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太太的諮商課,販賣的其實是孤獨

胡芷嫣
7k 人閱讀

理科太太最近在課程平台上販售自己兩年多來的諮商經驗筆記,該企劃設計明擺著是教學,名稱硬要拗成筆記;課程內容明明涉及自評表等諮商專業領域,宣傳話術硬要包裝成個人經驗分享。商品紕漏百出,引起許多專業諮商師批評理科太太逾越專業界線,可能造成購買課程、獨立進行「自我評量」的學員心理二度傷害。

撇開亮眼的募資成績,網路輿論可以說是一面倒,就連許多非心理專業背景的意見領袖,也出聲抨擊理科太太與她的諮商筆記;批評砲火之猛烈,課程平台Hahow昨天(週一)晚上似乎已將課程暫停販售,無法下訂。

除了所謂的專業倫理,顯然地,理科太太的課程還踩到了另一條線。這條紅線,比起諮商專業執照,要來得更普世,更隱微,更刺痛許多人的敏感神經。

圖片來源:翻攝自理科太太臉書粉絲專頁

資本主義社會裡,私人與專業領域

先從這個爭議的問題點,「諮商專業」開始說起。心理學門大約從十九世紀末起,從佛洛依德、榮格等幾位祖師爺手上,一步步建立起科學化理論與不同流派;而如果不談政治創傷、童年長期虐待等複雜個案,當今坊間諮商室裡實際發生的對話,有很大一部分,屬於二十一世紀社會的各種生活情感疑難雜症。

說穿了,很多定期光顧付費諮商中心的人,是固定找諮商師聊天,傾訴分類心理垃圾的。而專業諮商師,取代曾經雙親、手足、朋友、伴侶的親密角色,用他們完整知識體系和系統化訓練,陪伴這些人疏理、釐清、安頓心理問題,也提供他們必要的情感支持。(諷刺的是,前提有更迫切諮商需求的人,很可能因為經濟、知識各種社會不正義,沒能力走進諮商間)

這件事有趣的地方在於,一方面,由收費「專業人士」處理「私人心理」問題、提供陪伴支持服務,這種諮商的曖昧性,正是讓理科太太這回有漏洞可鑽的原因。這個曖昧性可以用一個例子說明:多年前歌仔戲天后孫翠鳳曾在電視節目分享,老公抱怨她為何有心事不跟他傾訴,要找心理師說。有許多人覺得私人心理問題,不見得需要訴諸專業處理。

另一方面,專業心理諮商師這個角色完美展現了當代資本主義邏輯裡,我們付錢解決(或嘗試解決)各種問題的作法。美國社會學家Arlie Russell Hochschild在《外包時代》書中分析,當今二十一世紀社會,從認識異性到家裡裝潢決定,從老年親人看護到生日派對規劃,這些原屬於家庭領域或社區支持系統的工作,現代人都可以外包給「專業人士」。

既然「專業有價」,這些人身上的經驗和知識,都需要你付錢購買。無論是遺物整理師,按時數收費陪你過年回家的女友,還是幫工作太忙的你貼心探望安養院父母的代理人……Hochschild指出,我們活在一個「情感生活商品化」時代。

當市場機制無孔不入地侵入我們私人生活,當資本主義讓所有人忙碌孤立再用標價商品來填補你的空虛,許多人只好在買賣交易裡,尋找出一種弱者抵抗的方式,來守護那僅存一丁點的個人價值。

例如花錢雇人來規劃小孩六歲派對,但自己堅持吹派對氣球吹紅整張臉。例如付錢請人每天幫你遛狗,但堅持週六都要自己遛。例如塞錢給鄰居請她照顧年邁親人生活起居,但自我安慰說鄰居需要這筆錢啦這是互相幫助啦。Hochschild 說,「當代社會最大的創舉莫過於那些打通市場和私領域的牆,深入我們情感生活的服務。」

也因此,我們在私人與消費之間,在可販賣的商品VS.不可販賣的自我之間,掙扎區分。我們取巧定義,我們自欺欺人,好讓自己在幾乎百分之百確定商品化的世界裡,起碼還活得有點像「人」。

