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向論文門外的世界

黃涵榆
399 人閱讀

作為政治鬥爭和認知作戰工具的「論文門」

媒體在六月底披露民進黨將由前新竹市長林智堅參選桃園市長,消息一傳出之後,國民黨立即由王鴻薇、徐巧芯、立院黨團發動「論文門」攻勢,指控林智堅就讀中華大學與台大研究所的畢業論文涉及違反著作權法和抄襲。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接著來的是傾全黨之力和媒體側翼每日一爆,鋪天蓋地打「論文門」,先指控林智堅抄襲,再指控碩士論文研究林智堅的余正煌抄襲,再煽動余出面反咬林智堅和陳明通,好像忘記了余在論文致謝上感謝過兩人提供資料和協助論文完成。

學術倫理個案理應經由超然中立的審查委員會處理,但那並非國民黨想要的。國民黨未審先判,先污名化中華大學,同時向竹科施壓,放話要去「視察」,要竹科對林智堅與中華大學提告,刻意隱藏論文完成和著作權轉移的時間軸。

國民黨還造謠先前的科技部下架原有的學術倫理與學術論文著作權規範,意圖製造科技部護航林智堅的觀感。某童姓律師與節目主持人甚至要台大取消陳明通教授資格。

這樣的認知作戰手段就是刻意忽視事實,隨意選取細節套入預先設定的抄襲腳本,於是林智堅與陳明通訊資料上類似「自行發揮」的紅色批註,成了陳明通找人代寫林智堅論文的「證據」,一件事被打臉之後再開啟其他事端,持續製造矛盾。

整個論文門的鬥爭色略還包括持續透過媒體製造林智堅雅虎民調落後的風向和民進黨「換堅」的假訊息。國民黨的盤算是,即使民眾不關心論文風波,至少能激起他們的厭煩,彌補乏善可陳的張善政落後的態勢,其政治意圖再明顯不過。

學術倫理面面觀

國民黨和也來蹭論文案的民眾黨可以從中得到多少政治利益,有待選民理智的判斷和決定。問題是我們還能從整起事件中看見什麼,除了那些不堪的政治操作之外?有哪些是在整個過程中需要被看見的?

當論文門被炒得火熱,連帶「學術倫理」也成為出現率極高的關鍵字。然而,我們真的了解「學術倫理」的意義以及處理程序、和學術研究的種種嗎?在本文以下的篇幅裡,筆者將以自身多的學術工作經驗提供讀者一些參考觀點。

所謂的「學術倫理」泛指基於誠信、負責與公正的學術研究與著作的自律規範。學術倫理並非只是抽象的精神和原則,也是對於做事情和對待他人的方式的規範。國內的學術倫理主要依據教育部與科技部(已更名為國家科學與技術委員會)的規範,各校也大多也有相關業務的校級委員會和各系所的教評會處理學術倫理案件。

就筆者所參與過的科技部學術倫理審查的經驗來說,審查委員由各學門依據學術成就與聲望推薦人選,曾有偽造身份、散佈假新聞的教授,以及未正式審查之前就已醜聞指稱個案,適不適任倫理審查委員會召集人,有待社會公評。

會議資料在會議當天才會看到,委員們就案件的事證,包括當事人的陳述,做充分的了解與討論,再針對案件是否構成違反學術倫理進行決議,若成案再決定處置方式。所有會議資料都禁止複製與攜出會場,所有會委員謹守保密原則不對外透露會議細節。

國內近年最大的學術倫理事件當屬前中央大學校長、前教育部長蔣偉寧涉入的陳震遠論文造假集團。類似的抄襲或資料造假的論文若作為申請補助升等(晉薪),不僅違反學術倫理,更會衍生業務詐欺的刑事責任。但這類的案件基於學術自律原則,鮮少進入實質的司法審理過程,科技部大多只會追回補助款或獎勵和停權處分。

學術審查(包含聘任、評鑑、升等、學術倫理審查)程序雖不對外公開,但都必須做詳細紀錄,確立合法性,並且備後續可能衍生的申訴甚至司法訴訟程序之需。學術審查做成的決議不保證不會有適法性的爭議,相關後續的申訴與司法救濟程序曠時費日,包括台大、台藝大等國立大學校方敗訴的案例時有所聞。

在職專班乾脆關了嗎?

