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對政治人物智慧、能力與人性都是大試煉

詹順貴

6月13日下午台北市政府的疫情記者會上,柯文哲對85歲以上市民施打疫苗所採網路預約措施,說預約者的IP來自世界各地,顯示連海外子孫都來幫父祖輩預約,等於增進了家族的情感聯繫,因此,沾沾自喜認為是這項措施的一大成功。孰料立刻有禾馨診所醫療營運長林思宏醫師在柯文哲臉書粉絲團留言:「聽你在放屁,都是我們基層跟你們衛生局的基層承辦在承擔你唬爛後的爛攤子」。事實上隔天媒體報導,不管是不諳電腦年長者的無所適從或對施打地點的疫苗配送,普遍認為根本是一團亂。

圖片來源:翻攝自華視新聞Youtube頻道

自作聰明,不理主客群需要

台北市政府是在6月12日發出一則自13日8時起開放網路預約施打疫苗的公告通知,對象限定為年齡85歲以上市民,同時說明無法預約者將另外以通知單形式通知施打時間與地點,但何時通知與通知單形式尚未確認,所以要求施打對象優先以網路預約為主。可預期因為疫情緊繃,一定會出現預約踴躍、先搶先贏的情況。柯文哲市長在沾沾自喜之餘,是否清楚台北市85歲以上高齡長者可以使用電腦網路的占多少比例?無人可協助預約的獨居者多不多?會不會有漏掉無法或難以網路預約的數位弱勢族群?會不會在數位知識或資源不對等的情況下,產生先搶先贏的數位不公平?

更有趣的是,預約的市民、家人或里長隨即發現只是取得一個排序號碼,至於可以實際在15日的哪個時段或之後哪一天哪個時段去施打疫苗?直到13日下午仍毫無頭緒。當日傍晚陸續有85歲以上市民另外收到北市府的書面通知,載明施打地點並註明網路預約者施打的4個時段(6月15日上、下午、晚上與16日上午的固定時段),無法網路預約者則安排在後面的6月16、17日時段接種,但兩相對照,看似補足了原本網路預約的缺失,但一則未事先協調整合基層診所的營業施打時間,二則似乎又忽略了民眾一早網路預約的地點非常可能與下午書面通知的地點不同,這時候民眾該去哪個地點施打?

林思宏醫師便直批此一預約系統真的不好,是臨時拼湊出來的,因為每家醫院診所看診也就是可以支援的時間都不同,診所繳交了可以施打時段,但預約系統上卻沒有顯示他們原本填的時段,變成所有時段都可以預約,民眾隨時都可能會來,與他們原本的預防注射時段重覆,讓人混在一起,失去了專診的美意,還必須臨時調度醫師,以免年長者白來一趟。

現在雖然是網路與3C數位普及的數位時代,但數位時代就會有數位弱勢族群,原因可能是來自數位工具資源的匱乏、數位知識的不足或生活行為習慣所致,因此,不僅在訂定公共政策的應用解決方案時,應事先掌握目標族群的特性與行為習慣,於搭配使用數位E化工具時,更不宜一味講求自身的便利,而忽略了目標族群中的數位弱勢族群。筆者並非要否定數位工具,而是要提醒善用數位工具本身固然沒有錯,但如使用的方式或時機不對,又或設定的目標族群不恰當,仍會產生不好的結果。

以去年的「口罩實名制」政策為例,中央政府推出的第一版是到藥局憑健保卡購買,這完全符合大家過往拿健保卡到藥局領藥的行為習慣,自然對年長者不會形成障礙,之後配合數位時代推出第二版網路及App預購的數位工具運用,兩者可以一直施行至今。反觀喜歡跟中央唱反調的柯文哲市長,推出口罩自動販售機別苗頭˙最後就只是落得浪費公帑的罵名。

