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智堅退選,然後呢?

黃涵榆
575 人閱讀

前新竹市長林智堅日前在不想繼續造成社會分裂和民進黨選情負擔的考量下宣布退出桃園市市長選舉,整起論文爭議事件「理論上」應該就此宣告落幕,選舉「理論上」應該回歸政策辯論的常軌,關鍵在於我們是否深刻理解整個事件的複雜面向。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論文爭議的政治效應

關注整起事件的讀者朋友們應該都可以看到,從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王鴻薇發動論文抄襲的指控以來,各個政黨和媒體如何不符比例原則地任意渲染甚至誇大扭曲論文爭議的事實,以至於整個選舉偏離政策辯論的常軌。

這樣的政治效應並沒有隨著林智堅退選而結束,國民黨方面依然持續透過論文事件抹黑民進黨煽動支持者攻擊台大,同時間他們也在論文事件真相還有待進一步訴願程序釐清的情況下,炒作「走了抄襲的,來了挺抄襲的」,製造更多的矛盾。

國民黨繼續把學術倫理當作提款機,大打「走了抄襲的,來了挺抄襲的」,恐怕是傷自己多於傷到對手,自家參選人的論文也陸續被攤在陽光下檢視,當中不乏抄襲事證都已被清楚披露。

柯文哲民眾黨也不遑多讓,也傳出論文抄襲的情事。柯文哲說的「每天喝酒跑攤,哪有時間自己寫論文」、整個事件就是ugly一個字,蔡壁如論文被揭露確切的抄襲事證而重重地打到自己,柯文哲就只是淡淡一句「論文是歷史共業」。

比論文重要的誠信問題太多了吧!國民黨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自家立委近來因收賄被判重刑,宜蘭縣縣長林姿妙也因為可疑的支票和資金往來被搜索和約談。攤開整個台灣近代史,有哪一個政黨貪污和其他犯罪記錄比得過國民黨?「走了抄襲的,來了挺抄襲的」惡毒程度令人驚嚇,更是在掩飾自己貪腐的血統。

在林智堅退選之前就傳出國民黨的「論文套餐」政治鬥爭不僅會針對民進黨候選人,也會把陳明通當作首要攻擊目標。陳明通被妖魔化,學術專業成就被全盤否定,這對國民黨而言是他們慣用的政治鬥爭手法,宇昌案、浩鼎案和高端疫苗,都是為了政治目的不惜摧毀專業學術或科學成就的事例。

只不過鬥爭陳明通不知道又會打到多少自家人,畢竟陳明通指導的學生藍綠都有,同時間另一位論文指導大戶江宜樺所指導的奇文也陸續被披露。國民黨還要再玩論文這局嗎?這是自虐還是在展現死亡驅力?

即便國民黨和民眾黨把學術倫理當作政治鬥爭的遮羞布,我們還是可以看出林智堅陣營乃至民進黨整個危機處理出現極大問題,以至於讓論文事件醞釀出不必要的紛擾和社會對立。林智堅陣營如果第一時間就備妥所有資料自請調查,狀況也許完全不同。

蔡英文總統要全黨相信自己的同志林智堅是可以理解,但「相信」並不足以化解論文的政治效應。媒體顯然刻意把總統發言支持林智堅捍衛自己的清白扭曲成「下令全黨救一人」、「和台大對幹」,但是筆者認為在總統的高度或黨的立場上,都可以更有高度一些,應該約束支持者不要攻擊台大,對於學倫會審查結果可以表示不滿意甚至遺憾,但必須尊重,強調依循體制規範進行申訴,表達捍衛和強化學術審查獨立性的決心。

學界的不同聲音

炒作論文爭議的政黨和媒體事實上都刻意掩飾學界的不同聲音,台大學倫會也沒有謹慎地處理學者們所提出的事證和觀點。前台大數學系教授黃武雄比對林余兩人論文,表示不同意台大學倫會裁決。他指出除了論文目錄相似度頗高之外,無從斷定抄襲事實,並且呼籲成立學術中立的調查委會。

中研院院士林長壽對於台大學倫會的決議表示不以為然,畢竟先寫但未出版的手稿和計畫書有可能較晚發表為正式論文,畢業先後的順序不足以作為抄襲的主要依據。政大社會系鄭力軒與政治系蘇彥斌、中山社會系葉高華等教授從社會學統計原理,反駁網傳從統計學判定林智堅抄襲的謠言。

