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政治正確」就OK嗎?拒當公民民主綁架者!

黃涵榆

近日台灣社會和輿論因為包括藻礁和(反)美豬幾個公投議題吵得沸沸揚揚,同時間原住民狩獵規範釋憲「部分違憲」結果出爐也引發社會關注,一時之間也許會有讀者感到無所適從。這些「爭議」(如果有的話)凸顯了環保與發展、食品安全與自由貿易、動物保護與原住民傳統文化間的「衝突」。然而,是否有不當的政治力介入扭曲甚至抹滅民主價值,我們該如何透視這些爭議與衝突,進而實踐或想像一種更為理性成熟的民主,將是本文探討的重點。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只要「政治正確」怎樣都可以?

面對這些爭議,我們首先必須思考的是「命名」的問題。如同我在前一篇專欄文章提到的,名字不只是名字,而是反映了觀點、立場和價值觀。也許有讀者會習慣用「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來命名包括「環保」、「食安」、「保存(原民)傳統文化」這些倡議,但這樣的命名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不言可諭,或者我們並不真的理解當我們使用這個命名的時候,我們心裡想的、真正表達的是什麼。

「政治正確」一詞在不同的時空脈絡裡有不同的意涵,原本並不具有意識形態色彩,在包括法蘭克福學派的左翼思潮的闡述下,逐漸被用來指涉基督教、資本主義、父權、傳統道德、民族主義等。說來有反諷,在多元文化的時代氛圍裡,「政治正確」演變成避免在言語和行為的層次上歧視特定族群、身份、性別、信仰或生活方式。類似環保、勞動權益、社會福利、性別平權、保護少數民族等,也都在這樣的時代氛圍裡被視為「政治正確」。

然而,「政治正確」就學理和現實而言,從來都不是一個不言可諭的中立詞彙或價值。鄂蘭在她的《極權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就曾提醒世人,不計任何代價要立即實踐即便是具有烏托邦色彩的思想體系或任何崇高的理由,結果將是極權主義的災難。

我們不一定要在類似烏托邦思想或極權主義災難如此巨大框架裡才能看到「政治正確」的陷阱。我們可以看看「言論自由」這樣符合政治正確的概念和權利如何被濫用,成為霸凌或傳遞惡意訊息的藉口。與此類似的是,前一陣子不也有一群號稱左派的學者以「反歧視」為由主張禁用「武漢肺炎」一詞,香港學者袁國勇則因為批判中國習俗而被舉報,臉書近日更盛行以「歧視言論」為由大肆進行言論監控……

「政治正確」淪為政治鬥爭的工具

我們還可以列舉更多事例,證明「政治正確」可能變得動輒得咎,成為一種排除異己和政治鬥爭的工具,帶來更多的不寬容和壓迫。當我們肯定環保的普世價值,就必須無條件認同類似綠色和平組織的所有作為嗎?包括在法國民航機上噴漆引發飛安危機(註:強烈的清潔劑可能造成機身的損害),以及為了在中國的發展將台灣列入中國地圖?有什麼比危害飛機乘客安全和踐踏一個國家的主權和人民的生存權利更違反環境保護的原則?到底綠色和平組織實踐的是環境保護還是環保恐怖主義?

綠色和平組織於法國民航機上噴漆。圖片來源:美聯社

從幾年前的反(日本)核食到最近包括藻礁和反美豬公投,我們都看到「部分」——我說的是部分不是所有,邏輯準確性是重要的——團體高舉政治正確的環保大旗,連通過電廠涵蓋範圍更大的方案的國民黨和「寄生國會」的民眾黨都來磨蹭環保和食安公投。

這些團體擅長操作片面甚至不實的訊息(例如,府院黨都沒有找環保團體溝通),操作虛假的對立,讓人民誤以為要環保就不能有電廠,要食安就不能有自由貿易。他們依賴的不是公開透明的理性辯論,而是漫天叫價的政治與道德情感勒索和仇恨動員,為政治正確的操作做了最極端的實踐。大家不妨看看正當府院為了回應藻礁公投忙得焦頭爛額提出三接外推的替代方案,珍愛藻礁的官方臉書頁如何極盡嘲諷傲慢,要政府乾脆外推到中國福建。

理性辯論、文化自律與自省的重要

即便「政治正確」可能淪為政治鬥爭與情感勒索的工具,我們並不能因此全盤否定「正確的」政治與社會價值與理想。然而,在一個民主體制裡,這些都不是誰說了算,而是必須在一個理性辯論和折衝的過程中決定。

原民狩獵釋憲案凸顯了少數族群傳統文化和環境與動物保護之間的衝突。當然,這兩者之間並非本質上的衝突,我們必須體認與自然環境不同的共生方式。釋憲結果宣告原民狩獵相關規範部分違憲,相關部會將依法檢討《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及《野生動物保育法》。這樣的結果說明了環保和動保這樣具有高度政治正確與普世性的價值不應被無限上綱。

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對於「保護傳統文化」的政治正確訴求有所反思。保存原住民或少數族群的傳統語言、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確是普世價值,也是政府應該承擔的責任,以及(特別是多數或主流族群)公民應當尊重的價值。然而,哪些傳統該被保存,或者「傳統」是否是一種無庸置疑的圖騰或神主牌,這恐怕是不論多數或少數族群都該面對的課題。

我們要什麼樣的民主生活?

一個理想的民主與多元文化社會型態應該是「尊重差異」,各自族群避免將自我價值強加在其他族群之上,或者帶著偏頗的刻板印象想像或妖魔化他者。但筆者必須強調,文化自省的重要性並不亞於尊重差異與自律這些政治正確的原則。

有一種左膠式的論述經常將一切化約成文化差異,都應該被尊重,於是他們會說中國沒有迫害維吾爾人的問題,那是西方世界強加在中國的人權價值,中國有中國自己的多元文化OOXX真的是這樣嗎?在避免將自以為是自戀式的價值觀強加在他者的同時,族群差異真的就應該被無限上綱成為絕對的價值嗎?理論和現實都不是如此,也不應該如此。蓄奴、打女人、陰蒂切除手術、綁小腳、童養媳……都曾經是某些族群悠久的「傳統」呀!

筆者期待原住民狩獵釋憲案能開啟台灣作為一個民主國家更開放的對話或辯論,更多元但不乏自省的族群與文化型態。當多數族群以環保動保為由,無法認同原住民狩獵文化的同時,是否也該想想放天燈、燒王船等傳統習俗又有多環保和動保?文化自省沒有人是局外人!

原民狩獵遭罰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至於特定人士和政黨磨蹭扭曲和玩殘公投,我們不應該因此否定公投制度的存在價值,也不應無區分地妖魔化環保團體和倡議。在政府提出三接的外推替代方案之後,已有多個環保團體表示肯定。也許彼此之間還存在著差異,但至少是一個尋求「差異共生」的開始。這不就是我們該保持信念、實踐和想像的民主嗎?環保倡議和公民投票都不是民主體制的敵人,那些扭曲制度精神的團體才是。 近日武漢肺炎本土疫情出現飆高的跡象,恐怕也讓這些玩弄政治正確公投議題政黨和團體更有機可趁,台灣人更需要以理智和勇氣面對艱鉅的考驗,正面迎戰民主的敵人!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黃涵榆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