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奧運,激情過後…

李政亮

延期一年的東京奧運在疫情未散的情況下舉辦,這次奧運會最特別的地方就是現場沒有觀眾,全球觀眾只能依賴轉播透過電視、電腦、手機等媒介觀看比賽,沒有媒介,奧運會彷彿不存在。

有趣的是,媒介像是東京奧運另一個主角。東京奧運的激情,除了賽場上的對抗之外,觀眾們隨賽事引燃的激情,也以網路為媒介擴散,有祝福或為選手打氣的、但也有批判己國落敗的選手或教練、甚至也出現跨國攻擊他國選手的,這些也都成為這次奧運受矚目的現象。

關於激情,我們通常認為是某一時刻下的短暫亢奮狀態,不過,重點是激情的產生總有些特定的成因。為期兩個多星期的奧運盛宴已落幕,太陽照常升起,奧運期間所燃起的激情是否繼續?

2020東京奧運閉幕式。圖片來源:路透社/達志影像

奧運熱情能否融化冰冷的心?

奧運激情的後續效應,第一個觀察指標是東道主日本。

首相菅義偉去年9月接任之初,曾有高達7成4的民意支持,可見民眾對菅政權有一定的期待。接任之後,菅義偉的最佳劇本就是有效控制疫情、順利舉辦奧運與帕運、解散國會改選、自民黨勝選進而續任自民黨總裁。相關的時程是帕運為8月24日至9月5日、自民黨總裁任期到9月30日、眾議員任期到10月21日。可以說,這幾件事情相互纏繞,對政局都有一定的影響。

但是隨著疫情的嚴峻,外加奧運開幕前反對疫情下舉辦奧運的聲浪,奧運前夕NHK的民意調查當中,菅義偉的支持度跌落上任以來最低的35%左右。在逆風當中揭開東京奧運序幕的開幕式,意外地創下最高時刻56.4%的收視率,這個數字逼近1964年東京奧運的61.2%。換算來看,約有7000萬日本民眾關注東京奧運。

不過,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在開幕式之後三日內所做的民調,菅義偉的支持度仍在34%左右,與奧運前夕相差無幾,可說是在最低點徘徊,也因為民調一直沒有起色,自民黨內部開始有雜音—低民調的菅義偉如何能讓自民黨在大選中過關?解散國會與自民總裁的順序與時程開始有各種議論出現。

對菅義偉來說,最期待的就是「空氣」的改變,簡言之,就是東京奧運熱能否融化日本民眾先前冰冷的心?對日本民眾來說,這次奧運賽場上的各式激情不少,游泳好手池江璃花子克服白血病拿到奧運參賽資格就已是感動人心的事、38歲的女壘投手上野由歧子率領日本隊拿下金牌、桌球混雙水谷隼與伊藤美誠戰勝強敵中國獲得金牌、棒球總算在奧運會證明自己的金牌實力、總獎牌數58個也是史上最佳成績…。這些激烈的賽事,也都有很高的收視率。

奧運會裡的賽事,很自然地引發我者與他者的區隔,這些感人故事或優異表現強化了我者的榮耀感,不過,也有些事件激化了我者與他者的對立,例如韓國在選手村貼上反日標語、日韓棒球戰之後,落敗的韓國拒絕列隊、中國小粉紅的惡意留言塞爆水谷隼的推特等。

根據《朝日新聞》就奧運結束前的7、8兩日所作的民調,菅義偉的支持度繼續下滑至28%,這是上任以來首度跌破3成的民調。如果仔細檢視民調內容,56%的民眾對東京奧運感到滿意(很妙的是,這個數字跟開幕式的收視率相差無幾),32%的民眾表示不滿意。就此來說,菅義偉在奧運這一場大考可說是在質疑聲浪當中合格過關,如果再考慮奧運期間前述選手讓人感動的表現與他國的風風雨雨,以及日本不懼疫情順利舉辦奧運,國際輿論會有一定的肯定聲援之聲,東京奧運的滿意度有機會再增加。東京奧運過後,菅義偉挽救自己的方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全力降低疫情的衝擊。奧運期間日本感染人數持續飆升,《朝日新聞》的民調也顯示,66%的民眾不信任菅義偉的防疫措施、73%的民眾認為疫苗施打速度過慢。

菅義偉的最後衝刺能否成功,值得關注。

搶戲的中國小粉紅是否繼續出征?

