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抗疫即日常,醫療人員的困境與盲點

陳信儒

五月中旬,武漢肺炎疫情再度爆發時,社會普遍期待著,只要我們熬過兩周的非常時期,就能像過去一年多一樣,有驚無險地度過危機。然而,當每天的新增病例數並沒有下降,醫療量能開始緊繃,當指揮中心宣布第三級警戒再延長,我們明白一件事實;抗疫已然成為長期抗戰,我們以為的特殊狀態成為常態。身為醫療人員,除了遽增的工作量以及面對病患的壓力外,一些長遠的問題也逐漸浮出檯面。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困境1:醫療人員也會為人父母──家庭照顧與住宿問題

首先是家中有孩童的醫療人員,當即面臨了幼兒照顧的難題。儘管政府頒布了防疫照顧假,但在醫療人力吃緊的狀況下,前線醫療人員很難暫離崗位,更別說一旦請了假,還可能招致無情且傲慢的罵名;防疫照顧假對前線醫療人員來說,可以說是看得到但吃不到。疫情期間,許多保姆也暫停了托嬰照護的服務,有繼續提供服務的保姆,許多也對醫事人員家庭退避三舍。這種困境對雙親皆為醫療人員,長輩無法支援的家庭來說,尤其明顯。

再者,醫療人員也是人,照顧病患的同時也擔心返家後傳染給家人。並非每人都能在家中規劃出一人一室的起居空間,在居住成本較高的雙北來說尤其如此。這在許多自主健康管理者會出現的困境,對天天接觸病人的醫療工作者來說也同樣會面對,而且只要持續在防疫崗位上一天,這樣的擔憂就不會解除。

之前曾有熱心人士自費包下旅館供防疫人員使用,但長期抗戰不可能靠一次性捐助的善款,臺灣護理產業工會於6月2日發表聲明並持續倡議之下,交通部也於6月11日端出醫護住宿優惠方案緩解狀況,但即便有優惠,對於許多非醫師的醫事人員來說,仍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隨著戰線拉長,如何解決上述的幼兒照顧問題以及缺乏工作場所返家的中繼站,是讓前線醫療工作者無後顧之憂重要的關鍵。

困境2:特權搶先施打疫苗,就像喬病床文化陋習令人痛恨

以我自身支援社區接種站的經驗,也曾目睹因地方政府首長與衛生局說法不一致,醫院管理階層難以決定剩藥的使用,而導致未施打完的疫苗直接被報廢。更不用說,工會接獲會員反應連醫療人員第二劑AZ疫苗什麼時候才能施打,醫院管理階層也遲遲未公布。依據AZ疫苗的仿單和WHO的指引,都建議在12週內接種完第二劑,指揮中心及地方政府目前是否有方案來確保施打第一劑AZ近12週的醫護人員,也都能夠施打到第二劑?目前我們還在苦苦等待。(註:作者投稿日期為6/17,疫情指揮中心於6/19隨即發布新聞稿指出第二劑可以施打。)

繼政治人物黃昭順及張榮味的特權優先施打事件之後,本月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好心肝診所」假志工之名,行公關之實,違反指揮中心公布的施打順序,為知名藝人及權貴注射疫苗。一波一波的搶先施打名單公布,柯文哲市長竟將責任推卸到一名基層股長身上,身為基層醫師,看著相關報導感到十分憤怒與辛酸。

過往各大醫院的基層醫護經常會被主管要求特別關注VIP病人,或面臨民意代表用選民服務的名義來「喬病床」,在高壓力的防疫工作之餘,還得面臨如此不合理的要求,這不僅僅打擊醫療人員的士氣,也相當忽視醫療人員的專業判斷。

最重要也最容易鬆懈的盲點──走出醫院,口罩還是要戴好

工會參考國外疫情初期的研究,也必須提醒醫療人員一些容易忽略的盲點;醫護人員在面對病患時會採取高規格的防護,但面對工作同仁和親友時容易鬆懈。

哈佛教學醫院發現[1],醫護群聚感染多半非因直接與確診病患接觸,而是來自盛行率高的社區感染,荷蘭的病毒序列研究也顯示[2]醫護有較大的可能是在社區受到感染。所有員工強制「全時間配戴口罩」的政策十分重要,意即無論是否正在執行醫療業務都戴口罩,包含在休息區、辦公室等地;美國麻州研究顯示[3]此規定使醫護感染率顯著下降。

因此醫護在醫院休息時仍應隨時配戴口罩:台灣的醫院有同單位一起用餐的習慣,需注意群聚感染的危險,若無法維持社交距離,可考慮採取如休息區人數管控、用餐時間分流、用餐位置間隔板等措施;工作中回到休息區、辦公室時仍須配戴口罩;非一線照護病患單位仍有可能染病,也須隨時配戴口罩。下班回到社區後也應注意日常生活的一般防疫措施,尤其居住地感染率高者需特別小心。

近日本土病例稍有下降趨勢,分區解除三級警戒的民意漸漸竄起,但我們絕對不能掉以輕心,且我們仍衷心盼望各級政府能夠正視醫護人員的困境。期望台灣能共同度過這波疫情,讓醫療人員做社會大眾的前鋒,各級政府也要解決上述困境,做醫療人員真正的後盾。

【參考資料】
[1] Sociodemographic risk factors for COVID-19 infection among Massachusetts healthcare workers: a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 2021 Jan 28;1-23.
[2] COVID-19 in health-care workers in three hospitals in the south of the Netherlands: a cross-sectional study. Lancet Infect Dis. 2020 Nov;20(11):1273-1280. doi: 10.1016/S1473-3099(20)30527-2.
[3] Association between universal masking in a health care system and SARS-CoV-2 positivity among health care workers. J Am Med Assoc. 2020;324:703–704.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陳信儒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