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的訪談災難給台灣人的啟示

黃涵榆
542 人閱讀

擁有美國紐約大學會計學博士學位、現任國內最大在野黨主席的朱立倫,日前接受《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採訪,其表現差不多可用「災難現場」形容。筆者認為我們不能只是把這個災難看成朱立倫個人糟糕的演出,或當作笑話看待,而是應該思考從這一場災難可以看到什麼更大的政治圖像。

濃濃中國風的訪談災難

不論就英語表達能力、受訪的態度、肢體動作等各個面向,朱立倫的表現足以作為語言表達訓練課程的錯誤示範。發音不標準和文法錯誤是多大的問題見仁見智,充其量只是顯示朱立倫久未使用英語的生疏和缺乏充足的事前準備。

仔細看《德國之聲》記者所提的問題,以及針對朱立倫的回應進一步的提問,其充分的準備和專注的聆聽都是優質和成功的溝通必備的要件,也顯示對於國際局勢的嫻熟。舉例而言,朱立倫宣稱夏立言訪中是要去宣達國民黨反軍演的立場,記者質疑國民黨有辦法控制能和中國討論的議題。

當朱立倫繼續拿「九二共識是沒有共識的共識」說嘴,記者反問他現在國民黨支持度只剩14%,表示國民黨的對中策並沒有得到台灣人民的支持。朱立倫多次搶話,責怪記者的訊息錯誤,跳針說國民黨會贏得選舉⋯⋯然後斷然結束訪談。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

面對一個具有相當國際知名度和聲望的媒體,討論的也都是切中要點的問題,相當大的程度代表國際社會對於國民黨的疑惑和不信任,堂堂黨主席就這樣作賤作殘國際發聲的機會。

朱立倫面對國際媒體採訪的表現,和中國政府的發言人趙立堅和華春瑩幾乎是同一系列的產品,日前在法國媒體極盡威脅恐嚇(說是要「再教育」台灣人民,讓他們都懂得「愛國」)的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也同屬「中國戰狼風格」的表現。

國民黨一齣又一齣的國際鬧劇

有智慧的人以理性服人,愚蠢的人以情緒當武器,這在朱立倫這次的災難再清楚不過。這次的訪談足以成為國民黨恥辱的標記,只是他們不見得會在乎。話又說回來,國民黨近來演出的國際鬧劇豈止訪談這一齣?

夏立言在中國密集軍演威脅台灣和危害東亞國際秩序的緊迫時刻訪問中,在議題都被設限的情況下,說訪問是好聽,其實和輸誠完全沒有兩樣。這在國際媒體和社會眼中,肯定也是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舉措。設想此時有烏克蘭高官去「訪問」俄羅斯,下場會是如何?

朱立倫率團訪問美國也是另一場國際鬧劇。國民黨企圖掙脫反美的標籤訪問美國,問題是國民黨這麼多年來有建立多少和美國互動和交往的網絡與信任?美方對於國民黨訪問團反應冷到不行,朱立倫沒有真的見到什麼人、談出什麼具體結論,整個行程跟拍照吃飯的旅行團沒什麼兩樣。

還有國民黨三寶到柬埔寨「救人」,只救一人疑似涉入詐騙,在機場干擾檢調單位偵訊而大鬧一場。當年韓國瑜在高雄市長任內臨時更改與國外訪客會面時間和地點,還取笑訪客遲到。陳文茜在319槍擊發生當晚的國際記者會提到的奇美小護士不知道找到了沒?國民黨擔綱演出,國際鬧劇劇目要多長就有多長。

藍白政媒和他們的國際觀

裴洛西訪台期間,紅藍白政媒把她打成麻煩製造者,完全無法也不願意了解美方的考量和規劃,又和我方駐美人員經過什麼樣的磋商,以及台灣海峽和東亞整體的地緣政治,有哪一點顯示他們的國際觀?

這些紅藍白政媒同時說是我方挑釁才讓中國軍演,如同更早之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際,也是一窩蜂責怪烏克蘭反抗帶來戰爭災難。他們也可以不顧自由貿易規定和國際檢測標準,強推反美豬公投,國際觀在哪裡?倒是很會把中國任意禁止台灣產品當作鬥爭民進黨政府的籌碼。

話說得直白一些,國民黨和民眾黨靠的就是煽動仇恨,靠的是討厭民進黨的情緒氛圍,沒有務實而專業地耕耘國際外交領域,沒有上得了國際政治舞台的人。號稱藍營最有國際觀的陳文茜屢次將中國官媒報導包裝成國際新聞,現在已經浮上檯面要競爭2024總統的人選侯友宜和柯文哲,各位可以想像他們向朱立倫那樣接受國際媒體訪問的畫面嗎?

柯文哲宣稱在中美兩強之間要「左右逢源」是什麼意思?裴洛西訪台和中國軍演之間柯文哲有什麼源可以逢?有人有聽他說過什麼像樣的國際外交政策嗎?還是只是過了四十歲的男人只剩一張嘴?

當中國正透過頻繁軍機擾台以否定海峽中線和建構「新常態」,柯文哲的回應是「看你怎麼定義擾台」,企圖淡化或粉飾中國對台的入侵,所以他會以「管你去死」回應議員要他簽拒絕投降的保證書,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他不過只是說出真心話,管「你們台灣人」(他在電視辯論會上的用語)去死。所以當他講到中國如果要送台灣疫苗,台灣就會焦慮,會在那邊燦笑不止。

他更常掛在嘴邊的「兩岸一家親」除了是複製中國定調的統戰口號之外,還是什麼?柯文哲最近猛打曹興誠,說黑熊學院是義和團,說他最討厭口號治國。他應該很恨自己吧!

國內的藍白政媒才是真正的義和團,凡事以中國為尊、抗拒與世界為友的才是義和團,如同他們現在用疫苗打陳時中,掩飾中國阻撓台灣疫苗採購的事實。

他們其實沒有國際、沒有世界,有的話也都是中國觀點。藍白總說自己沒有能力賣台,但事實證明他們很會對野蠻屈膝,對文明尖酸刻薄。國民黨熱衷的海峽論壇就是宣讀中共反台獨的統戰方針,柯文哲引以為傲的雙城論壇連講稿都要先被審查被修改,到底有談出什麼對台具體貢獻?

國際外交還是讓專業的來

柯文哲的「左右逢源」和「兩岸一家親」、國民黨的「(沒有共識的)九二共識」的災難程度都不亞於朱立倫的訪談,它們不只是口號,更是最可恥可悲的災難。歸根究柢來說,在台灣現今的處境中,親/傾中立場沒有世界,就只是被鎖進中國預設的框架,會讓台灣將失去好不容易累積的國際信賴與支持以及民主的生活方式。

美學不外乎對細節的照顧,對人的情感的關注,對他人存在的重視,這些能力都對於外交事務至關重要。像朱立倫那樣把訪談搞成災難現場和國際笑柄,像柯文哲那樣整天把粗鄙的語言掛在嘴邊、整天酸言酸語的人,有美學品味嗎?

近日駐美大使蕭美琴、駐法大使吳志中和其他駐外大使頻上國際媒體節目侃侃而談,不論就語言表現和說理的能力,都對台灣的國際聲望與支持有極為正面的貢獻。副總統賴清德臨時赴日出席安倍晉三喪禮、裴洛西訪台和最近一波又一波的國際友人訪台,都是需要這些傑出的外交人員縝密的磋商、認真而細心的溝通能力。

所幸現在代表台灣的是這些外交人才,藍白要繼續當井底之蛙的義和團、要繼續演出國際鬧劇就由他們去。台灣人看在眼裡,會記得用選票制裁他們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