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病毒實驗室外洩論再獲重視

賴怡忠

武漢肺炎肆虐至今超過一年半全球還深受疫情之苦,甚至還出現英國、南非、印度、巴西等的新型變種病毒。感覺要回到2019年十二月的景象似乎是遙遙無期。

與此同時,有關武漢肺炎病毒起源的問題再度引發討論,特別是這個病毒是否是人造,以及是如何擴散出去的問題,包括是否是從實驗室對外洩漏等,近期於歐美再度躍上檯面。與過去不同的是,去年三、四月有關武漢肺炎是人造,以及認為是從實驗室對外洩漏,就已經有不少傳言,但當時包括世界衛生組織、以及美國總統的醫療顧問佛奇(Anthony Fauci)等人,都嚴詞駁斥這種說法。

之後大家接受的主張,這是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流出,主要是人接觸了帶病毒的蝙蝠,而這些蝙蝠是來自雲南,被捉捕後運送到武漢的野味市場販售。而病毒是人造的,以及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洩出去的講法,都被指控是右派反中陰謀論的刻意造謠,散布這種說法者就是個激進的法西斯惡徒。之後更因川普政府官員公開質疑武漢野味市場流通論,認為不能排除從實驗室洩漏的可能,基於川普是個「反智」的總統認知,這使得大家更認為支持實驗室洩出說的論者就是反中右派陰謀家了。

但這個在一年前被當成無知反智,純屬知識雜碎的主張,竟然在一年後捲土重來,而且有越來越多人認為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包括過去對此論點公開嗤之以鼻的學者,現在不少人也似乎改變態度,不再一味的反對。美國總統拜登也要求情報體系在九十天內對於病毒起源提出檢討報告,意即不再認定實驗室外洩說是個無稽之談

一輛載有WHO專家的車輛進入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川普總統時代的疾病管制中心(CDC)主任Robert Redfield在今年三月公開表示,認為武漢肺炎病毒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洩的,且時間可能早在2019年9月。今年三月四日,更有二十多位生物與病毒領域的國際知名科學家,發表公開信要求世界衛生組織必須要對武漢展開真正的調查,包括對武漢病毒實驗室調查,以了解武漢肺炎病毒的擴散過程。在五月時,包括來自史丹福大學、柏克萊大學、加州理工學院、耶魯大學等有十九位在傳染病與病毒研究極具知名度的科學家,也在《科學》(Science)期刊發表聯名公開信,希望就武漢肺炎是否是實驗室外洩或是其他起源等展開調查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也是總統首席醫療顧問的佛奇(Fauci),也在今年六月三日於CNN訪問時,一改一個月前否定的態度,表示不能排除實驗室外洩說

而根據六月八日《華爾街日報》導指出,美國去年曾委託位於加州的羅倫斯利佛摩國家實驗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展開分析,其報告指出實驗室洩出說來解釋武漢肺炎病毒的起源,是有可信度且值得進一步探討。由於這個實驗室是美國情報部門非常倚重的分析單位,包括北韓核武能力,以及其他具備高密度科技含量的分析多是來自這個實驗室,美國務院對於武漢肺炎病毒起源的說詞,也因為這個實驗室的報告結論而有所調整。

有趣的是,羅倫斯利佛摩實驗室的報告於去(2020)年五月就已經出爐,在當時影響了川普政府對於武漢肺炎起源的主張,但拜登總統在今年五月底要求美國情報部門對此議題要在九十天內給個答案時,肯定不是「發現」這份去年就提出的實驗室報告,更像是有新的物證發現,因此才要求情報部門要在三個月內給一個結論。而證諸這兩個月內有關武漢肺炎病毒實驗室洩出說又在媒體大幅報導,過去對實驗室洩出說不屑一顧的科學家紛紛改變說法,因此一個合理的推斷,也應該是有新的發展導致了翻案風潮。

2021年一月世衛在武漢的調查結果引發眾怒

今年三月三十一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公布年初(2021年1月14日-2021年2月10日)訪中調查武漢肺炎疫情的報告,結論是認為實驗室起源說沒有繼續追查的必要,但也說對華南海鮮市場起源說並沒有清楚的結論。隨著調查的過程細節被公布後,世衛報告開始引發眾怒。世衛祕書長譚德塞在報告公布時就說,希望未來中國會有更即時與全面的資料分享,也認為需要對市場起源說更有全面性的研究,並認為這份報告沒對實驗室洩出論提出夠深入的分析。連公認立場親中的世衛祕書長譚德賽都對中國這麼說,來自美國及其他國家的責難就更甚了。

