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猴而冠」之後的國會三國演義

顧爾德
631 人閱讀

國民黨立委們為選舉口號「給我一個立法院長韓國瑜」實現了而歡呼,而綠營支持者則感嘆「沐猴而冠」,甚至擔心貪杯晏起聲名在外的韓國瑜,會不會趕不及主持早上九點開始的院會,而耽誤國政。許多民眾好奇未來這位新院長會怎麼推動他信誓旦旦的國會改革;關心國會運作的公民也想探究,藍綠白三黨不過半的立法院三黨三個主帥:傅崐萁、柯建銘與黄國昌的攻防,在院長選舉中各自展現出什麼樣的攻防能力、未來又會如何展開鬥爭。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柯建銘堅決反對綠白合

在立法院院長選舉前,綠營內部綠白合作的主張聲量不小,認為在這場選舉中民進黨要爭取民眾黨支持,甚至可以用支持民眾黨黃珊珊當院長交換民進黨蔡其昌確保副院長位子,他們認為這樣的綠白合總比讓韓國瑜當院長要來得好。

這個主張卻不為民進黨總召柯建銘認可。身為國會最資深的議員、也是民進黨內運籌縱橫經驗最多的指揮官。他在選前一天晚上在社群媒體留言稱:不為雞肋副院長而票投黃珊珊,堅定挺游錫堃參選院長,「我們也不會自亂陣腳,灌票給黃珊珊,換取雞肋的副院長,讓游院長變成交換的工具。」

柯建銘會如此堅決反對和民眾黨合作有幾個原因:

首先民進黨主席賴清德提名游錫堃當不分區立委,不言自明就是要他繼續掌舵國會;不過,據陳永興指出,透過他與林逸民等人的居間溝通,之後柯文哲與賴清德都對黃珊珊與蔡其昌的「黃蔡配」表示樂觀其成,但民進黨黨團還是希望游錫堃當院長。

其次,柯建銘非常不信任民眾黨。一方面從過去民眾黨總召黃國昌還是時代力量立委時,柯黃兩人就衝突不斷,到這次院長選舉兩人還是不斷對嗆,黃國昌直稱,柯建銘主導立院的時代已經結束。

另一方面,柯建銘一直認為民眾黨八席立委在立法院起不了什麼作用,他稱之為「沒有用的八席」。即使在這次院長選舉中,民眾黨展現了「關鍵第三黨」的態勢,不論藍綠都想爭取那八票。但柯建銘認為,民眾黨提出國會改革的四大主張(建立聽證調查、強化人事同意、利益衝突迴避,與財務公開透明)根本與院長選舉無關,猶如私設刑堂,民進黨拒絕與虎謀皮。

民眾黨必須倚賴藍綠兩大黨,但成果會由他們收割

其實柯建銘從他過去對付時代力量的經驗得知,未來在各委員會中,民眾黨八席不分區根本起不了作用,他們的提案想排上議程,都得拜求藍綠兩大黨幫忙。這次提出四大改革訴求要大黨背書,之後可以做為白營的成績來宣揚,而黃國昌提出的「委員會單一召委制」,是想在藍綠五五波對峙下,再度藉其「關鍵少數」角色,取得某一黨支持而成為召委。而柯建銘不想理會黄國昌的要脅。

民眾黨決定院長選舉第二輪不投票也被視為是暗助國民黨,用以交換國民黨日後支持民眾黨的提案並保障取得委員會召委位子。難道民進黨不擔心以後民眾黨會和國民黨長期合作, 之後四年一直壓著民進黨打?柯建銘認為,多數民眾黨支持者對國民黨反感,反對藍白合,如果民眾黨選擇和國民黨合作將會得罪選民,這是黨主席柯文哲必須考慮的藍白合代價。投票前夕柯建銘也語帶威脅地放話給民眾黨:「民眾黨投自己就是保送韓國瑜,沆瀣一氣、共同沈淪而已,這是柯P的選擇。」他還說「藍白合,年輕的柯粉不會崩盤淚崩?我們要為柯P解套嗎?」

柯總召對立院院長重要性不予肯定

最重要的原因是,立法院長的角色功能到底是什麼?這個位子到底有多重要?柯總召並沒有給予太高評價。

立法院長最重要是得超乎黨派、維持議事中立,至於修法、提案都是立委、黨團掌握主動權。依《立法院職權行使法》,院長能做的最多是「為協商議案或解決爭議事項,得由院長或各黨團向院長請求進行黨團協商」。以目前立法院黨團協商的運作方式,折衝鬥爭的靈魂人物是各黨的總召,院長「調和鼎鼐」的功能大多被黨團總召取代了。而柯建銘又是黨團協商經驗最豐富的老手,因此他不認為有需要為一個象徵意義的院長去和民眾黨妥協、接受黃國昌威脅。

如今選舉結果已揭曉,未來立法院運作的主要議題就是,新院長韓國瑜能否嚴守中立、扮演好院長角色?二是未來三黨三位總召哪一個鬥爭功力最高強?

