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的45分鐘「變臉」秀難以服眾

趙君朔
1.3k 人閱讀

國民黨黨主席朱立倫6月2日啟程的訪美行已經告一段落,他此行主要目的正是要傳達國民黨並非一個親共反美的政黨,而是一個一向都很親美、堅守民主自由的政黨。此外他還要替中斷十四年的國民黨駐美代表處重新成立揭牌。由朱在各個拜會美方人士場合、和其臉書貼文的言論來看,他是很想以此不算短的出訪行程扭轉國民黨在他上任之前的形象,那麼他成功達到這個目的了嗎?

圖片來源:翻攝自朱立倫臉書粉絲專頁

親共者與中共黨媒主事者的批評

以目前較傾向藍營的評論來看都認為他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其中一篇刊登在新加坡《聯合早報》、由台灣藍營政治幕僚撰寫的長文舉了來自台灣紅統人士黃智賢、新黨和中共官媒《環球時報》胡錫進對朱改口的抨擊來證明朱的發言有其效果。

但首先其實並沒有真正的中共黨、政官員出來對朱的各種發言做正式的官方表態。另外他們兩人和新黨的抨擊與其說是反對朱的談話內容,倒不如說是為了國民黨竟然也玩起「兩面人」的遊戲感到詫異。因為他們都沒想到這個新主席剛上任就回覆習近平賀電說要攜手「反台獨」、前主席跑去新疆參觀後說迫害人權是西方謊言、另一位前主席六四當天公開指控台灣是「不自由民主」、習近平的以民為本才是正道的政黨,結果朱到了美國馬上展現另一副嘴臉。

所以黃智賢才諷刺朱立倫當自己是「美國國民黨主席」,新黨抨擊朱是「美國倫」,胡錫進說國民黨是「百年爛黨」。除了新黨還具體的提到朱強化國防的主張是要把台灣「送上戰場」外,這些形容都稱不上是嚴肅實質性的批評,也就是說不能因為朱立倫的談話被對岸和親共陣營抨擊就推論朱已經成功轉向。反而是朱為了重新打造形象但手法太過粗糙缺乏技巧而讓紅色陣營出言諷刺其醜態。

當然要更具體的證明這個論點最好的方法就是檢視朱立倫在美國著名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將近45分鐘的座談內容。整場座談是由主持人做兩分半左右的開場介紹後,由朱立倫做將近三十分鐘的演說,闡明國民黨的立場,最後十五分鐘由布魯金斯研究所的中共專家Ryan Hass還有戰略國際與研究中心「中共實力」(China Power Project)項目負責人Bonny Lin先對朱立倫提問,最後再開放現場給現場觀眾。

朱立倫的演說內容說了什麼?

朱將近三十分鐘演說是先從國際地緣政治環境近來的重大變化開始論述,然後帶到許多國家民主制度陷入了危機,再來進入重點談美中對抗下台灣對於兩邊各自的重要性以及台灣能作為傳承中華文化的樞紐性角色,促進東西方對話,最後是要達到上述這些目標,國民黨關於台灣的實際政策主張如強化國防、和對岸進行堅守核心原則的交往。

這樣的演說架構其實完整而頗有野心,當然對於一個還是希望在台灣重新執政的百年老黨黨主席要能對這些問題提出一套代表自己政黨的見解和主張也不過分。只可惜朱主席因為下面這三個理由並沒有順利完成任務:(1)嚴重缺乏準備以至於演說內容充斥空洞的口號和緬懷國民黨久遠的過去;(2)除了在國防上提出了較具體的政策(但很諷刺的是全盤照抄美國目前希望台灣該走的方向)外,全場沒有提出任何其他的政策方針;(3)朱立倫本人嚴重缺乏足夠的英文能力進行闡述,簡報中也充斥生硬的英文描述沒被修改,雖然朱本人是紐約大學的博士,過去也以黨內「親美派」的形象被定位。

以第一點來說,通常在美國智庫由政治人物、大企業CEO進行演說或是對談的場合,極少見政治人物還需要邊看Power Point的簡報檔才能一邊進行演說的情況。而且從簡報檔的內容和格式來看,只是倉卒之下綜合一些主流媒體的資料但缺乏黨內政策幕僚自己的消化、整理過的內容。

比方說有一頁簡報檔是在談中共的國際形象大壞,簡報上列出來的原因是新疆的再教育營、香港施行的國安法、對民眾的監控和媒體控制、上海的封城和軍機屢次進入台灣的防空識別區。這些都是正確的事實,但是這些主題美國智庫了解的程度根本遠高於國民黨,蜻蜓點水的提到這些只是班門弄斧。

而頻頻在演講中說要捍衛台灣民主自由的朱立倫卻不願意談中共以各種方法對台灣的滲透來讓現場來賓了解更多第一線的情況,反而拿出智庫人員和聽眾都比他更熟習的國際媒體新聞標題來當佐證,這除了缺乏專業幕僚和不敢面對自己黨內有一堆黨員已經是中共滲透的溫床之外沒有更好的解釋。

再來朱舉出了台積電來說明的台灣重要性,這本身當然沒有問題,但對於台灣面臨最大的挑戰、執政黨也還有努力空間的經濟轉型和升級,朱則沒有置一詞,只是吹噓台積電是國民黨執政時期創立的公司,然後忽然很突兀地秀出超過一世紀的孫中山和美國人握手的海報說國民黨一向很親美,這種只敢訴諸非常遙遠的過去而不敢正視自己黨內這幾年來和中共同調對美國的各種公開嘲諷、批評之詞只能說把台下的觀眾看得太簡單了。