理科太太非要這世界為她訂一個價錢

而理科太太踩到的,正是這條我們共同心照不宣,抵死捍衛的線。

她的課程最最最冒犯社會的,並不是所謂諮商專業的問題。試想,如果今天同樣內容和宣傳話術,理科太太是寫一本書,甚或拍公開YT影片,我想大部分觀眾都會起立鼓掌,讚嘆她與另一個黑暗憂鬱版理科太太纏鬥,然後把過程公諸於世的勇氣。

她在官方澄清貼文中,援引美國總統老羅斯福的名言,說她的課程,是自己在黑暗中走了一遭的經驗分享,是一種誰也沒資格評論,誰也沒資格奪去的,屬於真正在泥濘中搏鬥勇士(man in the arena)的榮耀。然而理科太太要不剛好欠缺她自己在兜售的「自我覺察」,要不就是蓄意混淆耳目,她的課程才不是什麼man in the arena這麼純粹勇敢的舉動──

一旦她把私密療傷經驗,貼上一個價格標籤,在線上平台大張旗鼓叫賣,她就踰越了那條世人心照不宣的線。

一旦她踰越那條「可販賣的商品VS.不可販賣的自我」禁忌之線,理科太太原本在世人眼裡看來能有多勇敢,現在就能有多噁心。

持平而論,其實我們都知道,書是要花錢買的,免費YT影片背後也是有商業機制運作的,但可能因為這些項目利潤比較小、比較不可見,對社會大眾來說就相對能接受。但她選擇上網販賣。

對,她連這個也可以賣,而且大賺一筆。這是讓許多人心裡難以接受,更難以說出口的疙瘩關鍵。

Hochschild在書裡談的是當前市場機制侵門踏戶進入家庭生活,世人怎麼靠自欺欺人來捍衛身而為人的尊嚴;但我們眼前的理科太太,面對市場機制,不只門戶大開,她還主動走進去,用私密裸露的自我,在市場進行買賣交換。(前提是她揭露的是真實的私密自我。但如果不是,她的買賣便一文不值,有欺騙消費大眾之嫌)

她的個人內在,就像無時無刻進行在批發量販,從前夫憂鬱症到離婚後自我復原經驗,什麼都可以賣,什麼都不覺得奇怪。商業邏輯主導了她的每一個決定甚至自我判斷,彷彿市場的認可,遠比自己對自己的認可更重要。

彷彿必須直到這件事可被商品化,這件事對她才成立;非得要這世界為她訂一個合理價錢,她才找得到意義。

科太太的課程究竟滿足了誰

說實話,理科太太這個例子,瀰漫著一股當代深沈的孤獨。

生活或情感等私人服務,唯有在社區精神死亡、人群連結消退的社會,才有空間萌芽並蓬勃發展,uber正是一個例子,這樣的流動交易能存在,必須先把社會生活的人際連結需求給問題化(例如搭便車),然後才能讓你自願花錢來解決。

當個人在社會越孤立,越焦慮,越沒有親密人際網絡支持,就越只能依靠市場服務。我一方面想,理科太太本人大概就是這個市場機制價值=價格的信奉者,才能如此理所當然販售個人私密經驗。另一方面也想著,或許理科太太的服務有其存在道理:她滿足的,正是像她這樣在商業邏輯主宰的當代社會,缺乏穩定歸屬感的孤獨人群。

他們需要花錢,去購買建議和支持;他們需要的,也只有建議和支持,不管那背後到底有沒有專業執照或理論基礎。理科太太那幾百萬募資款的背後,正是一座在資本主義體系中被塑造,然後進一步被剝削的「孤獨市場」。

當然,前提是你願意為孤獨訂一個價。

註:有關諮商服務商品化牽涉到社會不正義的問題,其實台灣政府不只提供健保補助心理諮商,衛生局及大專院校也有免費諮商服務(這我大學時使用過)。但一來這些福利有次數限制,只適合輕度生活疑難雜症,而且服務品質優劣(就我個人經驗而言)非常不穩定,如果大家有服務需求,可衡量自身狀況斟酌使用。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