再看不久前的「簡訊實聯系統」,設定用最簡單的簡訊傳送,推測也是預想減少大家(尤其是年長者)對新app下載與使用的學習成本,以利快速推廣普及。可見縱使來到21世紀的數位時代,掌握目標族群的特性,了解人性,始終是公共政策能否成功的關鍵因素。而能否瞭解掌握這些關鍵並做為決策時的重要參考依據,顯然要靠智慧與能力,而不是靠吹噓智商有多高。

疫苗施打荒腔走板

再就人性考驗來說,柯文哲在2周內公開說了2次想對衛福部次長石崇良砸病歷,只因石崇良發言或許有所失當,但於其管轄的台北市,台北市醫師公會甫於6月8日發聲明,提醒北市府還有至少5000名診所醫護人員尚無疫苗可供施打,呼籲北市府盡快讓他們施打,但同一天柯文哲主持會議,卻只在乎表面績效,無理要求所屬應於1日內將660瓶尚屬珍稀的疫苗打完,而不管是否有打在防疫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身上,於是就出現「好心肝」等多家診所索取過量進行公關施打的情事,此時卻沒看到柯文哲說要往自己臉上砸病歷,只看到將責任全推給基層公務員。

此外,柯文哲眼紅高雄市府為什麼在6月12日收到AZ疫苗1小時候就有辦法開始對第1至5類的族群施打,諷刺是政治內線交易,卻完全不去想6月4日日本捐贈的AZ疫苗抵台,經過必要作業後一定會分送施打,也完全疏忽了衛福部6月9日的新聞稿早就公開說將於6月12日陸續配送至各縣市政府,數量與適用類別當天記者會也都有提到,擁有戶政資料的地方政府只要有心,一定可以事先造冊預做準備。這單純是有心與無心的差別,無須硬扯內線交易。許多縣市能事先想到做到,一心一意放在總統夢的柯文哲則可能根本無心去想,才會用指控衛福部與高雄市政府政治內線交易,來遮掩白色力量的執政無能。

其實柯文哲根本沒有需要眼紅,更不必惱羞成怒,智慧與能力不如人,至少可以效法。但試看疫情嚴峻之後,基隆市林右昌市長很快決定市場分流,柯文哲卻推出一個與菜籃族行為習慣不符而且還可能適得其反(網路上看市場剛好沒甚麼人,然後不約而同出門前往該市場,反促成人群密集)的網路監看,一周之後還是只能跟進分流政策。又疫情嚴重之後,宅配量能嚴重不足,而計程車生意則一落千丈,高雄市很快推出「高雄好家載」媒合計程車比照一般宅配收費參與餐飲外送到家服務,讓餐飲店、計程車業都可有些許收入維生,也讓一般家庭減少外出風險,但請問資源最豐富的柯文哲市長與其團隊,在這時候可曾稍用心思想想如何加強照顧市民?

疫情仍然嚴峻,一時之間還無法鬆懈。有人利用裙帶特權優先施打疫苗,有人只會做喊人命關天給我疫苗,有人自己默默施打了AZ疫苗,卻百般責難衛福部要求進口中國疫苗,也有人默默為醫護人員送餐、得知醫院有缺醫療器材立即集資購買捐贈,這些都是人性。

而於台灣疫情尚佳,人民對AZ疫苗還沒足夠信心時,政治人物(行政院長蘇貞昌、衛福部長陳時中)帶頭施打,這是領導統御與政治承擔;於人民搶打疫苗時,可以優先施打而將機會留給更需要的第一線醫護人員或人民,則是另一種承擔與領導統御;參與國產疫苗的試驗(前副總統陳建仁),這是為台灣長遠國安利益著想的承擔與勇氣;而直轄市首長中哪個只會謾罵?哪個只會講空泛或驚悚的詞藻?其實都一一現形。

以上林林總總,台灣人民都應該好好記住,在這波防疫戰線上,檯面上政治人物的智慧、能力、格局與人性都已完全展現無遺,人民應該好好比較,擦亮眼看清楚那些政治人物值得繼續支持?那些應該予以淘汰。

留言評論
詹順貴
Latest posts by 詹順貴 (see all)

延伸閱讀