在三月二十八日美國CBS電台「六十分鐘節目」針對世衛的武漢肺炎調查做了一個特輯,訪問包括了世衛組織顧問,也曾任職於柯林頓總統國安會的Jamie Metzl、實地參與此次武漢調查的世衛團隊之Peter Daszak,與川普政府國安副顧問Matt Pottinger(博明)等人。Jamie Metzl直接批評這次世衛調查根本是一個向中國磕頭的自我閹割之旅,不僅沒有「獨立」,甚至連調查都算不上,只是拿中國提供的資料進行研讀與整理,感覺就是去武漢進行「研修旅行」(Study Tour)」,而且世界衛生組織事前的諸多妥協也引人非議,包括讓中國對調查團的名單有否決權

而當參與這次調查的Peter Daszak面對六十分鐘主持人的提問時,也承認他們所做的就是去問在場的中國人問題,調查報告基本上是根據這些中國人的回答而得。當主持人質問難道這些中國人說什麼他們就要去信什麼嗎?Peter Daszak回以,「那我們又能怎麼辦呢?」(What else can we do?)。更誇張的是,Peter Daszak也承認在進行現場詢問時,中國的官員或是黨領導也都同時在現場。因此當主持人懷疑這可能導致被調查者不敢說出真相時,Peter Daszak為此辯護,表示他有信心可以區分科學陳述與政治陳述,意即對這個訊問結果掛保證。此外,Peter Daszak也說,這個調查雖然號稱在中國一個月,但進中國後要先隔離十四天,因此實際上只剩下不到兩週能進行調查。

Jamie Metzl事實上對於Peter Daszak的參與調查深深不以為然。他指出Peter Daszak博士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密切的關係,更與蝙蝠冠狀病毒的主要研究者石正麗有共同合作,因此Peter Daszak參與這個調查就有球員兼裁判的疑慮。而Peter Daszak則表示,因為世衛組織沒有任何法律權利要求中國提交所有的數據,因此必須要有一個十分了解中國生物體系作業的人從旁協助調查,而他會被選入這個團隊就是有這種特殊的角色。

就是這些誇張的舉措,使得這個世衛調查不僅無法息爭止論,國際不滿更是幾近炸鍋,這個調查報告更將世衛的國際信用度打入谷底。更因為發現中國在調查過程極不配合,難怪連世衛祕書長譚德塞都要公開指責以與其切割。更因為認為中國在調查過程極不配合有意隱瞞,也因此對北京主張武漢肺炎病毒的傳播是來自華南野味市場的論調,就更沒有信心了。

不認同病毒是自然發展論的幾個理由

在去年武漢肺炎剛出現時,位於上海的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與復旦大學就聯合發表了武漢肺炎的基因定序。當時由張永貞教授率領的研究團隊據稱在一月五日就完成基因排序,時間比官方宣布在武漢發現不明肺炎還早兩天。張永貞團隊還建議政府應該要怎麼做,但在遲遲沒有回音後,他們決定在一月十一日對外發表結果,但第二天該實驗室立即被關閉

在一月底,有九位印度科學家發表一篇沒有經過同儕審查的研究報告,認為武漢肺炎病毒有四個奇異的植入,認為這只可能從實驗室內人工產生,不是自然演化產生。但這篇文章發表後立即被包括佛奇在內的大牌科學家嗤之以鼻,佛奇說這是古怪(outlandish)的研究,美國國家衛生院說這個結果沒經過同儕審查。印度科學家之後主動撤下。但根據發表的印度科學家說,他們是因為受到巨大的壓力而必須撤下,同時他們之後還花了六個月尋找期刊發表以取得同儕審查的過程,但屢被拒絕。至今他們依舊主張他們的發現

在一個月後的二月十一日,俄羅斯衛生部在官網上公布武漢肺炎病毒是基因重組的病毒,但重組可能來自自然,也可能是人工合成

俄羅斯衛生部的公告並未明指武漢肺炎病毒是人工合成,而病毒基因排序也不是那麼困難,印度科學家針對病毒基因分析認為病毒是實驗室合成的說法,更是立即被主流大牌科學家打臉,這些人的研究連找期刊發表尋求同儕審查都不得其門而入,但為何中方與主流科學家支持的病毒是從武漢海鮮市場向外擴散的論調,支持度卻日益下降呢?

