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們獻祭的群眾

盧郁佳

社區感染,意謂只知道有人發病,找不到感染源。

藝人徐熙媛11日深夜IG發限動:「我的微博被封鎖了,IG也被停更了!我只想說:我們被集體屠殺了!蔡!屠殺我們」群眾錯愕。

隔天,她澄清「微博跟IG都沒問題……本人手殘不會用」,前文是怒批蔡英文擋疫苗,餘怒未熄。亦即她一察覺發不了微博、IG,先想到這是蔡英文迫害她的陰險手段:蔡先擋疫苗害命,再得寸進尺封殺徐發文。徐被惡勢力盯上了,她決定對外呼告,既是求救,也是指認凶手。

天亮清醒,她意識到,IG發了文,就表示IG未被封鎖。她並沒掩飾錯誤,爽快發文承認,但仍然氣蔡英文。

疫情中,有餐廳倒閉,有人失業斷炊,有人全家確診,奶奶死了,單親爸爸也發燒被隔離,不知道誰來照顧六歲確診的女兒,後來叔叔接走了。徐熙媛比絕大多數人富裕健康安全,但她所描述的主觀情境,簡直像是香港反送中的15歲少女陳彥霖被監禁、跟蹤、滅口、用替身冒充營造假象。暗無天日,苦恨、掙扎、無助。怎樣的暴力可以把安全的人逼到絕境?

在「蔡英文草菅人命擋疫苗」鋪天蓋地的聲浪籠罩下,許多藍營支持者在封城中的飽受驚嚇、絕望怒火,也許就像反送中支持者看著影片裡,中文大學保衛戰中夜空硝煙照亮底下學生蒙面瘦小身影,感受的驚恐傷痛,渺小無力。

擋疫苗,是陰謀論。但陰謀論對自己的支持者毫不留情趁虛而入連續重擊,反客為主製造的受害情緒,卻是真實的,蝕空日常所需的安全感。雖然受害者自己沒有挨揍,但疼痛反應跟挨揍完全一樣。雖然感受與現實不成比例,但卻跨不出去。它不放過它的犧牲者。它的祭品。

這些連年不斷的陰謀論,對毫不設防、從小信賴他們的人不負責任,造成了嚴重的傷害。怎樣才能挽回?

作家龍應台13日臉書發文,指傳聞「政府領導與藥廠有圖利勾結」,混亂、無能、欺騙、冷酷,令人憤怒,害她這一個月每天都很悲痛、憤怒、無能為力。在德國的兒子告訴她「我們在這種狀態已經過了整整一年半」,建議她回頭過自己的生活。

於是她走到園裡,看絲瓜開花。

龍應台沒有說她是否意識到「蔡英文貪污」、「冷酷擋疫苗」的真實程度如何。但她開門走到花園裡那刻,或許像是徐熙媛忽然發現微博跟IG都沒問題。從深陷情緒深淵,剎那間回歸現實的身體感官,窗明几淨,藍天白雲,成群麻雀飛過田野,陽光普照。周圍沒有人磨刀霍霍等著闖進來屠殺,是安全的。

這種轉變,不太可能發生。你無法把人們從那怎麼說也說不清楚的共感情緒裡拉出來,因為受苦的人渴求別人認同,而你無法認同他們,就算假裝認同也騙不了人。那只會讓他們再次掉進沮喪孤獨失語的深淵,又有好長一陣子爬不出來。

那有療癒之力的魔法台詞是什麼呢。她的兒子既沒狂熱附和她,也沒說她錯,只平靜地說「我們也是」。

療癒人心的,是兒子用愛意去傾聽時所保持的靜默嗎?也許。

也許家人對你的情緒起伏已經熟悉,能抓到那個節奏,海面朝岸逐漸掀起的波峰、孩童玩累了的疲憊,踩上浪頭,讓浪花把你托送上岸安歇。我不知道,也許把徐熙媛從醒著的噩夢中喚醒的,不是天亮。是媽媽進房看看她,罵她不睡覺,給她端一杯牛奶。

療癒人心的,也許是歲月摯愛所累積的信賴。

陰謀論不只把人們打進情緒的深淵,而且每天都在衍生另一個陰謀論。最近一次,日本捐台124萬劑AZ疫苗,6月9日中央宣布,75歲以上長者、長照機構人員及洗腎患者等,15日開始打。

