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同志,模糊焦點──柯文哲的求生術

林艾德

自從好心肝診所私打疫苗爭議引爆後,柯文哲便一再試圖推卸責任。從一開始指疫苗發放數量是由基層股長決定,再到臉書上抱怨是疫苗不夠才導致特權階級,19日又爆料是民進黨立委高嘉瑜牽線讓禾馨診所取得疫苗,氣得禾馨醫療營運長林思宏召開記者會公開與北市衛生局的對話紀錄及完整施打名冊,證實每次施打都有造冊上傳並經衛生局同意,反而是市府單位還主動詢問禾馨診所「可以再幫忙打20瓶疫苗嗎?」、「一定要今天,拜託,不然我們就慘了」,側面印證了正是因柯文哲不合理的施壓基層,才導致疫苗特權案的爆發。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柯文哲就是愛玩烏賊戰

林思宏在記者會上公開呼籲柯文哲「不要再打烏賊仗」,但其實熟知柯文哲人品者都知道,在需要轉移焦點時背叛盟友,在需要負責時追究下屬,利用「選擇性的公開透明」造成輿論混亂後從中脫身,早已經柯文哲習慣的伎倆。

身為民進黨內著名的「友柯民代」,高嘉瑜並沒有在好心肝疫苗事件後噤聲,而是仍對北市府多所批評。她首先提出市府要求診所繳回剩餘疫苗是矯枉過正,形同浪費,當市府修正政策,改為授權診所自行運用後,高嘉瑜又批評市府配套不足,恐釀成下一波特權疫苗。看到「自己人」這樣挑三揀四,柯文哲忍不住在17日反嗆高是「心中有特權看什麼都是特權」。

因此,當得知高嘉瑜有打電話給台北市衛生局長黃世傑時,柯文哲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其實,關說若要成立,必然是民代的要求有違法之虞,但黃世傑受訪時表示,關心和關說不同,高嘉瑜與他聯繫後他即轉給承辦人員評估,還有足夠的量能才答應供給。究竟這是關心還是關說還有待後續調查,但好心肝事件正在民怨風頭上,柯文哲先是獻祭了基層的市府同仁,再一句「高嘉瑜有打電話給台北市衛生局長」,用心可謂路人皆知。

高嘉瑜當然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受害者。在北農5月20日出現第一位確診者後,至今一個月疫情仍持續擴大,累積確診人數已來到45例。指揮中心在三週前就要求北市府廣篩,但一個月來,每日進出上萬人次的北農只篩檢了451人。柯文哲不思檢討北市防疫措施,無視台北市是疫情擴散發源地,反而指責起其他縣市,在記者會開口就是「北農這個很有趣,是從中南部上來然後慢慢擴散」, 又稱北農一半病例來自新北與基隆,無怪基隆市長林右昌會直言:「我是真的覺得,聽到這話很不爽。」

說到北農,在韓國瑜與吳音寧之後,還有人知道現在的北農總經理是誰嗎?當初柯文哲配合國民黨羞辱吳音寧來拉抬韓國瑜,稱韓國瑜「書讀很多,辦事能力好」。等到韓流來襲,影響柯文哲選總統的計畫後,韓國瑜在柯文哲口中成了「讀的書只夠做北農總經理而已,要當總統還差很遠」,而後為了郭台銘的金援,還在專訪時捧郭酸韓,「郭台銘至少當大老闆還是有一定水準。但媽啊!韓國瑜?好可怕!」

為了己利,柯文哲什麼都敢出賣

當時為了拉攏郭台銘,柯文哲進一步選擇跟「最大韓粉」的旺中媒體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切割,卻被蔡衍明親自爆料,原來往日那個「財團老闆都不記得,因為很專心吃飯」的柯文哲,其實跟蔡衍明私交甚篤,兩人見面的次數,比蔡衍明跟韓國瑜見面的次數還多,包含台北與上海的雙城論壇都是由蔡衍明牽線而成,「兩岸一家親」的講稿也是出自蔡的想法。

過往打著清新形象的柯文哲如何回應呢?他僅說:「第一次見面是簡余晏帶我去的。」簡余晏時任2014年柯文哲市長選舉時的媒體主管,工作就是安排柯與各大媒體會面,此後柯文哲與蔡衍明十幾次會面她都不在場,沒想到,數年後老長官為了自保,竟毫不猶豫地把善盡職責的她推出來當犧牲品。

除了簡余晏之外,當時靠著一班民進黨借將打江山的柯文哲,事後對這些功臣可謂趕盡殺絕。只要略得媒體喜好,搶走柯市長風采者,皆免不了市府內的明爭暗鬥。曾風光舉辦世大運的蘇麗瓊、力查小巨蛋弊案的洪智坤都受不了內鬥請辭,而在當時大方借將,台北市小內閣充滿濃濃高雄味的陳菊,反而成為他的眼中釘肉中刺,「為非作歹」、「民主罪人」、「肥版韓國瑜」等等難聽的評價都出自他口中。

2020年高雄補選後民眾黨聲望低迷,隨後柯文哲愛將、台畜總經理姚量議又請辭並臉書貼文批柯市府「魔鬼交易、犧牲改革」,為了轉移焦點,柯文哲連曾在2018年不惜被民進黨開除黨籍也要輔選柯的陳景峻也推出來政治操作,稱自己為了台北捷運信義安和站聯開案將剛接任監察委員的陳「移送法辦」。但其實政風處早有調查結果且與陳景峻無關,也難怪陳會心灰意冷的表示:「過去我幫了柯文哲多少忙,甚至被處分停權,把我丟出來政治炒作真的太不厚道了。」

打著「公開透明」名號闖盪政壇的柯文哲,一次又一次向我們展現,他的公開透明是有選擇性的。當人們追究他疫苗分配的責任,他就公開高嘉瑜打電話給衛生局長,而不談自己對基層的施壓;當人們追究他跟旺中及國台辦關係密切,他就公開第一次見面時簡余晏也在,用來逃避後面十幾次簡余晏不在時他與蔡衍明的對話內容;北農感染擴大,他就說病例是南部上來、新北跟基隆佔一半,而不談自己管理上的疏失;當民眾黨陷入政治危機,他就公開剛成為監察委員的陳景峻曾被他移送,即使陳早已經過政風處調查證明清白也不妨礙他的政治操作。

這些人都曾是他政治上的盟友、工作上的夥伴,但每當有狀況發生,面對質疑柯文哲的第一反應不是釐清問題,而是出賣同志,利用「選擇性的公開透明」來增加戰線,把問題跟責任歸屬變得越來越複雜跟混亂,以便他從禾馨醫療營運長林思宏口中的「烏賊戰」裡偷偷脫身,甚至把責任推卸到最基層的同仁也再所不惜。

在好心肝案之後,回顧「要讓部屬勇於任事的條件,就是長官要扛起責任」這句2014年柯文哲的經典名句,現在看起來只剩下無盡的諷刺。卸下包裝之後,我們才發現,原來許多人懷念的那個柯文哲,從來都不曾存在過。

留言評論
林艾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