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氣概或以暴易暴?

黎時潮
865 人閱讀

美國時間三月27日舉行的第94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發生了意料之外的脫序演出。最佳演員得主威爾史密斯因不滿主持人克里斯洛克以威爾妻子潔達的髮型為哽,開了個惡劣玩笑,遂直接上台掌摑洛克。但從後續揭露的各方資訊,反而使得整件事情疑點重重。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威爾史密斯掌摑克里斯洛克,成為全場典禮焦點

首先,這種典禮,所有台詞、橋段都有腳本,不可以隨意即興;2007-08好萊塢編劇罷工,使得當年奧斯卡頒獎典禮差點無法舉行,原因就在少了專業編劇,主持人那些精彩的台詞就沒了。由於主辦方並未指責洛克脫稿,可想而知,洛克開的玩笑必然是照稿演出,而且這腳本是主辦方認可的。

另一方面,轉播方ABC電視網的工作人員卻表示,這個玩笑是洛克脫稿演出,不在腳本上。是否脫稿?在後續評斷整起事件責任問題時非常重要,但看來大概會變成羅生門了。

由此回想2016年洛克同樣擔任奧斯卡主持人,用三位亞裔小朋友開了種族歧視的玩笑;雖然事後由於李安等人強烈抗議,演藝學院官方和克里斯洛克也就各自發了聲明表達歉意,並表示奧斯卡典禮會更加審慎,不會再有這類事情發生。巧合的是,那年威爾史密斯參演《震盪效應》(Concussion)卻沒得到提名,而那屆廿位提名表演獎項的演員都是白人,於是史密斯夫婦參與了抵制奧斯卡的活動,說奧斯卡太白!頒獎典禮上,洛克就拿他們開了幾個玩笑,也許就此結仇了吧?當然,這些笑話也是奧斯卡官方認可的。

雖然那年奧斯卡官方事後聲明說得漂亮,但今年用潔達髮型玩地獄哽,顯得主辦方並未學到教訓。當然,好萊塢從來不是道德楷模,如果只看到電影光鮮面而理解他們,也太天真。

今年的腳本還出了個大錯。另一位主持人汪達賽克斯(Wanda Sykes)用影片長度開《犬山記》玩笑:「《犬山記》真的太長了,我看了這部電影三次,我終於快看到一半了。」但,事實上,《犬山記》片長兩小時六分鐘,是今年十部入圍最佳影片中第三短的!連可以查核客觀事實的台詞都出錯,可以想見今年整體的腳本水準如何了。

當然,這台詞其實暗指《犬山記》非常無聊,只是不能明說而已。

有趣的是,好萊塢狗仔八卦媒體TMZ表示,根據克理斯洛克親近友人的說法,洛克本人之前並不知道潔達罹患禿毛症(alopecia),所以才認可這個哽。同一則推文中,TMZ也說,嘻哈歌手吹牛老爹(Puff Daddy)表示已經在浮華世界主辦的奧斯卡事後趴讓兩人和解,是吹牛

掌摑風波各說各話

其次,先假設笑話在腳本上,那麼彩排時必然會出現,威爾史密斯為何彩排時不表示異議?以他的咖位,只要表達不滿,這笑話必然會修改,甚至刪除。弔詭的是,關於威爾史密斯是否參與彩排也有兩種說法:一說是他們夫婦都沒去,另一說是威爾有參與但潔達沒。

如果連這種可以簡單查證的事情都無法確認,也難怪會出現另一種陰謀論:這其實完全是套招,為了收視率(掌摑前不到一千萬之後超過一千七百萬),為了兩人的聲量與人氣。當然,這說法實在太牽強就是了。

目前比較可能的說法是,威爾有去彩排、潔達沒去;有人就以彩排時威爾沒當場抗議,認定這地獄哽是洛克臨時造出來的。但從頒獎影片可以看出,一開始威爾也跟著笑,他並沒立即意識到這笑話對潔達的傷害,直到他看到妻子的神色才反應過來。

之後丹佐華盛頓、吹牛老爹等人的安撫說法,影藝學院理事會成員琥碧戈柏發表的聲明,都可以看出,他們試圖將此事限縮在黑人社群內,當成家務事來處理。今早威爾史密斯的正式道歉聲明,內文非常得體,除了道歉外,他也表明「怎麼開他的玩笑都無妨,因為這是演藝工作的內涵之一;但用潔達的病開玩笑,這完全無法容忍,所以他才會完全陷入情緒反應」。

看來,隨著正式道歉,加上洛克不打算提告,整件事情將很快落幕;只是,對於所有電影幕後工作人員來說,奧斯卡是他們職業生涯中,少數被看見並得到掌聲的大舞台,但今年全毀了。

整件事情最有趣的是各種分歧意見。

比如說,有人主張潔達不需要威爾出頭,她可以自己討公道,威爾的暴力行為,反而讓事情失焦,而且顯得潔達只是威爾的附屬品;另一方面也有人用家庭價值為基礎,認為家人之間沒有附屬的問題,互相幫助本就是家人間的義務。

推特上許多美國演藝人士讚賞克里斯洛克處變不驚,掌摑之後還是冷靜穩定完成自己的工作;台灣這邊反而會看到許多嚴厲指責洛克的意見。

台灣人挺威爾斯的不少

對威爾史密斯的暴力行為,美國人指責的人很多,台灣叫好的人卻不少。除了民族性差異外,或許美國的制度與教育,讓他們有許多可能的途徑來解決言語暴力問題,不需要立刻動用肢體暴力反擊;而台灣人之所以叫好,或許是在我們成長過程中,承受了太多言語暴力,卻只能吞忍。老師、家長、上司、甲方,這些語言暴力來源,都是大多數人無法對抗的,如今看到有人不顧一切,馬上對抗,當然覺得「有為者,亦若是」,心中鬱氣為之一空。

另外,也有人開始質疑「暴力就是不對」的說法,認為當受到不公時,無可奈何下使用暴力也是一種選擇,當然,也必須承擔後果。至於將威爾掌摑,類比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說法,就是「懶覺比雞腿」,還是算了。

對台灣人來說,這場熱鬧很好看,但或許可藉此想一想,多數台灣人第一時間的反應,是不是點出了,我們社會隱藏的問題?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黎時潮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