韓國瑜當選後舉行的簡短記者會上宣布的第一個任務是「立刻啟動國會改革」,這是個討好的民粹式言論,但也透露出他和黃國昌一樣混淆了議長功能(黃國昌是刻意要價,韓國瑜恐怕真的搞不清),改革國會倡議的發動權在立委、黨團,決定能否提案成功的重要機制是黨團協商;協商雖由院長主持,結果卻取決於在各黨黨鞭的攻防。韓國瑜背書的民眾黨改革項目中包括建立聽證調查制度,這更涉及與監察院職權分工問題,恐需修憲才能解決。

小心韓國瑜將外交資源由親美轉為親中

總統當選人賴清德曾質疑韓國瑜當上國會議長「會帶國民黨縣市長走進中聯辦」,韓國瑜一當選就做出回應,他要賴清德不要過度緊張,因為「韓國瑜是中華民國的立法院長,僅遵守中華民國憲法賦予他的權力和責任」。不過立法院的確有國會外交的功能,立法院院長可以率團出訪,更重要的是他同時兼任民主基金會董事長,這個組織在蔡政府八年間扮演台灣與民主國家重要的非正式外交管道。也許韓國瑜不敢明目張膽帶著立委訪問香港,但未來很可能把他掌握的外交資源從親美轉向親中領域投注。

三黨黨鞭各顯神通

至於三黨黨鞭,柯建銘與傅崐萁都是熟稔政壇權術的老手。柯建銘操盤折衝多年,也得罪不少人,泡沬化的「小綠」時代力量近年來就不斷批判柯建銘。前時力立委邱顯智,民進黨新竹的狀況「老柯說了算」,這是不好的示範,民主應該是眾志成城,而非某人說了就算。邱抱怨,常有民進黨立委稱支持他的提案,但擔憂黨團黨紀處分而不敢投票支持,讓他覺得很心酸,台灣不需要柯建銘一個人說了算的立委。

民進黨失去國會第一大黨的地位,柯總召的光環與資源自然減弱幾分,但也不能小看老薑辛辣的程度。在院長投票前夕,他已預見此役會敗,但他說:「敗而恥,敗而傷,是完敗,如何面對我們的支持者?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他更提醒:民進黨這場戰役「不只是與藍白戰而已,還有背後中國那隻看不見的手!」到底是老柯深謀遠慮,還是他技法已過時、無力操緃新的國會情勢──就如黃國昌所言:「柯建銘主導的立院的時代已經結束!」

不論如何,民進黨還是需要老柯。民進黨這次立委選舉折損幾位中生代大將,包括:曾任黨團幹事長的羅致政、副幹事長黃世杰、林靜儀等人,也讓民進黨黨團更難世代交替,還得倚重老柯。

至於自許為立院「戰斧飛彈」的傅崐萁,他是個從來不掩飾其政治企圖心的狠角色。他政治手腕靈活,不吝於籠絡可能有助於他的人,但對反對他的人則睚眥必報──包括對媒體,各媒體眾相闗人員每年都會收到來自花蓮王的禮物大西瓜,但一旦批評他,也很容易 收到律師函要準備上法庭挨他的告。傅崐萁這種兩面手法引發不滿,卻也藉此縱橫江湖數十年。不過,他因合機、凱聚等股票炒作案判刑確定的案底,他在花蓮多年「家天下」的作風,還有長期與中國親密的互動,這些都是他難以揮卻的負面包袱。

至於「國昌老師」,從「小英男孩」轉投白營,他是民眾黨黨團唯一有國會經歷的成員,他一定會善用這個優勢,操控民眾黨以達成他在時力無法順遂的政治企圖。黃國昌也一直是鎂光燈焦點,他操作媒體的能力優於其他兩黨的黨鞭。

面對這樣的國會新情勢,可以想像新總統賴清德政權施政會備極艱苦,他除了對國會身段要柔軟,也需要說服人民願意當他的後盾;更具體的問題是,他需要一個對人民、對國會都具有說服力的行政院長來幫他推動施政目標。這也是賴清德未來三個月要好好思考的問題。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專欄作家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