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藍勢力圍攻侯友宜

陳文瀾
774 人閱讀

在四大公投投票前夕,藍綠陣營無不加大聲量、賣力宣傳,重要政治人物紛紛表達立場,就連地方議員也勇於擔當辯論急先鋒,爭取新聞版面。在眾聲喧嘩之際,新北市市長侯友宜長期的沉默,顯得格外突兀。

公投議題皆為國政議題,地方首長不一定非表態不可;不過,面對與所治理行政區息息相關的議題,沉默並非尊重民意,而是逃避責任。在此次四大公投議題中,是否重啟核四、是否在觀塘興建三接,皆與新北市直接相關,侯友宜實毫無沉默、態度曖昧之理。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核四、三接都不容侯友宜沈默

核一廠、核二廠與核四廠,皆位於新北市。核一廠已於2019年除役,核二廠也將於2023年除役;但在2023年後,因新北市政府不發放水保設施完工證明,導致短期貯放核廢料的乾貯設施無法啟用,根本無法進入真正的除役時程,新北市市民的核能噩夢,仍未終結。核四廠若重啟,噩夢更無終結之日。

為抑制空污,在綠電裝置容量尚不足之際,世界各主要能源進口,皆將以天然氣為過渡能源,明訂於能源政策中。姑且不論核四廠重啟根本是假議題,縱使不惜一切代價重啟,重啟日也在10餘年後,擴大液態天然氣進口量與興建三接,皆勢在必行,且迫在眉睫;三接若不建在觀塘,最可能落腳台北港。

侯友宜選擇沉默,是因為左右為難,若選擇與中國國民黨同聲一氣,必遭新北市市民唾罵,但若在四大公投中,有一項表態不同意,又會被部分中國國民黨支持者批評為「藍皮綠骨」,且不管如何表態,都會阻礙他進取總統之位。

然而,中國國民黨其他政治人物卻無法體諒侯友宜的處境,嚴辭要求他表態,表面上聲稱,希望侯友宜為中國國民黨壯大聲勢,骨子裡卻充滿「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不信任感,重新掌握黨機器的外省權貴,與充滿族群仇恨的深藍勢力,生怕侯友宜成為下一個李登輝,不願安生當個「藩王」,反倒想「騎到他們頭上」當總統。

外省權貴始終是中國國民黨掌權核心

縱使21世紀已過了20餘年,但中國國民黨仍維持殖民者的身段,省籍意識仍是其政治DNA。在外省權貴與其支持者心中,外省權貴是滿八旗、是統治者,本省政治人物就算「出將入相」,也是被統治者,頂多允許他們「劃地為王」,絕不允許他們染指黨主席、總統等權位。

因此,同為本省籍政治人物,中國國民黨特別寬待台中市海線的顏家,可傾全黨之力為其罷免陳柏惟,對其違法情事視而不見,宜蘭縣縣長林姿妙反對核四廠重啟,也未見激烈的口誅筆伐,卻無法容忍侯友宜的沉默。

畢竟,顏寬恆、林姿妙與其他地方派系的政治人物,勢力僅限於一隅,就算被稱為「台中王」、「雲林王」、「宜蘭王」,也尚不足以威脅到外省權貴的統治地位。身為「諸侯之首」的侯友宜,卻可能取而代之。

侯友宜遠遜於李登輝、王金平

只是,侯友宜雖坐擁新北市政府的行政資源,想進一步進軍總統府,可說難上加難。侯友宜沒有李登輝的學識、謀略,難以效法他,以民意逼黨內對手就範,並聯合民進黨,營造本省族群的同仇敵愾,也不如王金平長袖善舞,在黨內、黨外皆可呼朋引伴,只是黨內的孤鳥。

於是,同樣飽受名嘴議論、權貴掣肘,李登輝、王金平皆可靜待輿論方向轉變,侯友宜卻按捺不住,在投票日前幾天,發表了千字文自白。實際上,雖然理不應如此,但侯友宜的最佳策略,是繼續保持緘默,甚至到四大公投結束後,依然不發表意見;發表千字文,等於隨對手的節奏起舞,反倒喪失了主動權,原想藍、綠選民都不得罪,結果依然雙方都質疑,且自曝其短。

千字文曝露了侯友宜幕僚群過於薄弱,並無能力因應輿論攻防,遑論創造議題、帶領輿論潮流。侯友宜雖曾擔任過警察大學校長,卻不會有人相信,他有能力進行哲學思辨;千字文中盛讚法國的哲學大會考,但如將千字文視為侯友宜回答四大公投的考卷,那評語當是「文不對題」,比柯文哲、宋楚瑜的回答更遜色。