11日,台北市里長電話被打爆,台北市長柯文哲抱怨:跟他們說,預約系統要先做好,現在還沒做好,到時候預約程式要連夜把它做出來。今天是禮拜五,連休端午節也沒有休假,下周上班第一天就要打,中央到底要發給北市府多少,每個診所要發幾劑,我都不知道,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告訴我們。

12日,高雄市收到9.1萬劑,下午就打。

13日,台北市長柯文哲指控,中央事先洩漏消息給高雄市,是政治內線交易。

向龍應台證實「政府混亂、無能、欺騙、冷酷,令人憤怒」。一個陰謀論誕生了。

柯文哲抱怨中央不提前預告疫苗數量,害他無法計畫。顯然市府別無他法,只能仰賴該打的民眾自己上網預約。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其實疫苗已配發多次,高雄市從5月28日至30日打完2.1萬人,6月2日到4日打完2.7萬人,駕輕就熟。高雄市疾管處何惠彬處長在臉書發文說明如何估計日期、數量:

6月4日疫苗抵台,何惠彬按經驗推估,約一周後配發。於是疾管處就未打名單造冊。

6月9日,指揮中心宣布增納長照機構住民、75歲以上長輩,疫苗6月12至13日到各縣市。

根據此次全國疫苗的總量及過往經驗推估CDC撥配疫苗原則、以及已掌握的尚未施打人數,估高雄約6至8萬劑。

早已統計好,第1-3類未接種之醫療及防疫人員約2.3萬人,洗腎病患1萬人,長照機構居民1.9萬人,共5.2萬人,實際接種若7成5,約4萬人。

剩兩萬劑,民政資料87歲以上約3.1萬人,預計可打2萬人。得知配發8萬劑,所以打完87歲以上,可繼續打。

台中市長盧秀燕也表示,半個月前已規劃,主動通知長輩接種,還有到宅打疫苗、接送。

14日,柯文哲說的「內線交易」更新集數:中央未必給高雄市通風報信,但肯定要陷各縣市政府於不義。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臉書抱怨被中央當敵人防,6月11日早上會議,中央該說疫苗數量卻不說,只說75歲以上打到兩成。中央明知疫苗只夠打到兩成,卻開放「75歲以上」,讓民眾質疑地方政府。

陰謀論現身。氣氛如同徐熙媛曾陷入的悲憤:你凡事衝著我來,我不好都是因為你,你就是存心要害我對不對。

像是在回應何惠彬的造冊教學,黃珊珊臉書寫道:「地方政府當然有長輩名單及各年齡層數量,但不知道中央要發多少劑。」11日下午4點才收到mail,台北市打5.8萬劑,扣除1至3類與長照機構,85歲以上的長輩打完就不夠了,「這才是簡單的數學問題。」

打完就不夠,會影響造冊嗎?黃珊珊認為,其他長輩可能要等下一波,所以這個不是數學問題,所以一直都是疫苗數量的問題。

「疫苗數量的問題」是什麼意思?乍看是抱怨不懂中央為何對數量保密,實則是抱怨疫苗不夠打完75歲以上的人。前者黃珊珊接陳時中電話就可以問他保密的原因、要求改善;後者疫苗不夠,和造冊無關。和什麼有關?

好心肝診所爆出權貴插隊打疫苗,柯文哲辯稱,最大問題還是疫苗不夠。

為什麼黃珊珊文中反覆說「簡單的數學問題」、「不是數學問題」、「是疫苗數量的問題」?

最近有人提過這個詞,是網友Ann發文質疑「數學問題」:台北市拿134000劑,一到三類12萬9千人,打完應該剩5千劑,柯文哲卻說剩6900劑,還有4萬多人沒打。近3萬的差額,誰打了?

台北市議員簡舒培10日指出,北市府提報第一類醫事人員7萬3583人,但截至6月7日接種8萬3104人,超過近一萬人。如果是打第二劑,那麼4月7日前台北市疫苗接種只有3712人,差7千多人次,誰打了?

簡舒培問,台北市醫師公會9日聲明第一類還有5千位診所醫護等著打,但台北市已超打近萬人,誰打了?

原來黃珊珊不是跟何惠彬對話,而是迴避、否認「數學問題」。此文表面抱怨中央製造施打計畫的障礙,卻仍隱密地圍繞好心肝診所事件攻防。

陰謀論,是障眼法。

而施術卻是以廣大支持者的心魂為祭品。

留言評論
盧郁佳
Latest posts by 盧郁佳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