根據Jamie Metzl的說法,如果是病毒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向外擴散,因為蝙蝠不是在武漢,而是在千里之外的雲南,要先被捕捉,再運送到武漢市場販賣。如果不是實驗室外洩,那麼這個捕捉與運送過程也應該會出現疫情,只是我們只看到武漢出現疫情,更何況疫情發展是以武漢為中心向外擴散,而不是從雲南沿著運送到武漢的路途上,一路出現疫情。不是蝙蝠源頭的武漢出現大規模傳染,而蝙蝠棲息地的雲南卻沒看到任何疫情,這本身就很奇怪。

此外,武漢肺炎病毒是屬於冠狀病毒,與SARS及MERS同樣,都是從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而來,但要經過中間宿主的過程,才能在傳到人之後出現人傳人的過程。過去發現SARS病毒從蝙蝠到人的中間宿主是果子狸,MERS病毒從蝙蝠到人的中間宿主是駱駝。這些中間宿主多在發現病毒後不到九個月時間取得確認,但武漢肺炎病毒的中間宿主是什麼,有人懷疑是穿山甲,但至今沒有任何跡象確認中間宿主是什麼。與SARS及MERS在幾個月內找到中間宿主的過程不太一樣。

不知道中間宿主,擴散過程不是來自產地,也與運送過程無關,而是從擁有四級生化能力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周遭區域開始,連Peter Daszak在訪中也承認,他們也沒去化驗在武漢野味市場販售的動物,因此根本無從確認市場自然擴散說的正確性。感覺他們還是主張這個說法,似乎是為了要反對武漢肺炎病毒是從實驗室洩出的論調,而要找到一個可以與之匹敵的理由。

為何實驗室洩出論得到越來越多的支持

武漢肺炎病毒的實驗室洩出論在去年就有人主張,但一年後的發展反而變成武漢病毒是從實驗室外洩的講法,得到越來越多關注,可能是有新的事證出現吧?

如果主張武漢肺炎病毒從實驗室外洩出去,意味著這個病毒要先存在於實驗室中,Peter Daszak主張,事前根本沒看到任何證據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存有武漢肺炎病毒,因此認為實驗室外洩論是錯的。但是前國安副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表示武漢病毒實驗室有對從蝙蝠身上採集的冠狀病毒,進行增強對人傳染力的增益研究(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中國蝙蝠病毒專家石正麗為此發表過論文

今年五月《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掌握新證據,在2019年11月有三位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工作的中國科學家就醫,其症狀與日後的武漢肺炎症狀高度類似。接著,根據《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報導,在去年武漢肺炎開始蔓延五週後,中國解放軍的軍事科學家周育森(Chou Yusen)在當(2020)年二月二十四日就去申請武漢肺炎疫苗專利,兩天後疫苗就在生產線上下線。而世界衛生組織是直到三月十一日才宣布武漢肺炎進入全球大流行。周育森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團隊合作密切,更奇特的是,周育森在五月因不明原因死亡,但直到七月他的死訊才對外公布,而且對這個病毒可以在這麼快時間就研發出疫苗,也是極為怪異的

由於在2018年就已經有美國務院人士走訪武漢病毒研究所,探查這個四級實驗室的安全防護措施,結果讓他們極為憂心,向華府拍電報指出,這是個防護相當鬆散的實驗室。一旦出現外洩,結果可能會不得了。在一月二十三日下達武漢封城的指令後,中央立即派遣解放軍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的陳薇少將派接管武漢病毒研究所。除了證實這個研究所與軍方關係密切外,也讓人懷疑,是否研究所出了大事情,否則為何要從中央直接派員接管呢?

如果再加上前述的新資訊,與該研究所過去有對冠狀病毒展開增益研究的事實,即使沒有實驗室外洩的具體證據,但這些相對強的間接證據的存在,使得武漢肺炎病毒實驗室外洩論的說服力大增,也讓科學界多認為有必要對這個可能性仔細求證。

