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夸的經濟學者,獨裁中國的掮客

沈榮欽
1.1K 人閱讀

薩克斯得「唐獎」,讓該獎蒙塵

八月一日,舉辦第六屆唐獎頒獎典禮,八月二日,基金會安排各項得主演講,其中「永續發展獎」得主傑佛瑞.薩克斯(Jeffrey Sachs)除了當天的活動,次日(八月三日)上午還受邀到慈濟新店靜思堂以〈經濟正義與環境永續〉為題發表另場演講,然而薩克斯卻是個備受爭議的人物。

第六屆唐獎「永續發展獎」得主傑佛瑞.薩克斯(Jeffrey Sachs)。圖片來源:唐獎網頁

德雷茲納(Daniel W. Drezner)在《話語權的世紀角力》這樣描述這位唐獎得主:

Sachs在《終結貧窮》不僅自吹自擂,並且宣稱已經找到消除全球極端貧困的方法。他建議在未來二十年中,世界富裕國家的外國援助預算總額每年增加到1500億美元,根據他的計畫,就能消除極端貧窮。

那時哥大才剛從哈佛將Sachs挖角過來,給了他四個頭銜,包括地球研究所所長,每年預算超過一千萬美元。Sachs並且擔任撒哈拉以南許多貧窮國家的顧問。很多人認為他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只是時間問題。

Sachs從不曾停下來好好喘口氣,只是日復一日發表一場又一場的演講,有時一天之內多達三場。同時,他也遊說多國元首、在國會作證、舉行新聞發佈會、參加專題研討會,為政府官員提供建議、接受採訪、發表論文、在報章雜誌撰寫文章,以及尋找可以幫他傳播訊息的任何人。

《終結貧窮》印在《時代》雜誌封面,但是Sachs並不以此為滿足,還結交Bono、索羅斯等名人,並獲得對方贊助,安潔莉娜裘莉在MTV台的紀錄片中將他形容為「世界上數一數二聰明的人」。

但是發展經濟學界對於他自吹自擂的龐大計畫認為「說好聽一點是幼稚,說得難聽一點就是幫倒忙了」。William Easterly因發表一系列相反的著作而聲名大噪。後來以研究貧窮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MIT教授Dufflo警告,如果不將Sachs的建議與未受干預的村莊比較,就無法確定他的建議能帶來任何改善。

照例Sachs以媒體優勢,輕易地反駁了所有批評他的論點,並拒絕Dufflo與對照組比較的建議。2012年,Sachs與合作者在The Lancet上發表論文,說撒哈拉以南地區採取他的計畫的兒童死亡率降低速度,比該地區相對應總死亡率快上三倍。

逐漸落漆的薩克斯

然而隔年(2013年),該計畫的光環就不見了。新的證據不斷出現,最後顧問委員會只得做出結論:無法確定實行計劃的村莊效果更好。Sachs無視這些證據,即興式的對外反駁批評的意見,有時甚至自相矛盾。但是不斷出現的證據,使得該論文的主要作者,在The Lancet上承認先前論文有誤導之嫌,並離開了Sachs團隊。

儘管Sachs依舊頑強抵抗,但是已經越來越難說服人,連比爾・蓋茲都公開批評Sachs,並拒絕贊助。Sachs的光環逐漸消退,此後他出版的任何書籍,銷量都不及《終結貧窮》,他在世界各國所受到的待遇大不如前,媒體的聲量也逐漸萎縮。

淪為中共打手的學術掮客

這位要求美國放棄台灣,以免成為與中國交往障礙、和柯文哲一樣讚美中國官員、支持中國獨裁政權、為新疆集中營辯護、反對香港、和中國大外宣一起為COVID-19辯護,認為病毒出自美國實驗室卻栽贓中國武漢;支持俄國,認為北約與美國讓烏克蘭「討打」、支持獨裁政權,認為美國是世界最邪惡帝國的學者如今終於要來台灣領取唐獎的高額獎金並演講,唐獎譽他為悲天憫人,而我認為在唐獎邀請他侮辱台灣與民主之際,他值得台灣人的鄙視與抗議。

作者為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專長在策略管理與組織經濟

留言評論
沈榮欽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