狒狒胡迪尼的啟示:官方無能造成的悲劇

Phil Smith
812 人閱讀

胡迪尼(Harry Houdini, 1874-1926)是一位匈牙利裔美國魔術師和特技演員,以逃脫表演而流傳後世,我們姑且把最近不幸在台灣辭世的狒狒取名為胡迪尼。

逃脫藝術家狒狒胡迪尼最近佔據了台灣網路和媒體的版面,給人們在無趣的日常中帶來許多歡樂。但在官方誤解與無能的漩渦中,最後胡迪尼跑進桃園一間民宅,被自述為受僱於一個地方政府的獵人槍殺。

胡迪尼戲劇性的離世在台灣引起廣泛的震驚和哀悼,在我看來,這是一個及時的提醒:在許多層面上,我們都只是被無能者治理,而且他們爭相推諉責任。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群體決策可能的盲點

1959年Mini的設計師依斯哥尼斯(Alec Issigonis)有句名言:駱駝是委員會設計的馬(A camel is a horse designed by a committee)。意思是委員會常常將太多相互衝突或缺乏經驗的意見,納入單項計劃之中,精準批評了群體決策以及抽象或無關的管理主義。Mini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汽車之一。

胡迪尼死亡事件當然會有個調查,也會有個結論到底這是如何發生的,但很明顯參與尋找胡迪尼的無數人,彼此之間應該沒有好好的溝通,沒有明確的指揮鏈與指引,或是關於預計結果所需的指示,從來沒有清楚下達。可以想見悲劇發生之前的幾天裡,混亂一直存在。

讓這一切雪上加霜的是,胡迪尼被尋穫後,官員急於聲稱那是自己的功勞,以至於當胡迪尼可憐地蜷縮在一張網中時,可能正在大量流血的他竟然成為自拍的目標。

而這些炫耀的自拍,很快就被官員們向胡迪尼棺材獻花行禮的照片取代了;前一分鐘得意洋洋自我膨脹,下一分鐘灰頭土臉完全無用。

可憐的胡迪尼從未真正有機會與這些小丑對抗,這些小丑顯然對自己的形象更感興趣,他們不在乎公共安全,或是那些遠離自然家園的非本土動物。

各級官場都缺乏分析的思維能力,真是令人感到沮喪。當然這也存在於商業世界,但至少在商業世界,不稱職的人往往會很快被淘汰,因為這些公司對責任的要求往往比較高,因為如果員工效率低下,公司將無法生存。

我曾經是一家小公司的董事,那是路透社的一家當地分支機構,相信我,董事的責任手冊非常厚,包含對所有行為的法律要求。如果你在這個角色中疏忽或馬虎,最終可能會上法庭。

低階官員極易躲藏在人群中

對我們納稅人來說可悲的是,許多官員,尤其是級別較低的政府官員,更容易隱藏在他們周圍的人群中,就像牛羚和淺灘魚為了避免捕食者,就躲藏在大數量的同類中來尋求庇護。

出現問題時,通常部長和部門負責人辭職並承擔最終責任。我搜尋到的資料顯示在 2018 年,台灣交通部長吳宏謀在普悠瑪火車事故發生兩個月後辭職。 2021年太魯閣號出軌事件後,交通部長林佳龍一樣辭職。這些辭職是正確的,因為他們在事故發生時負責,儘管他沒有直接參與事故的起因。

正如我之前多次所寫,目前我們看見的是挺身而出、承擔責任、問責和道德行事的趨勢,正在世界各地漸漸消退。例如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和英國前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他們總是厚顏無恥地將失敗的責任推給除了他們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我希望這不會在台灣發生,但是鑑於最近一些政客肆無忌憚的行為,我想台灣也躲不過。

最近在英國媒體很流行的一句話是:A先生將B先生推到公共汽車輪下。這適用於將責任歸咎於下屬的政客,而需要要為錯誤負責的其實是他們。

政客常將其他人扔到公共汽車輪下

例如英國前首相特拉斯(Liz Truss)在推動大規模減稅方面犯下巨大錯誤,導致金融市場無法承受幾近崩潰,接著被迫陷入尷尬的政策大轉彎,然而她指責財政部長克瓦騰(Kwasi Kwarteng),拒絕承擔責任。

晚報頭條是:特拉斯將克瓦騰扔到一輛公共汽車輪下!之後特拉斯很快就辭職了,但她仍然試圖將責任推給克瓦騰,以求在日後在政壇繼續生存。

美國前總統川普會把人扔到公共汽車下以避免被追究責任嗎? 問問他的前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就知道了。他因為川普在 2020 年大選期間操縱選票的陰謀論辯護,現在正面臨 27 億美元的訴訟。或者他的前經紀人和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他因與川普有關的罪行被判入獄三年後,目前正在向調查川普的大陪審團提供證據。

這都是我們生活的後真相和缺乏問責制時代的一部分,我不願意看到這種感染在台灣獲得更大的立足點。

然而判斷錯誤一直都在發生,而且還會繼續發生。在英國和美國被稱為墨菲定律(Murphy’s Law),這個定律認為任何可能出錯的事情,都會出錯。

在我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裡,我都生活在商業世界中,工作上明確設定了目標,必須考慮如何實現該目標,並為所涉及的各個階段分配了各種負責任的人,他們必須對自己的職責和最終結果負責,無論是正面或是負面的結果。

在軍事俚語中,S.N.A.F.U(Situation Normal – All F**ked Up,或比較禮貌的 Situation Normal – All Fouled Up)字面上的翻譯是一切正常,但其實全都搞砸了,意思是天翻地覆的混亂狀況。

你不得不懷疑,當你看到一些政客和官員處理問題的明顯混亂方式時,他們是否懶惰不關心,或者其實他們只是想要掩蓋他們的留下的踪跡不要被察覺,以防萬一出現 S.N.A.F.U.

作者在路透社工作超過三十年,從歐洲總部外派亞洲後就不再離開,曾任亞洲金融總編,南太平洋總編,南亞總編,北亞總編。退休後的台灣女婿目前旅居八里左岸,對台灣民主充滿興趣,希望能夠提供旁觀者的看法。

留言評論
Phil Smith
Latest posts by Phil Smith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