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文化治理──一種讓你死寂的噩夢

林艾德
3.7k 人閱讀

最近引發討論熱潮的《台北女子圖鑑》,主要是描述出生台南永康的女主角來到台北後的職場跟感情生活,自首播後即受到台南人猛烈地批評,認為劇中充滿了對台南人錯誤的刻板印象。相反的,面對劇中台北人展現的虛榮、現實、交友複雜、自我中心等等負面特質,台北人大多是一笑置之。

我們不但習慣被這樣描述,也接受這樣的側寫。

有時候,我們還能帶點反諷意味地看待這些負面特質中的正面意涵。虛榮是我們勇於展現自己的能力,現實是理性主義的特徵,交友複雜是台北兼容並蓄的樣貌,自我中心則是我們的生活態度。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城市,當然不在意他人的目光。

台北無法和國際大城市拼比

不過很可惜,台北的自信是脆弱的。我們的自信就像曾經風靡一時、如今跌落神壇的「不丹式幸福」。如果以台灣為疆界,那台北人的確是充滿自信的,彷彿不論別人怎麼看,我們都對自己選擇的方向確信不疑,彷彿那真的是發自我們內心想走的路,而不是屈從於他人的看法。但如果把眼界打開,面對東京、紐約、巴黎、倫敦等大城市,台北人卻是自卑的。因為此時我們隱隱約約明白,我們的路其實不是自己選的,也沒有什麼特別,我們只不過選了這個世界上最主流、最功利的生活態度,而在功利的競爭上我們有天生的優勢可以睥睨這座島嶼,但面對那些比我們更「現代化」的城市,我們的自信就蕩然無存。

從出生、求學到就業,作為一個一輩子都在台北生活的人,我與台南人、高雄人往來時,感受到最大的區別當然不是《台北女子圖鑑》中的刻板印象,而是「他們好像很愛自己的故鄉」。當他們說起故鄉時,話總是特別多,什麼景點、什麼小吃,最近又有什麼藝文活動,有時我都想打開他們的包包,看看是不是有文化局或觀光局的手冊在裡頭。

台北人不會這麼做,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座城市有什麼值得推薦,我們留在這裡的理由,就跟南部人來台北的理由一樣,只是因為這裡可以賺比較多錢。

曾經高舉文化,如今吹噓是尚

曾經我們也想改變這件事,讓台北成為一座以文化為榮的城市。2014年我們選了一位市長,他的競選口號是「改變首都,從文化開始」,選舉時他多次強調都市發展和經濟政策應秉持「文化優先」原則,承諾他會盡最大力量保存本土文化,更率先簽署《台北市市民文化宣言》。在簽署宣言時他說,過去台北市民被一種浮誇包裹著,就像耗資巨大的煙火,沒有培養在地文化,反而花錢吹出一個又一個沒有實質的泡泡,讓台北市民只能成為膚淺文創的消費者,市民自行發展的文化傳統,被許多假都市發展之名的政策剝奪。

說得多好。

從他口中,我們見到了光榮城市的願景。只是,這個願景也像煙火般閃逝,美好的未來停留在他口中,僅以一紙宣言供憑弔,未能成為現實。8年後,我們依舊是個沒有文化底蘊的水泥城市。

如今,我們還是在放市長口中「一次性」的煙火,而且越放越多,台北燈節、城市博覽會都是數千萬預算,過去花800萬辦的跨年活動,去年一度史無前例的編列到6000萬;市長答應全力保存的本土文化一一被剷除,嘉禾新村、南港瓶蓋工廠全區保留的承諾跳票,北投製片廠、迪化街、康定路街屋、陳茂通宅等古蹟陸續被判定成「不具價值」;而所謂的「文化優先」,具體表現在三井倉庫遷移案時,市府直接不顧文資委員意見,不願讓委員投票,以主席裁示的「共識」決定了三井倉庫為都市開發讓路的命運。就連引自巴黎,強調藝術與城市融合的藝術節「白晝之夜」,到了台北,也會逐步退去藝術色彩,成為強調士林夜市商圈復興的大型商業活動。

圖片來源:翻攝自蕭瑩燈臉書粉絲專頁

柯文哲以虛無主義讓台北人絕望

所以《台北女子圖鑑》中的那個台北,形象再差又有什麼好在意?台南人的心目中,有所謂理想台南的樣子,即使每個台南人人想法多多少少不同,但理想讓他們有了目標與方向,讓他們對故鄉的愛有了寄託之所,所以他們才會生氣。而台北人有什麼理想的模樣嗎?更多時候,錢要我們怎樣,我們就怎樣。那些功利、物慾堆砌而成的表面功夫,那些以聰明、效率包裝的虛無主義充斥著台北,2014年我們市長曾說,「我們人活在世界上,每天都在做交換。什麼是你不願意拿出去做交換的?那個叫核心價值。」

而在他的治理8年過後,台北徹底成為一個沒有核心價值的城市,我們不會為理想而生氣,因為這裡沒有什麼不能交換,汰換捷運老舊設備的基金可以挪用去還債,因應臨時需求的預備金可以拿去辦早就規劃好的博覽會。我們市長以他的實用主義為傲,但什麼是「實用」隨他定義。以前,他說城市改變要從文化的開始,而今,他做的都是過去他口中「花錢吹出的泡泡」。

新竹市的綜合所得已經連續三年超越台北、新竹縣也緊追在後,而台北唯一的第一名,是移出人口的第一名,還是狂勝好幾倍的第一名。如果「光榮城市」唯一的光榮來源,只剩下錢以及用錢買來的虛華,那以後我們要如何看待自己?就是一個台灣第三光榮的城市嗎?當放眼世界時,我們還繼續去算自己的收入排名嗎?如果不是,那我們是誰?我們城市的特色究竟是什麼?我想對嘉義、台南、高雄人來說,這根本不是問題。台北人也曾經想改變,但改變終究沒有成真,馬英九、郝龍斌之後,又一個8年過去,依然是一個沒有素養的市長,依舊是那座沒有文化、沒有自我認同,空虛的城市。

留言評論
林艾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