也因為朱的演說內容極為空洞,說穿了只有(1)搭配國際媒體的新聞標題和舉出少數陳年往事空談國民黨一直都很親美和守護民主自由;(2)將所有國民黨反美的指控都說成是不實的。在演講完後的問答時間,劈頭就被Bonny Lin問到底國民黨的政策主張和執政黨有何不同(正因為演說中根本聽不到)。

朱對此的回答是他認為執政黨對提升台灣的自衛防衛能力還不夠,而且需要和對岸保持對話來保障旅居對岸的台灣人權益和降低緊張,這依然只是很空泛的大方向,而沒有告訴聽眾是哪方面的防衛能力不夠,以及既然你自己都說中共有如此多的惡行,你要如何在保持原則上去和中共接觸。

再來另一位對談人Ryan Hass問到美國近來更為關注印太區域的事務,朱主席是希望美國再來的關注是更多或是更少?朱的回答是他歡迎美國的關注,但希望美國的關注不會帶來更多麻煩,所以他對美國的關注表達感謝但希望未來本區域的緊張程度能降低。朱的回答受限於英文能力一樣是簡單而模糊。若假設這段很勉強說出來的英文是忠實地表達其想法的話,他就是在告訴現場觀眾,是國民黨的長期盟友美國造成了台海或是印太的緊張,而不是他也認為問題很多的中共。

第三個問題回到Bonny Lin,她希望朱對剛剛演講中提到的,要對近期五到十年內台海可能的突發狀況(contingencies)做好國防上的準備做出更詳細的說明。朱回答的前一句可以說是全場發言的經典,他說「我不是這方面議題的專家,但我相信政府不該對所有(暗指美國提出的)國防需求照單全收(他不只用了yes man還用了yes woman,應該就是在暗諷蔡英文總統)」。

再來他說關於國防需求的問題,應該多請教專家的意見,國民黨內就有很多專家,用來確定到底要實現不對稱作戰需要什麼。這段話雖然同樣空泛,但的確國民黨智庫內是有揭仲等長期對國防議題進行著述的專家。然而離譜的是,朱自己在演講的簡報中和問答中都是宣揚美國目前大力要台灣遵循的「不對稱作戰」戰略指導方針,但在問答中卻反過來說政府照單全收不對,更不知道自己黨內智庫的專家對此概念早多次發文質疑過,這樣誇張的自打臉他的幕僚實在應該好好反省。

朱的回應實問虛答的多

接下來第一個開放觀眾的問題由也是布魯金斯的研究員,近來研究台灣落入高所得陷阱的林夏如博士提問,她問朱面對美中脫鉤的趨勢,國民黨要如何提出一套有別於執政黨,關於台灣的企業如何應對甚至受惠的政策?朱對此的回答也很經典,他說美中的貿易戰、科技戰的確傷害到了企業,而國民黨身為冷戰時期的執政黨,有非常多的專家與經驗能找到解方來降低緊張。這又是用白首宮女話當年的方式虛答了頂尖專家的「實問」。

第二個現場問題是問他對九二共識的看法,朱直接強調這是一種沒有共識的共識,這放在九零年代的狀況去看是勉強說得通,但朱的答案一樣沒有辦法處理現在中共早就推翻這個所謂的沒有共識的共識,還強加了自己的詮釋,如不面對這個難題,根本難以做到朱自己在演說中宣揚的和中共進行有原則的接觸。

第三個問題是對談人Hass選出網上觀眾的提問,問國民黨如果重新執政,是否該和北京合作以設法加入CPTPP。朱很快反問說是該請美國邀請台灣加入印太經濟架構比較重要吧?這算是他全場唯一稱得上漂亮的演出。

第四個問題是在和中共經濟交往時,國民黨要如何保護敏感的關鍵產業呢?朱的回答這次變成文不對題,他提到台灣的大企業的生產基地都已經很分散,但很多中小企業還是聚焦在對岸市場。結果他講到這邊Hass忍不住插話問他說那所以國民黨不會要中小企業分散單壓中共市場的風險囉?朱聽到馬上轉向說國民黨一樣會鼓勵它們減少風險,沒有一個政府包括國民黨會主張單壓一個市場。

最後一個問題是國民黨是否會多和美、加之外的西方交往來強化保台的力量呢?朱回到他的確近來也常和西方各國派駐台灣的外交官見面談話,這也是今天這場活動的結束。

從上面的描述可以明顯看到,在準備不足、內容空洞又沒有端出政策下,在美國水準很高的智庫活動場合一開放問答後馬上面臨隆隆炮火,要你台灣第一大反對黨的主席針對具體問題說明你要怎麼做,結果很不幸的,全部八個實際的政策議題提問,朱只有其中一題用有智慧地反問化解了尷尬(但一樣還是沒有回答),最後一題算是及格之外,大部分的回答都讓人看不出國民黨有在針對台灣面臨的重重挑戰下工夫研究。

其實說穿了,國民黨幾年來就是常常很巧合的和對岸口徑一致的以無理的謾罵胡亂批評執政黨才會落得被貼上親共反美的標籤。但朱這場演講的表現,除了喊口號、吹噓過去和暗諷美國外,實在看不出任何新人新政的氣象,而且更誇張的是,看到他全場辭不達意、錯誤連連的英文表達,他不只是無法翻轉人們國民黨親共反美的印象,恐怕連他自己「知識藍」、「經濟藍」的招牌也砸了,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此行十一天,連一個國務院的官員和重量級反共友台的參議員都不見的原因吧!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