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談論抵制俄羅斯女高音,我們在談些什麼?

林蔚昀
650 人閱讀

最近俄羅斯女高音安娜.涅翠布柯(Anna Netrebko)受NSO國家交響樂團之邀要來台演出引起爭議,雖NSO已宣布節目取消,但這件事還是值得討論一下。尤其,事件從引發爭議到落幕,時間很短,公眾並沒有機會好好思考、討論整件事的意義,這其實蠻可惜的。

俄羅斯女高音安娜.涅翠布柯。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化不能只歸文化,政治不能只歸政治

第一個值得討論的點,是文化和政治的關係。有人會覺得文化歸文化、政治歸政治,不讓女高音來,是政治介入藝術。有人說,雖然女高音之前親普丁,但後來譴責戰爭,德國音樂節現在也邀請她參加演出(其實她將在德國演出一事,還是有引發爭議的),為什麼不可以請她來台灣?

先說我個人的立場是:我認為政治和文化無法脫鉤,尤其NSO是國家交響樂團,代表國家,自然無法置身於國家政策之外。台灣邀請俄國音樂家來,也不能只是關注她本人的政治立場,而是要關注,這會釋放什麼訊息給國際。

去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台灣很早就表態制裁俄羅斯,禁止輸出半導體等軍民兩用物品,也捐助了很多金錢和物資給烏克蘭,因此得到了國際在政治上的支持肯定,這一切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來自我們表現出的立場。

如果我們要讓烏克蘭和西方國家看到我們很堅定,我們就要貫徹始終,不能之前抵制俄羅斯,現在擁抱俄羅斯文化(尤其是在戰爭還在進行的時刻),畢竟選邊站不是「我跳進來了又跳出去了」。如果邀請音樂家來,我們有可能引起歐美國家對我方態度的懷疑,甚至失去盟友,我們是否準備好要接受這個行動可能帶來的後果?

文化部倉卒、大動作的表態,真的好嗎?

不過,撇開「文化不能只歸文化,政治不能只歸政治」,這個事件也讓我有很多困惑之處,第一個疑惑是NSO邀請女高音來台應該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這種音樂會沒辦法突然說要辦就辦),為何現在才引發爭議?為何文化部現在才對NSO說,「台灣對於戰爭的態度,是沒有模糊空間的」。文化部為何不能在之前就表達立場?節目規劃安排時,NSO和文化部有進行什麼討論嗎?如果有,討論過程如何?爭議事件發生後,雖然時間確實很緊迫,需要快速採取行動,但文化部介入的姿態太明顯太強硬,不意外的,也讓這個事件也成為藍綠政治人物表態的角力場(藍委就說「音樂歸音樂」,綠委就說「不要讓她來」)。

事件落幕了,可是這就很像是小學生活經常遇到的場景:A打B,B打A,老師叫A、B互相道歉了事,可是沒有釐清真相,也沒有解決問題,更沒有防範下一次問題發生,反而引起更多問題。政客有機會見縫插針說這是泛政治化,不要什麼都扯政治。文化人可能會覺得文化被打壓,文化被政治污染,政府好爛,擔心政府的手會伸進來干涉創作自由、言論自由。然後主張不要讓音樂家來的人,也就只是被認為是單純的泛政治化,他們的意見、他們的擔憂雖然說出來了,但沒有被真的聽見。

建立共同體,不能避談政治

如果可以有多一點時間討論,會不會比較好?讓所有人有機會說出自己的觀點,自己的擔憂,利害的考量,然後找到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處理方式。畢竟,社會溝通的過程很重要。像現在這樣,沒有討論,沒有人有時間/機會說出自己的觀點,沒有人討論下一次我們的界線要畫在哪裡,然後等下一次爭議事件發生,整個流程又再走一遍。這就像是每次我們都等天災人禍發生後再來檢討,政府官員一排出來道歉、深表遺憾、下台負責(真的有負責?)、承諾改善,然後什麼都沒改變。

俄羅斯女高音的事件過了就算了,但以後還有很多事會引發各種各樣的爭議,「XX歸XX,政治歸政治」只是其中一項,我們應該還沒忘記,剛過的二二八,就引發人們各種「不要談政治」、「不要泛政治化」的言論。但其實二二八本身就是一個政治事件,肇因於當時國民政府對台灣人民長久的壓迫,說不要談它的政治性,實在很此地無銀三百兩。一個對政治避之唯恐不及、不能談政治的社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社會?這樣的社會在面臨外在挑戰(不管是天災人禍、內亂還是潛在的戰爭威脅)來襲時,能夠團結合作嗎?

我們是否能成為一個共同體?有共同的底線,共同的信念、對未來共同的想像?「共同」不代表「大家都要一樣」,也不代表大家都要說同樣的話,不能有自己的聲音。如何在差異中尋求一個共同體,是要靠討論出來的,不是靠人們各自的敵我意識畫出來的,也不是靠政府喊口號喊出來的。幫你通馬桶的幫你換鎖的幫你在小七結帳的賣書給你的幫你服務的公務員你小孩的老師,搞不好都是和你政治立場不同的人,你的父母子女也是。我們都需要共存,需要討論出一個共同體的形狀,沒有這個共同體,就會無止盡對立,沒辦法交流彼此的觀點。這就是為什麼,即使困難痛苦,我們應該談論政治。

題目是向納森.英格蘭德的短篇小說〈當我們談論《安妮日記》時,我們在談些什麼〉致敬。

作者為作家,波蘭文學譯者。英國布紐爾大學戲劇系學士,波蘭亞捷隆大學波蘭文學研究所肄業,現就讀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史學組)。曾在波蘭生活工作11年,多年來致力在華語界推廣波蘭文學,於2013年獲得波蘭文化部頒發波蘭文化功勳獎章。

留言評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