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直批評反對黨?

孟買春秋

常看見一種說法:為什麼不去監督執政黨,反而一直批評反對黨?乍聽之下好像有點道理,但我們真的不該批評反對黨嗎?

凡夫俗子都會有討厭的人,政壇上也一定有勢不兩立的死對頭,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這種情緒超越了人性或是基本的處事原則,任何人都不應該容忍。

反對黨造謠抹黑從未間斷

政治議題攻防抓到一點小辮子就要放大無可厚非,但如無賴般造謠則人人得以譴責。過去一年多來反對黨無所不用其極,所幸從普篩到蓋牌到疫情爆發,指揮中心無一不是安然度過,如今進入疫苗階段,謠言卻更是令人嘆為觀止,進口國產疫苗無一不抹黑。

最近一個例子是BNT疫苗的復必泰簡體字標籤。從一開始政府的堅持一直是原廠製造產地直送,與標籤無關,任何看指揮中心記者會的人都無法否認堅持是為了品管,疫苗不能經過第三地抵達台灣。

然而最近因為中國尚未發給復必泰疫苗緊急授權,不少國家包括台灣在內因此能夠接收這批原來計劃送往中國的疫苗。全球疫苗不足之際這原來是值得高興的事,反對黨政治人物卻爭相展開攻擊,聲稱政府先前因為意識形態不願意接受復必泰簡體字標籤,如今迫於無奈接受,平白浪費了許多時間。

雖然不接受復必泰的簡體字標籤根本是無稽之談,台灣政府不接受的是來自非原產地製造直送的疫苗,例如復必泰香港庫存,但是三人成虎,加上同為醫界出身的台北市長夫妻也演了一齣夫唱婦隨,新聞標題更是處處可見指揮中心鬆口轉彎讓步,彷彿疫苗進口問題只在標籤。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如果沒有期待,不會有評批,我對台灣反對黨是有期待的,因為沒有健康理性的反對黨,絕非民主社會之福。再進一步思考,領取選舉政黨補助款的反對黨,沒有理由認為不執政就是一面免死金牌,可以為所欲為無需接受監督批評。

反對黨把豬內臟帶入立法院亂丟一事至今歷歷在目,在國際媒體上看到時我羞愧不已,希望永遠不會有人問起。

在野勢力讓人無法同情

我以為政治人物的隨意抹黑或是信口開河到一定程度,就會停止,因為人格低下應該有個限度,做人也有一定的基本原則,但許多人可能跟我一樣,太過天真。疫情以來反對黨對政府的要求或是攻擊,甚至與執政黨攻防無關的自身的表現,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為什麼不能當一個讓人有幾分敬意的反對黨?

台灣最大反對黨國民黨競選黨主席的兩人,江啟臣老是出錯連基本成語也用錯引來訕笑,朱立倫臉書出現大量越南網軍賬號對他讚美,否認別人栽贓無可厚非,他竟然歡迎民進黨提告,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再以有意加入2024總統大選的趙少康為例,昨天要接納一千名阿富汗女性難民,今天呼籲全面停打高端,明天不要五倍券要現金,每天有新招別再管前一分鐘說了什麼,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

至於全國第三大黨主席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防疫記者會上沒有例外演出攻擊政壇對手戲碼,配以鼻孔出氣的哼哼哼鄙視之聲,不禁令人懷疑掌管首都的是不是路邊找人吵架的小混混。至於學運之後原來讓人有期待的時代力量,黨主席陳椒華在臉書上沒有根據批評兒醫,空手道跆拳道傻傻分不清,鬧出的笑話更是不勝枚舉。

以上提及的只是黨主席的一些行徑無關政策,尚未著墨黨主席以降的黨職人員如何跟隨他們的腳步狂妄自大,不認真蒐集資料任意開口評論自己不懂的專業領域,甚至造謠生事黨政不分。這個現象尤以民眾黨最為明顯,甚至打著立委或是國會辦公室主任的職稱,公然為台北市政策辯護,為台北市長攻擊政敵。

這樣的反對黨,難道選民應該百般容忍?執政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若是有上述反對黨主席的言行,眾人難道不該不遺餘力加以譴責?可惜至今尚未看見。

不少反對黨人士似乎已經習於沒有根據胡亂發言顛倒是非,被揭穿了偶爾有幾分羞愧或會更正,但通常先是強詞奪理把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毫無道理合理化,然後轉身指控犯錯的原來是他們抹黑的對象,這完全顛覆了我對一個有理性有羞恥心正常人的認知。

柯文哲的無的放矢是其日常

不久前柯文哲無端說太讓陳其邁出頭,才會把系統搞亂。事後幕僚解釋成他的意思是資訊不一致造成混亂,如此一來他原始抹黑陳其邁似乎就不算數了。最近柯文哲臉書發文特意將全國改為全台灣引來質疑,他僅以沒有差別帶過,避談為何沒有差別卻還要更改,接著一轉身痛罵提出質疑的媒體和輿論,連發言人也要出來說這是對市長興文字獄。

在我看來,這些人對社會造成最大的危害之一,就是帶起這種無賴不負責任的風氣,從領導者到他們身邊的幕僚到支持者,通通是這個模樣。他們在公開場合為所欲為信口開河,幕僚在臉書上亂寫無的放矢,支持者到處留言污衊他人,然後他們義正辭嚴說,批評者都是霸凌者。

我常常被污衊為網軍側翼拿錢辦事,雖然無奈但這些無中生有的指控,對我這個退休記者無關痛癢,和社會沒有半點關係,即使這些點名的無端指控來自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國民黨青年部主任,還有媒體大亨趙少康,我畢竟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個人。

然而他們造謠抹黑的對象卻是從蔡英文、翁啟惠、陳建仁、陳菊、吳音寧到更多人,從國家生技產業到全民醫療健康,然後他們還在繼續。

這是我對反對黨最憤怒之處。

留言評論
孟買春秋
Latest posts by 孟買春秋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