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根除地方惡質政治勢力,唯賴選民自覺

陳文瀾
293 人閱讀

日前,出獄6年的職棒假球案組頭「雨刷」蔡政宜,參選嘉義縣第4選區(朴子市、東石鄉、六腳鄉)縣議員,引發棒球迷熱烈議論。連遠在台北市參選士林北投區市議員、自稱是憤怒棒球迷的時代力量黨國際部主任劉仕傑,也率眾到蔡政宜競選總部前抗議,高喊「拒絕雨刷,蔡政宜落選」口號。

在眾多棒球迷眼中,曾威脅利誘、坑矇拐騙球員的蔡政宜,是棒球的千古罪人、萬世公敵;但其競選總部成立,仍有2000多名民眾到場,還有多位在地政治人物到場祝賀。雖說到場可能是被動員,可能礙於人情,不代表支持,但卻意謂著不在意、不避嫌;其他參選人抗議,對蔡政宜而言,反而是增加其曝光度的機會。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曾經,嘉義海線是棒球搖籃

在台灣棒球史上,嘉義縣海線地區球隊曾寫下燦爛的史頁。1979年、1982年,朴子國小少棒隊曾兩度代表台灣,先取得世界少棒聯盟(Little League Baseball,LLB)錦標賽遠東區冠軍,再進軍該聯盟在美國威廉波特(Williamsport)舉辦的「世界大賽」;第一次奪冠,第二次得亞。

1983年,參與第一屆IBA-boys世界軟式少棒錦標賽的朴子國小少棒隊,也拿下冠軍。朴子國小少棒隊堪稱棒球國手、職棒選手的搖籃,畢業於此的職棒選手,超過25人,如涂鴻欽、康明杉、卓琨原、蔡明宏、張正憲、陳瑞昌等,若計算曾入學而後轉學者,則超過35人。

值得一提的是,出身朴子國小少棒隊的棒球選手,部分並非朴子人,也非周遭鄉鎮的鄉親,而是從其他鄉鎮、縣市慕名而來。不過,今日最常搶佔新聞版面的朴子國小少棒隊校友,當屬新北市市長侯友宜。

近年來,朴子國小少棒隊戰績已不若昔日輝煌,但仍與東石國中青少棒隊、東石高中青棒隊,共同傳承嘉義縣海線地區的棒球香火。東石國中青少棒隊、東石高中青棒隊雖非頂級勁旅,卻也培育出陳雁風、張耿豪、江承峰、游朝惟等多位職棒選手,是雲林、嘉義縣市與北台南少棒選手邁向職棒舞台的跳板,更獲聯電等電子大廠贊助。

打假球、簽賭也少不了嘉義海線

只是,歷次職棒假球案,不僅數位出身嘉義縣海線地區基層棒球隊的職棒選手參與,主使者、大組頭也多來自嘉義縣,包括蔡政宜。蔡政宜若當選,嘉義縣海線地區在棒壇的惡名,將更難洗刷。

職棒賭博案的主使者、大組頭,皆有地方政治勢力撐腰;他們若非地方政治家族的成員,便是其鷹犬。這些染指職棒賭博的地方政治家族,其實是經選舉漂白的黑道;並非其獨鍾職棒賭博,而是所有可獲得暴利的「生意」,從炒地皮、包工程,經營賭場、地下錢莊、色情場所,甚至更黑暗的勾當,他們能沾就沾、能賺就賺。

圈地搞封建,外人不得其門而入

都會知識分子常不解,這些惡名昭彰、前科累累的惡霸,為何還能一而再、再而三當選,甚至推出家族成員,也能輕鬆當選。原因甚簡,他們在選區內,總將自己包裝成大善人,殷勤奔走婚喪喜慶,鄉親請託概不拒絕、推託,救濟弱勢、捐棺贈米絕不手軟,擺桌請客來者不拒,加上更精緻的賄選手法,焉能不當選。

因此,當媒體與其他政治人物嚴辭批評時,這些「勇於認錯,但絕不改過」、「不問政、只問自身利益」的地方政治人物,就會訴諸「外地人欺負本地人」的「情感勒索」戰術,只要捱過新聞風頭,又可重當「關門皇帝」。

攤開6都以外縣市基層民代與鄉鎮市長名單,不知有多少更生人。早年,愈是基層的選舉,6都以外縣市選民愈感無奈,單看選舉人名冊,看似參選爆炸,實際上毫無選擇,若不在小黑道、大黑道中挑選,就只能棄權;縱使有形象清新、學歷傲人的政二代參選,但其家族獲利來源,同樣不堪聞問。

近年來,隨著民進黨擴張地方政治版圖,持續收納地方政治勢力;不少縣市政壇,看似藍綠對抗、相互制衡,但其實換湯不換藥。許多民進黨籍的地方政治人物,原本都是中國國民黨籍,他們轉換門庭、更替旗幟,不是為了理念,而是為了勝選,營私牟利行徑從未收斂。

理想青年必須不斷投入地方

幸而,在野百合學運、太陽花學運後,許多有志青年世代投身基層選舉,讓原本混濁的地方政壇,出現了新的契機。只是,在地方既有政治勢力夾擠下,這些有志青年候選人勝選不易,當選後問政不易,倘若意志不堅,維持初衷亦不易,很快便與既有政治勢力同流合污,有賴選民支持與監督。

只是,愈是基層的選舉,如村里長、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更需要新血注入;他們媒體能見度不高,卻是民主政治制度的基石。在網路社群崛起後,昔日地方政治勢力的人際網絡,已不再是百戰百勝的萬靈丹,青年世代憑熱情、創意,便可創造殺出重圍的機會。

職棒賭博讓許多愛賭的棒球迷、參與假球的職棒球員前程盡毀,甚至家庭離散,台灣棒壇幾乎變成廢墟;還有許多無辜的職棒選手無端遭攀咬,從天堂墮入地獄,待法院還他們清白時,已無人在意他們的悲劇,他們更得不到任何補償。

對台灣棒壇稍有認識者皆知,地下職棒賭博從未消失,隨時都可能重演歷史悲劇。職棒賭博無法消失的原因,在於東窗事發後,主使者、大組頭受到的懲罰,與其可能獲利相較,實微乎其微,甚至只需犧牲一個人頭「小弟」;頂多待「小弟」出獄後,再給予「補償」,如襄助他參選縣議員。

讓地方惡質政治勢力消失,才是台灣邁向先進國家的根本方法,才能向地下職棒賭博、偷工減料的公共工程告別。因為,沒有政治權力依傍,他們就難以繼續為惡,但這有賴選民自覺,無法仰賴只願「招降納叛」的政黨!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