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台北市政府網軍疑雲

孟買春秋
1,774 人閱讀

去國二十多年,我的台灣資訊全是來自在網路上看報紙讀新聞。因為社群媒體,我漸漸在網路上與人有互動,而真正活躍在社群媒體,應該是最近幾年的事。再嚴格說來,應該是我兩年前搬回台灣之後,才成為重度社群使用者,但也僅限於臉書,在其他媒介上鮮少有活動。

而因為在外電工作過十多年的緣故,我找資料發文的速度迅速確實,再加上早已遠離職場,在時間充裕也能力可及的範圍內,我找到了當年跑新聞的樂趣與熱忱。可能也因為如此,我忽然被定位成網軍了。我寫的文章或是任何評論,都可以被形容成執政黨認知作戰的一環。

網軍標籤隨便貼

我經常覺得不平的是,我的身份一直是公開的,我的政治傾向和立場也從不隱瞞,但只因為我支持現任政府,對一些特定政治人物時有不滿批評議論,不僅國民黨黨職員工撻伐,連趙少康都專門製圖攻擊。至於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支持者或是相關粉專,則是對我的年齡性別外貌進行攻擊。

他們不相信沒有對價關係的我,會無償寫文章發表評論。但其實這些批評攻擊令人莞爾,畢竟我和丈夫兩個退休記者,可以得到政黨氣急敗壞的青睞,也可算是人生無意義的成就之一。

身為別人口中的類網軍側翼,最近台北市府內網軍事件引起我的注意。

台北市議員王閔生於市政總質詢揭露市府網軍疑雲後,資訊局針對12組PTT帳號進行調查。幾天前提出「PTT發文事件調查報告」,扣除2筆無法調查,剩餘10筆及另1筆外部情資提供帳號,均為市府員工使用。

隨後相關局處包括交通局、觀傳局、工務局針對所屬員工於上班時間使用PTT從事非公務行為,處以1至2次申誡懲處。柯文哲的反應是:「我很確信台北市政府沒有什麼網軍,不過上班時間太閒了,還可以上PTT,這個就…」。

圖片來源:蕭瑩燈臉書專頁提供

工務時間貼文挺柯為哪椿?

然而真的只是太閒嗎?網路名人四叉貓表示他一一比對判斷,如果純粹上網打發時間發文聊天,他並不會將之視為可疑,畢竟上班時間摸魚人皆有之。他揭露的可疑帳號,都是在上班期間發布支持柯文哲與民眾黨,攻擊執政黨的言論,甚至只在上班期間活躍發文,下班之後就安靜無聲。

網友甚至歸納出有帳號週間九點上班開始少量發文,接著逐漸增加至中午停止,午休過後再繼續一直到下班,六點過後休兵直到隔日上班,週休二日。

至今已經發現至少有兩位市府主管涉入:交通局運輸資訊科科長林育生和公共運輸處政風室主任盧勝洲,而觀傳局宋承恩甚至公然提醒繳交網路行銷KPI。

身為主管,他們在市府制定政策之後,在網路上匿名放話帶風向攻擊不同意見者。除了這些被抓到的,還有多少市府員工跟他們一樣? 

台北市政府體制文化風氣,在過去七年多如何形成,可以從柯文哲的言行中看出端倪。例如政風處長林炤宏日前在議會中有不同意見,柯文哲立刻動氣怒飆:「我沒有叫你講話!」朕即是王法,逆我者亡?

以市府養黨人省經費

在市政府工作的人甚至是主管,在工作上必須行政中立,在PTT上卻是另一副嘴臉,發文攻擊意見不同者,讚歎柯文哲痛罵中央政府。只在上班時間匿名帶風向,要說不是網軍,恐怕也只能騙騙尚未出社會的人。

回想柯文哲太太陳佩琪過去一兩年來的發文,無一不是痛斥丈夫遭受民進黨的網軍攻擊,認為對柯文哲的評論全是有計劃的抹黑。甚至柯文哲的母親也加入,抹黑對柯文哲發表評論者,說他們可以領到的價碼已經高於以往的1450。

至於柯文哲賜予血滴子封號的立委蔡壁如,則是強調她在接下民眾黨選戰小組召集人後,發現選舉經費根本是零,「經費如此貧瘠,我們如何養網軍?」

然而黨員不到八千人的民眾黨,每年政黨補助金將近八千萬,台柱黨員如黃瀞瑩、陳思宇、林珍羽過去皆由台北市政府支薪。如果一介平民如我在家發表評論都能被視為網軍側翼,那麼她們是柯文哲公然以市府薪水聘用的御用網軍,當之無愧。無需用到政黨補助金,就可以名正言順有人公然在網路上為他擦脂抹粉,現實生活中為他梳頭攙扶。

柯文哲本人對所謂網軍的譴責,更是不在話下。在他眼中所有對他的負面評論皆為網軍所為,而在上班時間支持他攻擊政府的,則與網軍毫無關聯。他時而得意洋洋自誇別人因為害怕他才會提出批評,時而咬牙切齒連塔綠班或是會遭受報應等不堪言辭都脫口而出。

政黨支援智庫為其政策研究,或是僱用公關公司正面宣傳,只要揭露都是合法的政黨行為。付費僱用匿名網路寫手甚至網軍帶風向的情事,不可能沒有,但是要說只有對手如此,自己如此清高絕對不會有此作為,未免荒謬。

台北市政府內是否有網軍,人人可以判斷。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