即便學術著作不能造假與抄襲是不變的法則,但學術倫理確切的定義與規範、如何精準應用到人事物各方面細節,有其時空背景與發展脈絡,在原則和實務的層次上,都不可能能將現今的標準運用到過去所有的論文。

以上所談的比較是是學者的狀況,那廣大的碩博士生呢?相關的學術倫理規範的精神也許相同,但做法不同。碩博士論文大多依賴研究生、指導教授與口試委員的學術自律。筆者所服務的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也是在將近三年前,才將論文通過原創性比對系統Turn-it-in列為申請論文口試條件。

類似Turn-it-in的論文比對系統的防弊功能如何,恐怕得有更充分的科學論證,有些較為細緻的取巧行為,例如某論文觀念得自其他著作但未忠實引用,而在整裝之後據為己有,就不見得能被偵測出來。

在維護學術倫理的法則下,假使學界能發展出一款讓各種不管直接或間接的抄襲、剽竊和取巧無所遁形的軟體或機器,也就是說,將倫理審查完全外包給科技物,就必然是一種理想的狀態嗎?

不論是學者或學生,論文所涉及的學術倫理問題起因可能從無知、疏忽到蓄意造假與抄襲,程度不一,當事人所必須面對的咎責也應該不同。學術倫理不僅涉及原則與精神,也是需要訓練的技能(包括論文寫作格式、資料有效且合法合理的整理和引用)。

最近的論文門也引發社會上一波批對於在職專班存在價值的批評聲浪,不少人以極為尖酸苛薄的口吻,直指在職專班淪為學校賺錢的工具,許多政治入洗學歷、攀關係的惡地,論文都是能抄就抄、能混就混。

在職專班也許存在一些弊病,但筆者認為不應阻斷任何人有心從事在職進修的心願,以偏概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絕非看待教育應有的心態。筆者寧可對於人性中的奮發向上抱持信念,應該給有心向學的人機會,不管是一般生就讀的研究所或在職專班都是。

學術訓練和成就不必然等同於重績效的、量化的論文生產,說得直白一點,一個有知識底蘊和文化涵養的社會不需要只重表面、粗製濫造、欠缺現實關懷、無助於開拓知識視野的論文。只看重量化的績效管理的大學治理模式也不會帶動什麼知識變革和文化涵養的提升。

就筆者自己的理念和經驗而言,教育工作者的天職就是善待學生,做好知識傳遞的工作,為學生的未來多埋下一些種子。台灣的研究所體制並非十全十美,如何在兼顧學術品質、教育理念、人性化對待學生等多重考慮下進行改革,有待全體公民集思廣益。

回歸民主競爭常軌

論文涉及誠信問題是不爭的事實,但是並非檢視政治人物誠信的唯一面向。利益輸送、侵犯人民權益、貪腐、財產申報不實、資金往來等等,都是檢視一個政治人物誠信的重要面向,對於國家社會的影響遠比論文重大。

最近連柯文哲也來蹭論文的議題,在筆者看來再諷刺不過。五大弊案變成無大弊案、特權疫苗、所屬單位貪腐連連、和中國高層密會拒絕議會監督、說好但是沒蓋出來的社會住宅、社會住宅高租金是因為不想都讓窮人住、台北捷運工安意外連連、一開幕就嚴重漏水的北藝……有哪一點不是重大的誠信問題?

論文門和新竹棒球場事件說穿了都是為桃園市長選舉量身打造的政治鬥爭戲碼。經營球場的球團都經過多次會勘和試打,球團表示滿意之後才進行正式比賽,因為個別球員受傷把球場建案打成重大弊端,甚至把牆壁補正刮下的石頭捏造成球場草皮上的石頭。

想必國民黨面對桃園選情無比焦慮,畢竟八年新竹市高滿意度的五星級執政成績和前韓國瑜競選總統的副手搭檔毫無執政成果形成驚人的對照,只好掀起論文門和球場的政治鬥爭。

隨著更多的事實被披露,甚至連國民黨更多自家人的論文也被檢舉抄襲,而且事證充分、無從辯解(直接翻譯、加工整裝已發表的英文論文就是抄襲啦!),國民黨真的還要這樣玩下去嗎?會不會國民黨要的就是玩爛玩殘台灣的民主選舉制度,製造更多的社會對立和動亂,為中共犯台製造更多的有利條件?選民得謹慎觀察。

筆者還是衷心期盼國民黨能以台灣眾生為念,回歸民主競爭常軌。論文門形同一到魔咒或業障,扭曲台灣人的心智和視野。但筆者深信台灣人有智慧能望向論文門外的世界,那個有台灣能源轉型和國際參與、烏俄戰事、有疫情、有裴洛西出訪、中共製造國際局勢危機的世界。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