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會以勒龐驚奇收場嗎?

趙君朔
610 人閱讀

法國總統大選即將於本周日進行第二輪的決選投票,現任總統馬克宏是否能成為2007年來第一位成功連任的總統,還是他的對手國民聯盟的勒龐會成為第一個代表極右派政黨奪下歐盟第一大國的總統寶座備受世人矚目。雖然根據所有在第一輪投票後所做的民調馬克宏都還是維持1%到5%的領先幅度,然而對一個終於成功進行法國某些僵化制度改革,三月初還被認為穩操勝券,在第一輪投票前的最後十天才開始真正進行大規模競選活動的現任總統來說,會快速陷入有可能丟掉總統寶座的窘境其背後的原因還是值得深思。

法國現任總統馬克宏。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左右主要政黨得票率超低

此外不論是根據第一輪的投票率數字或是目前選民所表現出來的情緒來看,第二輪投票應會出現破紀錄的低投票率與無效選票數,這反映了2002年首次遇到極端意識形態候選人,也就是勒龐女士的父親進入決選,還有2017第二輪投票同樣是馬克宏對決勒龐時,法國選民不分左右組成站到主流候選人背後的「共和國聯合陣線」已難重現,這也可以從主導法國政治的傳統左右兩大黨竟然在第一輪投票中合計只剩將近7%的淒慘得票率可見一斑。

而勒龐得以打破過去兩次參選時支持率都在選前一個月便開始下滑魔咒的關鍵在於她成功地重新設定本次選戰的主軸,強調法國民眾關心程度最高的議題-購買力的下滑。畢竟由供應鏈中斷引發的通膨已經在世界各國肆虐了一段時間,而俄烏戰爭爆發後歐洲被迫開始進行減低對俄羅斯能源出口的供應讓這個難題雪上加霜。

因此勒龐半年前就提出要讓每個法國家庭每月多出相當於兩百歐元購買力的訴求就非常有吸引力,這當中包括要把燃料、能源的增值稅稅率由現行的20%降到5.5%,將全國公路國有化來降低通行費,將公營的廣電事業民營化來降低觀眾的特許使用費,以及中產階級家庭若有第二個小孩每年可得到550歐元的退稅等措施。

從調停俄烏戰爭中抽身回頭奮力競選的馬克宏當然對購買力問題也提出自己的主張,如要建立一個維持天然氣和電力價格的保護機制,還要從今年夏天開始將養老金隨通膨指數調整。問題是雖然馬克宏上任第一年便成功鐵腕推動各項前三任總統都在反彈下便放棄的艱困經濟改革,如開始調整複雜的退休制度、增加勞動市場的彈性讓雇用新人的成本變低等。

但他力推這些在法國意識形態光譜上被認為很「右」的政策也讓他被扣上「富人總統」的惡名,更引發了2018年11月開始轟動全球的抗議燃料稅調漲的黃背心暴動。而最近的民調中更有六成多的民眾認為馬克宏的行事風格非常威權,只有兩成多的民眾感覺他重視民生疾苦。

勒龐的政見改得較溫和,以致威脅到馬克宏

相對的,過去總是和排外、激進形象連在一起的勒龐卻慢慢從五年前第二輪辯論時的荒腔走板谷底回升,當年她糟糕的表現被認為平均辯論每進行一分鐘就丟掉三萬張票。她去年在電視上說出伊斯蘭教對她而言也就是另一種宗教時,馬克宏所創政黨共和國前進的政治人物憂心地認為她已經成功的進行了蛻變。前天她更是在被詢問時改變說法,表示是否要禁止在公共場所戴上面罩還要經過國會辯論,一改之前說當選後要禁止以維持法國政教分離的世俗傳統。

此外,本次大選在極右派陣營中竄起的另一位候選人,記者出身曾多次因為發表煽動種族仇恨言論被判定有罪的澤穆爾在選戰期間狂打守護法國傳統保守價值等社會文化議題,也讓改打民生議題的勒龐在選民眼中看來相對溫和,這被法國媒體形容為勒龐的「去妖魔化」。

但在選戰策略上進行調整並不代表勒龐已經真正改變,這也就是評論家所憂心的。如果勒龐真的出人意料地當選法國總統,她還是將法國帶往一個和馬克宏完全相反的方向。如在內政上她會收緊獲得法國籍的條件,在經濟上也不會延續馬克宏路線,往自由市場的路線移動,像是主張退休年齡維持在現在的62 歲,而不是馬克宏希望的延後到64或是65歲,以及在環保議題上主張要推進核能發電的比例,而不是馬克龍大力主張的綠能。她還希望能繞過議會以全國公投的方式來決定某些政策。

