會可以看到他寫下更驚人的紀錄,就像他自己所堅持的目標。

「我們都會把想像中看到Babe Ruth打球的樣子浪漫化。你聽到這些東西,那是一個比生活更廣大的概念。現在我們就在經歷這些,所以不要低估了我們正在見證的事情。」Maddon總教練說。

身為棒球迷,能夠親眼見證大谷翔平的驚人表現,現在或許正是最應該感覺幸福的時刻。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西門思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