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還在乎中小企業嗎?

邵立中
1.3k 人閱讀

九合一選舉大敗,讓民進黨內檢討聲四起,但是大多偏向政治面向的檢視,所以內鬥比反省多。雖然派系內鬥是民進黨內的「傳統固有文化」,甚至可以說內鬥是民進黨進步的動力,因為很少人會真正檢討自己,所以大家只好「互相漏氣求進步」。

不過,筆者還是希望選後的檢討能多針對政策面來解析,對事不對人,看看民進黨為什麼在防疫成功、經濟成長、外交屢有突破的執政績效下,卻在選舉中一敗塗地?原因或許很多,但本文只闡述這兩年中小企業經營者的怨念。

套句柯文哲愛徒,前台北市社會局局長許立民的話:「台灣的防疫是前段班的前段班」。因為防疫的成功和其他因素,使台灣這幾年經濟表現亮眼,成長率躍昇四小龍之首,人均所得即將超越日本與韓國,財政紀律良好,國庫盈餘越來越多,可能政府正是被這些亮眼數字和繁榮假象所迷惑,忘記了疫情這波大海嘯對不同產業及不同規模的產業的衝擊是不一樣的。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經濟續效好,卻忘了疫情受害者

政府所看到的這些經濟績效,有很高的比例是在中美貿易戰、世界晶片荒等國際大環境下,因為資金、產業的回流,由半導體及高科技產業所創造出來的。這些技術密集的企業資本龐大,創收能力強,人力成本相對比重較低,員工待遇也普遍遠在基本工資之上,所以調高基本工資對他們的影響很小。

或許正因為這樣,政府誤以為所有的產業都可以承受,便以「全民分享經濟成長果實」、「改善年輕人低薪問題」等理由,年年調升基本工資,疫情期間也照漲不誤。殊不知,對很多中小企業,特別是服務業,又特別是餐旅宿相關的服務業,這兩年是在與海嘯搏鬥,在滅頂的生死存亡間掙扎,政府幫不上太大的忙也就算了,卻還在他們身上加石塊,請問他們心中會沒有怨恨嗎?

筆者不是反對或否定政府讓勞工分享經濟成果,提高年輕人及弱勢者所得的努力,但是疫情是非常時期,不能以承平時期的思維來對應。如果在正常的情況下,企業經不起市場的考驗,被淘汰也沒甚麼好怨天尤人的,但是疫情造成人流的銳減,這不是任何一個企業有辦法抗衡的,這兩年倒閉的餐飲旅宿業不知凡幾,每一間倒閉的小企業都是一個家庭,甚至是好幾個家庭的生計。對這些企業來說,疫情是不可抗力的天災,可是落井下石的政策就是人禍。

餐飲旅宿業因為進入門檻低,所以有很高的比例是微小型創業者,就業人口眾多。因為中小企業的比例高,而且屬於勞力密集的生產型態,所以人力成本佔比相對比較高,勞動力對工讀生、外勞與二度就業者的依賴很重,因此基本工資的調升對他們的衝擊也特別有感。這兩年對他們來說,除了疫情造成的營業績效低迷之外,還得應付全球通膨拉升生產成本的問題,在他們最艱辛困難的存亡之際,政府卻只為了回應勞方的訴求,而罔顧他們的困難,堅持年年調高一體適用的基本工資,他們當然會和執政黨疏離。

或許政府會認為,不是都有紓困方案嗎?其實紓困方案大致可分為兩類:一是補助,一是貸款。補助真的是杯水車薪,主要只是補助兩、三個月的部分勞工薪資,而且補助方案還加諸許多限制,例如領了補助就不能裁員或放無薪假。對不少餐飲旅宿業者而言,因為疫情看不到盡頭,所以寧願選擇裁員來讓自己氣長一點,也不會去領這些綁住自己手腳的補助,因為這些補助方案充其量只能幫他們短時間降低一點點損失,並無法解決他們必須和疫情長期抗戰的生存危機。至於紓困低利貸款部分,額度有限而且終究還是要償還,因此也只像是給溺水的人一口氧氣一樣,幫他多撐一口氣的時間罷了,最後終究還是要靠自己的氣要夠長才活得下來。

非常時期調漲基本工資未必明智

當然,疫情和通膨受害的不是只有企業,勞工也同樣辛苦。因此,在這段期間,政府對勞工應該採取的政策是用更大幅度的減稅、補助和就業輔導,來幫助他們度過難關,而不是調漲基本工資,把增加國民所得的責任加諸在企業身上,而且一體適用,不考量個別產業面臨的疫情衝擊程度的不同。

過去中小企業主有很高的比例是支持民進黨的,但過去兩年,當他們最辛苦、最困難的時候,政府選擇用他們的血肉來滿足全民調薪的政策目標,所以當執政黨需要他們的時候,可能他們即使含淚也投不下去了。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邵立中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