勒龐的對外政策與馬克宏南轅北轍

當然最大的差別還是在對外政策上,在俄烏戰爭陰影依然籠罩下,勒龐雖然被迫出聲譴責普丁的侵略。但她還是主張戰爭結束後要重新變成俄羅斯的盟友。至於歐盟她也準備要重新協商許多雙方的權利義務,走上類似波蘭模式─讓國內法律的效力優先於歐盟的法律。面對北約勒龐已經改變要退出的立場,但還是主張要退出北約的統一指揮架構。

馬克宏的對外政策和勒龐完全就是天秤的兩端。馬克宏一直希望在德國總理梅克爾女士退休後成為推動歐盟加速一體化的領導者。在俄烏戰爭爆發前,擔任歐盟輪值主席的馬克宏已經在思考如何建立歐洲的戰略自主而不是全部依賴曾經被他形容為「腦死」的北約,雖然在戰事未完的當下,他勢必要和美國更進一步合作來強化北約應對俄羅斯的威脅。

法國選民走到十字路口

從以上簡明的對比便可看出法國也走到了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馬克宏以經濟上大力往自由市場、全球化的方向前進配上自由派寬容、重視環保的融合路線,的確讓法國在過去五年中變得更有競爭力、更容易創業、過去長期困擾法國的雙位數高失業率現在也降到了空前低的7%左右。但轉型中落在後面民眾的憤怒,還有法國一直維持的國家深度介入經濟的傳統,也讓馬克宏在獲得更多選票的同時(他是繼密特朗在1988年之後唯一一個連任時第一輪得票率更高的候選人),也產生了更多堅決反對他路線的選民,這讓他的連任蒙上一些不確定性。

這個不確定性便是前面提到的「共和國陣線」效應不再。法國主要媒體《世界報》在各地訪問選民後發現很多人雖然不願意看到極右的勒龐入主愛里榭宮,但也不願意把票投給馬克宏。的確根據在第一輪大選中排名第三,得票率也高達22%的不屈法國候選人梅隆雄剛在網站上公布的該黨內部民調顯示,在表達二輪投票意向的該黨21萬5千多名選民中,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可能會選擇投廢票或是不去投票,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會把票投給馬克宏。這個數據反映了該黨的支持者都聽從了主席梅隆雄在發表敗選演說時的兩次大聲呼籲「一票都不要投給勒龐」(該黨的民調刻意不放上投給勒龐的選項),但這也表示他不打算把票轉移給馬克宏。

棄權票大增嚴重傷害馬克宏

這就是為何在兩輪投票間的競選期中,雙方陣營一個新的重要訴求就是希望選民不要棄權。原本高棄權比例被認為不利於勒龐,因為過去的經驗顯示缺乏意願投票的人是社會上較為邊緣,對現有體制充滿怨憤的民眾,這其中較多是勒龐的潛在支持者。但本次連不少追求進步價值的左派都表示無法再忍受另一個馬克宏治理的五年,使他原本第二輪能穩穩獲勝的優勢少了一個,逼他現在需要拼命走入人群和群眾對話,挽回民眾對他的信任,結果幾天下來常常遇到不滿民眾高聲回嗆的場面。

除此之外的另一個關鍵是20日晚上的電視辯論,勒龐絕對不能再重蹈五年前搞砸的覆轍,但預期她會面對馬克宏反守為攻的激烈攻擊,質問她為何過去和普丁的關係如此緊密,為何現在還主張要和俄羅斯維持良好關係,還有質問她各種法國優先的政策細節,讓選民思考她當選後的政策大轉向是否真的會讓法國變得更好?還有追打剛爆出的歐盟要討回勒龐和其他兩位同黨擔任歐洲議會議員時,將政治活動補助款挪做私用的醜聞。

另外就是目前不肯鬆口重組「共和國陣線」的梅隆雄是否會改變主意支持馬克宏,他會在明天晚上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說些什麼非常值得注意。為了拉攏處於造王者地位的梅隆雄和其支持者,勒龐已經表示當選後願意納入同樣主張法國優先的左派政治人物,馬克宏則是願意調整退休年齡改革的執行方式。最後則是如果俄烏戰爭在投票前又出現不幸的戰事升高,那麼將會激發的愛國效應會大大有利於馬克宏。

總的來說,只要馬克宏在後天的辯論中表現良好,不要增加梅隆雄支持者對他的厭惡,綜合各種情況來看他可以打破前兩任總統無法連任的魔咒(兩位前一任總統都已經公開表示會支持他),以比上次大選小很多的差距打敗勒龐。真正的挑戰在於如何帶領一個在生活因為購買力縮水更為艱困的法國,繼續推動市場化和強化歐盟的改革,而不是被法國優先的強大民粹浪潮所吞噬。

留言評論
趙君朔
Latest posts by 趙君朔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