表一,與武漢肺炎病毒實驗室溢出說的相關事件一覽表

2015年11月9日石正麗在內多位科學家聯合在《自然》(Nature)期刊發表,發現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可以不經過突變而直接傳到人身上,但不確定是否能夠人傳人 
2018年1月美國務院人員訪問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現其安全防護管制鬆散 
2018年7月1日石正麗有關蝙蝠冠狀病毒的增益研究成果,發表在美國微生物學會的《病毒學期刊》(Journal f Virology,American Society for Microbiology)上 
2020年1月11日張永貞教授率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與復旦大學完成武漢肺炎基因排序第二天其實驗室被勒令關門,資料被帶走,實驗被銷毀
2020年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 
2020年1月31日印度科學家提出研究報告宣稱武漢肺炎病毒是試驗室合成包括佛奇與世衛組織對此結果激烈抨擊,印度科學家幾天後自動撤下
2020年2月11日俄羅斯衛生部發布公告,武漢肺炎病毒是基因重組俄羅斯認為重組可能是來自人工,或是自然生成
2020年2月24日解放軍科學家周育森申請武漢肺炎疫苗專利五月周育森因不明原因死亡,七月發表死訊
2020年2月2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陳薇少將團隊,將武漢肺炎疫苗下線1月26日陳薇被派往武漢接管武漢病毒實驗室
2020年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武漢肺炎進入全球大流行 
2020年5月美國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 發表對內報告,認為武漢肺炎病毒實驗室外洩說具可信度,建議進一步調查 
2021年1月14日-2月10日世界衛生組織派前往武漢進行武漢病毒起源等的調查 
2021年 3月28日美國CBS「六十分鐘」節目專訪Jamie Metzl、Peter Daszak、Matt PottingerJamie Metzl 批評世衛調查團不調查只是研修。Peter Daszak表示他們在武漢只能問,「不然能怎麼做?」。Pottinger表示中國在武漢實驗室早在針對冠狀病毒進行傳播功能增益的研究
2021年3月初疾病管制中心(CDC)主任Robert Redfield認為武漢肺炎病毒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洩的,且時間可能早在2019年9月
2021年3月4日二十多位生物與病毒領域的國際知名科學家,發表公開信要要求世界衛生組織必須要對武漢展開真正的調查,包括對武漢病毒實驗室調查,以了解武漢肺炎病毒的擴散過程
2021年3月31日世衛公布武漢調查報告 
2021年5月初《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政府掌握新資料發現2019年11月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三名科學家就診,徵狀與之後的武漢肺炎極為類似 
2021年5月來自史丹福大學、柏克萊大學、加州理工學院、耶魯大學等有十九位科學家在Science發表公開信希望就武漢肺炎是否是實驗室外洩或是其他起源等展開調查
2021年5月26日拜登總統下令情報部門展開調查,九十天內給拜登有關武漢肺炎病毒對外傳輸路徑的報告 
2021年6月8日美國總統醫療顧問佛奇接受訪問一改一個月前否定的態度,表示不能排除實驗室外洩說

實驗室外洩論調查將給中國帶來重大衝擊

雖然武漢肺炎病毒從實驗室外洩與病毒是實驗室製造,是兩碼子事。目前除了印度科學家去年的研究認為這是在實驗室合成的病毒,多數科學家。包括不少認同武漢肺炎病毒是從實驗室外洩的論者,對於病毒是由實驗室製造的論點,還是抱持相對保留的態度。

但即便不是實驗室合成,只要確定是從實驗室跑出去後,甚至可能跑出去的病毒是傳染力經過增益功能強化後的病毒,中國都逃不掉責任。畢竟全球超過一億七千萬人染疫,數百萬人死亡,台灣也有超過五百位死亡案例。國際對這麼重大的損失很難視而不見。待疫情趨緩後,究責與賠償就會是焦點了。

由於去年從二月底開始,就看到中國持續利用外宣散布一種說法,說武漢肺炎在中國發生疫情,但病毒不一定是起源於中國。為此中國曾指控美國、義大利、日本等國是病毒的發源地。不知道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異作為,是不是因為知道自己的病毒研究所是始作俑者,所以想黑龍轉桌,噴墨汁搞汙一池春水以便讓自己脫身呢?

也許我們永遠不會有武漢肺炎病毒源起的確認證據,但隱瞞不透明同樣應該被究責,北京對此是了然於心的。而隨著越來越多間接證據為實驗室外洩論提供強勢的理由後,中國的反應似乎越來越歇斯底里,搞到現在包括七大工業國峰會,以及美國-歐盟峰會等,都強調要對武漢肺炎病毒展開不受拘束調查的重要性。這會是北京花再多錢送疫苗給其他國家時,也無法迴避的質疑了。只是會讓中國夢進入夢醒時分的,竟然是這支小小的病毒,可能是習大大未曾預見的吧。

留言評論
賴怡忠
Latest posts by 賴怡忠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