法國哲學固然詩意,卻不至於模擬兩可或自相矛盾。法國總統馬克宏日前宣佈,將興建新的核電廠,擁核立場鮮明;法國為歐盟成員,禁止美國萊豬進口,且近年來擴大進口液態天然氣數量,並希望成為中、西歐液態天然氣的轉運站,勢必得新建液態天然氣接收站。除此,法國海外屬地新喀里多尼亞剛舉行獨立公投,沒有綁大選。

政治人物幾乎都無法通過哲學邏輯檢驗,台灣不乏「玩哲學自焚」者,如曾瞎扯「四個可能」的沈富雄,自以為聰明,卻狠狠地被選民淘汰。其實,四大公投距離2024年總統大選尚遠,侯友宜大可謀定而後動,或清楚表明對四大公投案同意與否的立場,或信守「萬言萬當、不如一默」原則,靜待新聞熱潮冷卻。

侯的千字文被蕾神之錘擊碎

侯友宜的千字文威力有如炸彈,登時引發台灣輿論熱議。但王力宏前妻李靚蕾威力如核彈的「討王家檄文」一出,搶盡所有媒體、社群媒體版面,與普羅大眾的注意力,千字文頓顯黯淡無光,不僅結構、文采、邏輯皆遠遜,更無一擊改變輿論方向的力道,現已淪為歷史的灰燼。

然而,四大公投結束,皆以不同意票領先收官,推動四大公投案的中國國民黨元氣大傷,侯友宜成為黨內深藍勢力口誅筆伐的頭號戰犯。其實,無論寫不寫千字文,侯友宜早已是深藍族群的肉中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四大公投慘敗只是「拔侯」的由頭,中國國民黨內鬥勢必愈演愈烈。

投票前以千字文建立防護罩,投票後又宣稱要承擔責任,侯友宜的言行極為矯情、造作,選總統的企圖,已是昭然若揭。於是,深藍族群再度上演「棒打出頭鳥」戲碼,欲合力阻絕侯友宜再上層樓的機會,不願本省政治人物躍上枝頭;即使,侯友宜被視為中國國民黨在總統大選最具競爭力的人選,深藍族群依然寧可玉石共焚,也不讓他上位。

在李登輝之後,除了「半山」連戰,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皆為外省裔。在2000年連戰總統大選敗選後,連戰家族即與李登輝恩斷義絕,早已「歸化」為外省權貴,只在選舉時,標榜自己的本省血統。王金平雖有問鼎總統寶座之心,卻無破釜沉舟的氣魄,最後只能鎩羽而歸、抱憾退隱。

再與李登輝相較,侯友宜沒有等待鶯啼的忍功,沒有克里斯瑪(charisma)的群眾魅力,沒有中心思想、具體主張,況且政績乏善可陳,高人氣也僅是「報派」,未經全國性選戰檢驗。

再與王金平相較,侯友宜沒有調和鼎鼐的手腕,也無供輸他人資源的恩義,也非中國國民黨本省政治人物的領袖,未曾經營跨縣市的派系,在新北市以外,找不到「勤王的兵馬」。在中國國民黨黨內深藍勢力「群毆」侯友宜之際,不見重要本省政治人物為侯發聲、鳴不平。

一如先前的韓國瑜,在泛綠陣營的圍攻下,從過氣的政治人物一躍成為高雄市長,還成為中國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而不斷推升侯友宜人氣的,正是深藍勢力。深藍勢力攻擊侯友宜力道愈強,同情侯友宜的人反而愈來愈多,人氣愈高愈激怒深藍勢力,再強化攻擊火力,再一次拉抬侯友宜的聲勢。

侯友宜諸多舉措,目的都在型塑自己為跨越藍綠的政治人物,以期吸納中國國民黨的本省選票、非深藍選票,與不滿民進黨的泛綠選票,與若干游離的中間選票。可以確定的是,侯友宜個性與王金平相仿,謹小慎微、不願冒險,絕不可能脫離中國國民黨而自立,想攻取總統大位,就得先取得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資格。

公投結束後,侯的難題才真正開始

不過,在四大公投落幕後,侯友宜得先確保成功連任新北市市長,才不至於在總統大選擂台上,提前被淘汰出局。侯友宜也不如陳水扁,陳水扁在台北市市長選舉敗北,可自創舞台、串聯全台支持者,「彎道超車」進駐總統府;侯友宜如果沒有新北市市長的職位、資源,影響力可能立即崩跌。

擔任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的朱立倫,才是四大公投慘敗的「頭號戰犯」,但實際上,不會有人真的檢討他,因為一切只是回歸現狀而已。遠比深藍勢力精明的他,也不會再「追殺」侯友宜,為侯友宜的熱度加薪添柴!

2022年的地方選舉,才是朱立倫、侯友宜短兵相接的真正舞台,朱立倫可全台助選,侯友宜卻得先鞏固自己的基地,不見得可四處遊走,若再不強化幕僚陣容,總統夢將永遠是夢!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