激情過後的第二個觀察指標是中國小粉紅。

這次奧運當中,網民對本國選手程度不一的網路惡意留言,幾乎成為國際共通的問題,不過,其中最搶戲的莫過於中國小粉紅,既攻擊戰勝中國的日本選手,也攻擊落敗的中國選手。

中國小粉紅愛出征,劣跡斑斑,等同是網路紅衛兵。在他們身上,可以看到新舊愛國主義的交疊,舊的愛國主義是「落後就要挨打」那種受帝國主義剝削的心理。新的愛國主義是中國崛起之後,以天朝自居,並用強國姿態睥睨他國。兩種民族主義裡,中國的位置不同,一個在下,一個在上,新舊成份混在一起也因此產生很多矛盾,例如玻璃心與狼性,但這些同樣是小粉紅不穩定心理的元素。

水谷隼被出征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在小粉紅們認定疫情期間桌球賽事不鼓勵對球吹氣,但裁判卻不制止,導致中國落敗。這是舊的愛國主義被欺負的慣性心理。體操選手橋本大輝被出征,也是小粉紅們認定裁判給分不公引發這種慣性心理。反之,小粉紅攻擊自家特別是桌球與羽球選手,則是新的愛國主義作祟,中國是睥睨群雄的強國,桌球與羽球尤其是奧運金牌票倉,怎麼可以失去強國該有的姿態與成績?

小粉紅帶著文革時期紅衛兵「造反有理」那種躁動集體行動,奧運激情過後,小粉紅們是否會暫時止歇?

下個月,就是世界杯足球賽亞洲區12強賽階段,歷經40強賽的淘汰,12強賽中國與日本、越南等隊分在同一組。為了前進世界杯,實力嚴重下滑的中國足球以重金歸化多名外籍球員,小粉紅們的引爆點可能指向近年實力快速上升的越南。目前中國的媒體也是兩面手法報導,一是渲染越南揚言主客場雙殺中國,二是中國加入多名歸化球員實力堪比日韓,前者渲染被輕視,後者誇大已崛起,足球是否將引發小粉紅出征,尤其是歸化之舉是中國運動項目的例外,如果成績不如預期,小粉紅之火將燒向對手還是歸化球員身上,值得關注。

台灣運動能否在軌道上運轉?

最後的觀察指標,回到台灣自身。

對台灣來說,東京奧運激情有二,一是參賽台灣選手創造出空前的好成績,特別是,有的是在如銅牆鐵壁的對手當中獲勝,例如羽球雙打麟洋配在長期的羽球強國中國手中奪下金牌,有的雖然落敗,但卻看到無限的未來性,例如桌球男單的林昀儒。更重要的是,年輕的選手漸漸擺脫昔日「出國比賽得冠軍,光榮返回家」的國族包袱,個人站在國際舞台的自信乃至對賽局的分析判斷,都展現台灣年輕世代不同以往的特質。

放在整體的脈絡下來看,台灣曾是世界的防疫模範生,長達一年多的時間台灣守住疫情,人民如常生活,與他國如平行世界,台灣自信也自然產生。不過,步入三級警戒以來,隨著疫情嚴峻,政客圍繞疫苗問題的攻防外加各種假消息肆虐,甚至台灣棒球也因疫情無法參加5搶1資格賽,原先的自信開始下滑。奧運期間,疫情開始趨緩,在此情形下,台灣選手的好表現與自信,也更激發奧運激情。

二是伴隨精彩比賽而來的各式反應。「一日球迷」應該是這次奧運討論度最高的名詞之一,一日球迷就是平日對運動賽事毫不關心,因為奧運熱度跟風或是用自己外行的角度評論比賽。此外,台灣選手創造佳績之後,不少地方政府也開始頒發獎金,此舉也算是有資源的「一日球迷」。

相較之下,台灣其實也存在「資深球迷」,他們對奧運的某個項目都有長期的觀察、對台灣的各項協會的運作實態有很深的感觸,大致從5年前的里約奧運以來,資深球迷們的意見逐漸得到一定程度的討論。

如果簡單歸納資深球迷的看法,運動發展的基本軌道,首先應該是區隔運動與體育,體育是政府的教育手段,運動是屬於民間的文化。從運動視角出發,各項運動的發展自然是匯聚各種社會資源進行,各項運動人口的培養,從社區開始打造金字塔的結構,這個過程,既培養了大多數不會將運動作為職業的深度愛好者,也在眾多的賽事競逐過程當中孕育菁英。簡言之,運動也重在參與。參與面向除了鼓勵親身參與運動之外,也鼓勵參與各項協會的運作。

從資深球迷的理想藍圖來看,奧運前夕網路為選手坐經濟艙的問題而延燒,奧運隨著好成績出現之後,地方政府加碼頒發獎金、郭董又跟著喊奧運金牌1億元,我們離正常的運動軌道會不會太遠?希望3年後的巴黎奧運,我們離正常軌道近一些。

留言評論
Latest posts by 李政亮 (see al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