擁有牛津大學博士學位的汪浩近日來連載他仔細閱讀陳明通、林智堅和余正煌論文的結果,仔細對比論文發表的時間序、研究方法框架和對象,提出比台大學倫會更精細的審查。但他並不認為有抄襲的事證,主張是兩個研究生依照指導教授給定的研究框架進行對象不同的研究。筆者在前一篇專欄文章也就個人參與學術倫理審查的經驗,討論了台大學倫會不合程序正義的問題。

然而,就現實層面來說,類似的情況在一般的學術審查其實很常見。學術體制賦予審查委員會和審查人審查權力,但結果不一定都符合專業客觀性,也因此接下來的申訴程序必須更為謹慎完備,諸多爭議不宜也不可能在媒體上各說各話,任由爆量混亂的訊息模糊焦點。

除了審查時效(一般至少都在兩個月左右,李眉蓁案甚至跑了一年半才有結果)快速到不可思議之外,筆者不確定論文是否有送外審,會議中是否有法律諮詢委員,法律認證的電子郵件、林余兩人之間的資料往來和許多時序和資料上是否被忽略。誰主張要納入那些資料、誰在引導會議進行、會議中到底討論了什麼,都留待接下來的司法程序釐清。

政治其實很簡單,找回人性和理性而已!

我們除了支持司法程序解決論文爭議之外,還能怎麼反思整個事件?柯文哲很多年前說的那一句「政治其實很簡單,整回良心而已」,對他自己顯然已經沒用了。整個論文事件遮蔽的恐怕是再平常不過的人性和理性。

政治其實很簡單,找回人性和理性而已!可悲的是國民黨還在持續擴大烏賊戰,連民進黨基隆市長參選人蔡適應的基隆高中榮譽校友的身份也可以炒作成偽造學歷。

政治其實很簡單,找回人性和理性而已!到底是什麼讓這種簡單變得遙不可及?顯然論文和學歷被提升到意識形態崇高之物,被投射了各種政治動機、仇恨和水火不容的本質化的善惡對立。

論文到底有多重要,特別是對不是從事學術研究的人來說?當下這一波論文的狂熱,會不會只是反映了長久以來台灣社會對於(表面的、膚淺的)形象的著迷甚至迷信,因而一旦那形象被戳破,就容易被等同於人格破產,被激化成政治對立?

即使是在學術界,量化的論文生產就應該被當作最重要或唯一的指標嗎?這個問題已經牽涉台灣整體高等教育和學術體制的反思,這也正是在這一波論文爭議中最被忽視的一環。

在職專班的問題由來已久,發動論文爭端和緊咬林智堅論文的一方真的關心嗎?學校是不是只把在職班當作提款機,而沒做好學術訓練的把關?在職班需要什麼學術訓練,一定要寫論文才能畢業嗎?讀在職班的人到底要什麼,反映出什麼樣的供需?

筆者在學界服務多年,我深信論文寫作不應該只是畢業的門檻或者拿學位的工具,而有積極的自我提升,對知識傳播與累積的貢獻。論文寫作的倫理誠信也需要專業訓練,在職班是否能夠做到或者應該做到什麼程度,都有待公民論壇集思廣益共同討論。

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論文的問題都沒有偉大到必須變成生死存亡之戰,學術倫理更不應該被當作政治鬥爭的工具,而是包含如何坦白面對學術能力不足或過失。一個成熟的社會除了咎責之外,也應該培養對於過失的理解和包容。

林智堅已經退選,如他所宣示的,選擇另一個戰場為自己的清白而戰,是勇於面對也好,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也罷,對整體台灣社會都是利大於弊。

相較於林智堅的退選,一路狂打狂咬論文案的國民黨,對於自家人的論文爆發抄襲爭議已宣布論文即使抄襲也不承諾退選,而柯文哲顯然也會護航蔡壁如那網傳如剪貼簿的論文到底。

各黨面對論文門的態度全民都在看。然而,會有多少選繼續著迷、深陷論文和學歷戰場,著實考驗著台灣民主體制是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淪。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