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衊林昶佐,意圖罷免他所為何來?

林艾德
468 人閱讀

台北市議員鍾小平日前提到罷免林昶佐時,他說:「萬華被污名化時,你完全沒有幫萬華講話。」

抹黑萬華始作俑者是鍾小平

去年5月17日疫情正嚴重時,鍾小平就在政論節目上公開說:「板橋說不定也是被萬華連累的,因為板橋地利之便常常來萬華喝酒。」隔天他甚至在萬華分局門口開記者會,說中南部的疫情擴散,可能是萬華的小姐們以看護之名進入台灣,疫情爆發又逃回中南部雇主家所導致。

沒有證據就能這樣說,不知道在鍾小平的定義裡,這是幫萬華講話?還是污名化?

到了7月,鍾小平又在政論節目上說,萬華是流鶯、流氓、流浪漢充斥的三流地區,又說簡舒培議員的大安文山區是「轉角遇到愛」,而他的萬華區是「轉角碰到雞,因為她們躲在巷子裡,有些人一轉角就被拉客拉進去」。

不知道聽在偌大萬華區的居民耳裡,這是幫萬華講話?還是污名化?

就在鐘小平上電視、開記者會說疫情都是萬華害的同時,林昶佐點名批評三立新聞污名化萬華,使三立罕見地公開向萬華人道歉;當衛福部次長答詢時稱萬華是破口時,他直接致電表達抗議;他不只在質詢台上要求蘇貞昌院長建立管道處理疫情期間的歧視問題,他的服務團隊也親自處理了近200件關於萬華人受到差別待遇的陳情。

圖片來源:翻攝林昶佐臉書粉絲專頁

林昶佐是低調不搶嘜的實務型人物

過去是國際搖滾明星的身分,常讓人對立委林昶佐的做事風格有錯誤的想像,但凡跟他開過幾次會就知道,林昶佐在會議中總是姿態最低的那個。他不是那種動不動就開記者會大聲嚷嚷的政治人物,而是忙著低頭處理眼前問題的實幹者。罷免案至今,已經有好幾位里長出面證明,在萬華疫情爆發時,林昶佐在媒體上缺席,正是因為他忙著在第一線處理各種醫療後送問題,而錯過了「作秀」的時機。

疫情期間忙疫苗,他第一時間去函指揮中心要求讓市場攤販接種;更早之前,他要求增加高風險熱區分配,使雙北多獲得10%的疫苗;他與陳時中合作重訂疫苗施打原則,讓鄰長也納入第一批接種;他出面與交通部協調,補撥了北市公車司機的疫苗不足;期間更募集近2萬隔離衣、防護面罩、護目鏡、短鞋套、N95口罩等防疫物資捐贈醫院。

疫情之後忙紓困,他額外爭取了超過千萬的跨部會預算支持中正萬華商圈振興,成功替超過千位攤商向農委會爭取紓困,和芒草心與486先生等團隊合作調撥與發送物資給弱勢家庭,聯合萬華六大商圈募資百萬,走在夜市中隨處可見的萬華認同標誌就是出自林昶佐團隊。在他的努力之下,艋舺、加蚋仔地區近年已經逐漸成為文青寶地,就連歷年來被詬病的艋舺大拜拜噪音問題,都史無前例的在今年第一次得到了解決。

這樣的林昶佐,還是有人希望罷免他。因為他們認為,一定要像國民黨那樣在立法院丟內臟、大聲叫罵甚至動手,才叫做有在監督;一定要像鐘小平在政論節目亂放砲或是跑去疫區召開記者會,才叫有在做事;疫情時他們自己在污名化萬華唯恐台灣不亂,疫情後又把白的說成黑的,做賊的喊抓賊提出罷免。他們想要的,從來不是一個真正在付出的立委,而是一個能教訓民進黨的立委,為此他們甘願一而再、再而三地勞師動眾與浪費社會資源。

我知道,一直選舉、一直動員、一直投票真的很煩,但這就是他們的策略,要讓你厭倦這個生態,把整個民主政治拱手讓給他們操作。這個過程是消耗戰,若我們放棄了,這種有利可圖的漚步就會被重複使用,但如果我們可以再一次守住,那國民黨這種偏激的手段肯定會讓他們被逐漸被民主淘汰,這難道不值得我們努力嗎?

留言評論
林艾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