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黨提名者剖析

孟買春秋
2,939 人閱讀

以台灣為名,以人民為本,台灣民眾黨的成立是本於台灣的整體利益與民眾的最大福祉,希望能徹底實現清廉、勤政、愛民的政治基本原則。政治必須落實在生活的每一天,黨主席柯文哲表示這就是他的的政治理念。

這些沒有錯誤的敘述想告訴選民什麼?在我看來這個政黨的宗旨無非是心靈雞湯罷了,告訴大家要關心政治,要當個好人,要期待更好的生活。這些都沒錯,但我不知道他們的核心價值是什麼,政策是什麼,對國家的願景是什麼,要如何帶領國家走向世界。如果問我對政治興趣不大,年過八旬畢生從事教職的母親,我確定她也能毫不費力說出和民眾黨一樣的主張。

去年八月,該黨黨員大會宣布有效黨員人數為8068人,出席人數2610、委託書2531人,大會人數共5141達法定人數,驚險符合政黨法的規定沒有慘遭滅黨。現在黨員有多少呢?

而五個月後,就在上星期,民眾黨一口氣推出了超過一百名年底九合一地方選舉的參選人,加上尚未公佈的立委和地方縣市長參選人,即使有兩百名怕也不是天方夜譚,畢竟在台北市某個選區就可以提名兩人參選。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蓄意的政治破壞」就在我們眼前

當我把以上情形翻譯給在路透社工作數十年的記者丈夫聽,問他在母國英國或是大半輩子歐洲亞洲的記者生涯中,可曾見過政黨如此提名的例子。他答道這是蓄意的政治破壞(political vandalism)吧?我聞言不禁撫掌大讚,民眾黨的地方選舉提名,這真是再恰當不過的形容了,到處惡意塗鴉。

柯文哲曾經說過「我們活在世界上,每天都在交換。什麼是你不願意拿出去交換的?那個叫核心價值。」姑且不論他至今與誰交換了多少,他帶領的政黨核心價值是什麼?從2014年支持他參選到第一屆任期未滿一半就開始唾棄他的我,研究再三不得其門而入。

我看見該黨的當家花旦黃瀞瑩認為統獨是假議題,她說只關心住在台北何時能買房買車;在台北市府,中央黨部和國會辦公室之間游移的陳思宇,發文不是寫信給政治人物就是描述她的議員父親做了什麼;曾在非法營業的上海「仟和億」公司擔任節目主持人的楊寶楨,只要聽聞對黨主席的批評不論是誰即刻點名罵街;造謠抽籤沒抽到口罩的林珍羽,堂而皇之進台北市原民會還臉不紅氣不喘說她在學原住民語。她們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她們對公共事務的認識有多少?

民眾黨的女性讓人失望

同為女性,我非常希望有更多女性從政,但我看不見她們的熱忱與投入,只看見男性支持者在她們修圖近乎完美的個人特寫照下方留言充滿愛慕,或是她們簇擁在柯文哲身邊梳頭攙扶開路當鬥犬。她們要參選台北市議員。

或許在柯文哲身邊她們學得了一些政治,但我很難想像是什麼樣的政治,拍桌飆罵官員自以為是皇帝?在正式場合無禮失態,和國際友人會面貽笑大方?在台北市防疫記者會上攻擊他人,黨政不分討論自家黨務?而無論如何她們可以算是一腳已經跨入政治了,再看看看其他的參選人。

百人之中隨便舉例有一位參選人的經歷為麥當勞打工和貿易公司秘書,另一位則是國中糾察隊和高中籃球隊,僅此而已。我們絕對不該也不能輕視打工經歷,在便利超商打工的年輕人三頭六臂能力強情商高,更或許對客群市場瞭若指掌,當里長綽綽有餘。至於僅有糾察隊和籃球隊的經歷就要參選,只能說無言以對。

這兩位參選人應該是十分熱衷地方事務吧?看看他們的社群媒體,完全沒有與公共事務相關的發文,感覺不出一丁點的興趣,那位女性參選人和柯文哲的發言人部隊一樣,關心長相作態修圖似乎是首要要務。為什麼他們要從政?他們有什麼特質,為什麼想為地方服務?我百思不解。

還有一位參選人不久前則是發表柯文哲對他的評價,推薦的原因之一是因為該參選人在墨爾本讀書住了幾年,不是因為在校的術業專攻而是因為和他一樣曾經住在國外,彷彿如此就代表了國際觀,膚淺的程度簡直讓人不敢置信。

柯文哲的謀略爭議大

柯文哲曾經說過,該黨區域立委提名的策略有二,其一為有實力可以勝選,其二則是利用無望當選之人讓特定對象落選。我想像他得意洋洋嘴角帶笑公開炫耀自己的「策略」,其實有幾分驚恐:我們的民主存在著這樣惡意,選舉的策略不是人才不是熱情,而是要讓別人落選,而他是首都市長!從政的終極目標當然是執政,這樣的手段和動機,是想給台灣帶來什麼?

民眾黨以其規模和其他政黨相較,推出的參選人可說是多如牛毛,當然不是全是一無是處,卻不乏毫無歷練內涵的路人。其他政黨打算從政的年輕人從公職人員助理或是黨工做起,或是從事社會運動加入民間組織,再怎麼年輕也是累積些許經驗後,向選民證明他們對公共事務的熱忱。反觀民眾黨推出經歷除了國中糾察隊高中籃球隊以外別無其他的參選人,竟然還敢要求給予機會,對選民實在是一種侮辱。

柯文哲無視選賢與能的人海戰術提名先放一邊,參選人對自己被提名,是否感到身負社會責任期待,令人懷疑。舉例有麥當勞打工經驗的貿易公司秘書,被提名參選之日社群媒體上私人朋友難掩驚訝,幾乎人人以為是愚人節,被挖出之後只得匆忙刪去賬號。

民主選舉有各式各樣的參選人不足為奇,例如以檸檬蜂蜜名噪一時的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吳蕚洋,例如曾參選縣市長、立法委員皆未當選,2020年還聲稱投入總統選舉,改名十多次的「黃宏成台灣阿成世界偉人財神總統」,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凸顯了民主政治人人可參選的可貴及可愛。

然而一個有執政野心的政黨,在其他政黨認真初選方始派出最合適的代表參選之際,只是遊戲人間似的胡亂提名上百人,很明顯絕大多數不會當選,那麼他們參選的目的就是柯文哲口中的第二個策略:讓別人不當選,別無其他。因此當然也無需檢視參選人的能力或是對公共事務有沒有興趣,只要他們願意貢獻人頭讓別人不當選即可。

政治是算計是權謀是骯髒,但道德也是必須的,即使只有那麼一點點,才能讓人有點希望。如果柯文哲領導的民眾黨如此惡意破壞的作為得到支持,那將是台灣民主之恥。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