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行政院三接外推方案應予支持?

詹順貴

三接外推方案獲肯定,展現台灣民主之可貴

為了紓解珍愛藻礁公投可能帶來能源轉型中非核、減煤期程的變數,行政院於5月3日宣布了三接外推的替代方案,當然,可以理解公投領銜人潘忠政與核心團體仍堅守公投主文,主張三接必須全部退出大潭。但從許多原本積極參與連署的環團與學生團體都紛紛發表聲明肯定或支持行政院的三接外推方案,台灣民主可貴之處,於此已展露無遺。

圖片來源:翻攝蔡英文臉書粉絲專頁

可貴之處,首先在於台灣的公民社會始終勇於表達與政府不同的聲音,也能展現公民力量促使政府不得不改變或調整政策。其次在面對足夠的民意壓力,政府也願從善作出政策調整或改變,而非如中國或香港動輒行言論或文字獄。較可惜的是,儘管蔡總統一再呼籲互相尊重不要對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進行人身攻擊,但仍有不少自認為是台派的民進黨支持者對潘忠政胡亂抹黑造謠攻擊,讓雙方更難對話。

臺灣學生聯合會聲明 圖片來源:截圖自臺學聯粉絲專頁

2050淨零轉型是世界目標也是台灣目標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不僅很快重返巴黎氣候協定,並於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召開全球領袖氣候峰會(Leaders Summit on Climate),透過線上會議與多國領袖聚焦討論氣候行動與淨零碳排承諾。

國際情勢如此,以外貿為主的台灣當然沒有脫隊落後的空間,雖然內部仍有不同聲音,總統蔡英文仍於同日公開表示「2050淨零轉型是全世界的目標,也是台灣的目標!」並在其官方臉書貼文「政府已開始評估並規劃台灣在2050年達到淨零排放目標的可能路徑。除了穩定推動中的能源轉型,包括製造、運輸、住宅、農業等部門,也必須提出系統性的減碳策略。」雖不諱言台灣啟動淨零碳排路徑評估的時間與進度已遠落後於國際社會,但仍不少人一邊附和,卻一邊趁機喊出重啟包括核四在內的核能,這究竟是解方?或糖衣毒藥?

事實上,全球已有131國提出2050年淨零碳排目標,藉以舒緩日趨頻繁的氣候危機。而這些國家落實這此一目標的政策,主要都是從能源部門下手,但卻是全力發展再生能源,而非核能。2020年《世界核能產業報告》便指出,在全球電力結構占比,核能自1996年起即持續下降,到2019年僅占10.35%;再生能源的占比卻是逐年快速攀升,2019年已以10.39%占比開始超越核能。

而發電成本則是反向發展,2009到2019的10年間,太陽能成本下降89%,風電下降約70%;反觀核能,自日本福島核災後,為舒緩核安疑慮而大幅提高安全標準,興建、安全維護成本、最終貯存地點難尋、技術有限等後端核廢料處置難題,都一再使成本暴增,並已超過仍在持續下降的再生能源,成為最昂貴的能源。

外推方案圖解 圖片來源:蘇貞昌臉書

能源轉型帶動產業發展

也因此,全球資金自然湧向再生能源產業,以2019年為例,全球投資於再生能源的資金已是核電廠的10倍。國際資金紛紛來台投資離岸風電,也正是搭上這股資金轉移風潮,對台灣而言屬新興的離岸風電相關產業鏈幾乎已在形成,並已創造相對高薪的就業機會。

再以近來獲得護國神山之譽的世界半導體龍頭台積電為例,該公司於2020年加入RE100(指承諾於2050年達成百分百使用再生能源)行列,是台灣第5家加入RE100的企業(台達電則是第6家),也是全球第1家敢於承諾的半導體產業。此一趨勢意味著企業為了提升自己未來在國際市場競爭力,以避免被課徵碳關稅或拿不到國際品牌大廠訂單,都將會致力於使用百分百再生能源。

核能是能源轉型的糖衣毒藥

如此一來,政府能源轉型路徑上,於減少碳排居關鍵地位的再生能源產業發展,幾乎可說是已獲得市場需求端的保證,正如蔡總統所述,足以帶動產業創新轉型與促進就業,而核電則將一步一步被邊緣化,乃至完全淘汰。尤其核四廠蓋蓋停停30年,弊案不斷,縱使支持核能的人士,仍有不少比例是不支持重啟有高度安全疑慮且錢坑深不見底的核四續建,而即將屆齡除役的核二、核三廠,面對冷卻池滿池的用過核燃料棒無處可去,豈能只奢談延役?在以國際現況與台灣特有現實因素下,核能恐怕是糖衣毒藥成分居多,絕不會是台灣達成零淨碳排的解方。

台灣想在2050年前達成淨零碳排,當務之急不僅僅是能源部門的積極減碳轉型,甚至整體產業結構、社會生活習慣都需要做徹底的改變,例如從交通部門的綠色交通(主要為大眾運輸與電動車,尤其應取消環保大倒退的燃油車補助)、住商部門有效的低耗能乃至淨零耗能建築規範(目前的綠建築標章,只是在送建商容積,根本不足以提升建築能源效率),到台灣產業低碳轉型與升級,都應快速迎頭趕上國際趨勢,而不是虛耗在核四重啟公投之上。

能源轉型過程必有陣痛期,全民應理性支持並持續監督

政府要如何達到2050零淨碳排的路徑,目前還不是非常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能源轉型一定不可或缺。現在距離2050年,還有30年,能源部門的再生能源,交通部門的綠色交通、住商部門的零淨耗能建築的法規建置與建設,都需要時間與階段目標,不可能一步到位,因此,零淨碳排路徑與能源轉型過程,勢必會有陣痛期。

細看行政院的三接外推方案,不僅回應了珍愛藻礁公投連署人對於藻礁生態系的關注,在兼顧其他地區的團體、居民對於非核、減碳、減煤降空污的需求與期程下,盡可能迴避減輕了對藻礁的影響。這是政府在民主社會多元價值折衝衡平過程該有的態度,值得肯定;同時也是能源轉型過程勢必出現的陣痛期中不得不走的路徑,呼籲社會大眾一起理性支持並持續監督。

註:本文有關全球電力結構占比、發電成本下降比例等數據,直接引用自魏揚所著〈虧錢又耗時,氣候危機要核電是飲鴆止渴〉(發表於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官網)。

留言評論
詹順貴
Latest posts by 詹順貴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